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铸世之轮回 > 三十七 定计

三十七 定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五人从临时开辟的小山洞走了出来。

    昨晚在小山洞里试过了,炎灵短翅礁的肉是真难吃。

    五人将炎灵短翅礁的灵甲剥下,骨头打磨成骨矛和骨箭,肉全部丢弃,原本二三阶的骨箭也全部丢弃,全部换成四阶的骨箭。

    就连做弓的骨头也全部更换了。

    做完这些,穆青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打磨的时间就耗费了一天。

    五人穿着炎灵短翅礁鳞甲做的甲衣走在路上,鳞甲没有过多的打磨,显得有些凌乱松散。

    鳞片上还残留着血腥味,一些小兽闻到味道,跑来打量,看到五人身上的甲衣,夹着尾巴跑掉了。

    走了三十里,一路上没遇到敢来拦路的魔兽,今天的距离已经达到了,但五人的脚步感觉才迈开。

    “再往前走走吧,这世间还早呢,浑身的力气。”三儿提议道。

    徐其穆望向其余三人,征求意见,三人也是同样的感觉,赞同不已。

    五人干脆跑起来,两旁的树木山石快速掠过。

    三道口已经能够看到了。

    “大家小心了,前方多有魔兽战斗或聚集,这里比其他地方危险多了。”

    阿南嘱咐,穆青四人刚想应答,危险的感觉传来。

    “小心!”徐其穆的喊声传来。

    穆青浑身的力气灌注左脚,飞踢左上方,左边的阿南还没有反应过来,肩膀和脖子处便多了条伤口。

    一条狼形魔兽吃了穆青一脚,摔了出去。三人同时拔出箭羽激射,狼形魔兽不待爬起,便一命呜呼了。

    “木系三阶魔兽,变色百枯,谢了,穆哥。”

    “没事!”

    穆青打量阿南的伤口,为他涂抹自制的伤药,同时心悸,这魔兽什么时候靠近的他都没有察觉到。

    “这家伙什么时候过来的?”

    “这畜生刚刚就趴在我们一旁的地上,只是这畜生会变色隐藏,我们没有发现。”

    徐其穆指着身后不远处的土坑说道,穆青看到那个土坑恍然大悟。

    五人躲避在树林子看着三道口,两只小山大小的魔兽相互对攻。

    “六阶焰式魔猿与六阶幻羽真空叠,两只都是火系魔兽。”

    穆青一边听着徐其穆的介绍,一边看着场中如同电影(金刚)里的战斗场面,暗呼爽快。

    “这里怎么会有六阶魔兽的存在?”三儿不可置信的说道。

    “不奇怪,这些魔兽进来的时候是四阶五阶,随着不断地吞噬进化,达到了六阶。”

    “难道那头硕尊没想到吗?六阶的魔兽已经可以威胁到它了。”

    “也仅仅是威胁罢了,虽然这硕尊在冬眠,但遇到生命危险还是会醒过来的。”

    徐其穆为四人普及着,阿南也说道。

    “这恐怕是硕尊早就相好的,六阶魔兽的体型,一两只便足够他醒来所需的能量了,这么多魔兽,低阶的恐怕只是为了高阶魔兽准备的食物。”

    几人点点头,场中的两只六阶魔兽翻滚厮打,三道口是魔兽往来逼近之地,一些小兽来不及逃跑,便被战斗的余波扫成肉泥。

    两旁的山石不断坠落,早已被打断的树木再次被扫飞,两只魔兽之间形成一片死亡地带。

    随着战斗的进行,不少魔兽从隐藏的地方暴露,又从新隐藏。光是穆青看到的,就有二十多只。

    “这些魔兽不怕死吗?他们最高不过五阶,怎么敢在六阶魔兽的周围盘旋?”

    穆青看着那些有隐藏起来的魔兽,不解的问到。

    “这是一片被高阶魔兽圈死的地方,短暂的来看,想要活的久,就必须在两只六阶魔兽的手下寻找生机。”

    徐其穆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两只高阶魔兽战斗的两败俱伤,或一死一伤,这个时候,这些魔兽才有翻盘的机会,唯一的一次机会。”

    穆青了然,但徐其穆接下来告诉他,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你看那两只六阶魔兽,看似打得凶猛异常,但都留着力气呢,不经意间杀死的魔兽,很可能是故意为之。这些被余波杀死的魔兽,就是它们今天的晚餐。它们也在争命,最后一战,将决定它们谁最后活下来,去挑战那只硕尊。”

    穆青听完,被这赤裸裸的优胜劣汰,相互吞噬的法则惊呆了。

    三儿和胜哥,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么撕开一切伪装的说法,心中的震惊丝毫不比穆青小,阿南经历不少,思维缜密,早就看透了。

    “想这些没用,我们不是这高阶魔兽圈定的食物,无需考虑面对这么多虎视眈眈的魔兽,还是想想怎么走出这片战场!”

    阿南逻辑清晰,直达问题根本。不料徐其穆早就想到了办法。

    “如果一只六阶魔兽倒下去,那么这些四五阶的魔兽见到,必定会攻击另一只六阶魔兽,抢夺六阶魔兽的尸体,再等等局势分明,这个时候,我们趁乱逃走。”

    “这两只六阶魔兽鬼精的很,等它们打出结果,那得什么时候了?”

