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弑天阴阳诀 > 第二十六章 塔中世界

第二十六章 塔中世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帝弑天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跟上次受伤不同。这次受伤不伤及根本,只要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下床行动。若是有疗伤的丹药,这点伤也就个把时辰的问题。躺在床上的帝弑天无所事事,每天除了按部就班的修炼惊魂刺外,剩下的便是跟中年妇女攀谈。中年妇女名叫白贞,丈夫在秦天出生没多久就被抓了壮丁,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中年妇女口中的小天也就是帝弑天神魂阴错阳差附着的身体,乃是她和丈夫唯一儿子秦天。秦天是白贞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由于家里穷,刚出生的秦天便没了,只能通过吃百家饭长大,由于营养不良,饥一顿饱一顿,秦天从小体弱多病,瘦骨伶仃,在同龄的孩子中没少受欺负。孤儿寡母的两个人相依为命,白贞平常对秦天更是宠溺有佳,也造成了秦天从小骄奢淫逸,四处惹祸。眼看秦天一天天长大,秦天到了服兵役的年龄,白贞不想失去了丈夫后,儿子又出什么意外。便逼着秦天去附近的玉龙观修仙,一来可以躲避兵役,二来若是能学的一招半式也可以自保。秦天拗不过,便去报了名,谁知在入门挑选的时候,被对手打下擂台,便昏迷不醒,至今也有半年有余。白贞四处求医无果,天天以泪洗面,日日祈求神灵保佑儿子能醒转过来,为了能照顾儿子,平日脏活累