    面对阿南的疑问,徐其穆成竹在胸。

    “我们便来加速这场混乱决斗的到来,帮一边打一边。我们远程射击,给与一只六阶魔兽重创,另一只想拖延也拖延不了了。”

    “帮哪只?打哪只?”

    “帮幻羽真空叠,打焰式魔猿。焰式魔猿的实力要更强,打他让两只魔兽实力接近,让那些低阶魔兽机会更大。”

    阿南想了一会,依旧皱着眉头“就怕会引火烧身!”

    徐其穆也是无奈。

    “这是目前唯一能够想到并实行的办法了,等到它们真的分出胜负,我们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南终于点头,答应了这种方法。

    “那就行动吧!三儿,将我放下来,目前,能伤到六阶魔兽的只有我和穆青了,其余三人,守护周边。”

    “是!”

    穆青与徐其穆张弓搭箭,瞄准了焰式魔猿的双瞳,篮球大小的瞳孔已经不小了,两人对于命中拥有很大把握。

    但场中局势出现了变化,两只六阶魔兽停手了,和徐其穆说的一样,两只魔兽卷起两边“不经意”间杀死的魔兽,退回了自己休息的地方。

    徐其穆放下手中的弓箭,穆青见状,弓箭也放了下来。

    “唉,今天是没机会了,等明天吧!”

    五人收拾东西,往回退了十里,找个隐蔽的地方挖了个临时山洞,蜷缩在里面休息。

    五人在大山的律动中醒来,远处的交战声十几里开外都听得清清楚楚。

    “老大,我们出动吧。”

    三儿早早地便醒了,对于回家的诱惑,让他在这件事情上最为积极。

    “急什么?将今天的修炼完成,再好好地休息一番,外面的两个家伙,想要打完,还早着呢!”

    三儿听到徐其穆的呵斥声无力的坐了下来,穆青闻言盘坐在石床上,开始了新一天的修炼。

    这几日,力量稳固下来,穆青对于身体的掌控越来越强,修炼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快速,但也在稳步增长着。

    日常修炼完毕,穆青没去修炼狩天决,五人竭力避开战斗,浑身充盈的青色灵力无处消化。

    穆青躺在石床上,思绪飞远,想着地球的父母,一起落水的伙伴,还有那个倩影,小环,此时此刻,你在想我吗?

    ......

    巫奇族的西边谷口,常驻七名战士,两人站在哨台,四人把持四方,谷外坡下的情况尽收眼底。

    还有一人站在战鼓旁,只要哨台发出信号,他便立马敲响战鼓,聚集族人。这个工作太轻松,不需要像另外六人一样全神贯注。

    此刻,他的精神便不在战鼓上,谷口,一名少女已经来了多日了。同在一族,这少女他当然认识。

    祖老周老的宝贝孙女,怪物天才少年周琰的妹妹周小环。

    他没上岗的时候少女便到了,交接的时候,少女依然站在那里。听交接的兄弟说了这些日子少女的举动。

    一开始,周老来回劝说才回去,现在白弧未升时来,白弧降下时去。走路时,仿若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如此付出?

    战士想到自家的婆娘,唉......若是自己战死在外面,不出二年,这婆娘必定带着孩子改嫁,到时候,不知哪个男人打自己孩子的屁股蛋......

    周老看着谷口的倩影不断叹气,这穆青到底有什么魔力,让这个丫头如此魂不守舍?

    不是说时间能淡化一切吗?这都快一个月过去了,也不见孙女又丝毫松动的迹象。

    还不仅仅是孙女,徐奇声小队天天叫嚷着去恶魔深渊去寻找穆青,让族长头痛不已。

    先前小队偷偷溜走,幸好谷口战士机警,及时派人抓了回来,差点闯了大祸,现在被关了禁闭,还吵闹不断。

    “这便是穆青造出来的弓箭吗?”

    巫乾打量着手中奇怪的武器。

    “是,此物类似投掷骨矛,不过威力要大得多,三阶战士持有这武器,可越阶击杀四阶魔兽,若是趁其不备,找准要害,就连五阶魔兽也可杀死。”

    “好东西,听说准头不行?”

    “不是准头不行,而是需要大量练习,族内不少战士能够两千米外射中水桶大的目标。在族内便见到穆青使用,但当时弓箭的材料太差,一拉便断,所以我误认为此物没有大用。”

    赵渊惭愧的说道。

    巫乾摆了摆手“可惜穆青那个孩子了,听说徐奇声小队希望用这弓箭换取族内营救穆青?”

    “是!不知族长......”

    巫乾再次摆了摆手。

    “冬天到了,百兽饿殍,凶不可敌,不可因为穆青一人而致使许多战士丧命。帮我回复徐奇声,春天到来之时,我会亲自带队,下深渊,寻穆青。”

    “是!”

    “另,通知谷内族人,大规模制造装备此物,冬天也不要在屋里窝着,出来练习弓箭,开春考核,不达标者......罚十颗同阶魔核。”

    “是!”

    一时间,谷内惨呼不断。

    穆青的名声,从大部分知晓,到人人熟知,熟的咬牙切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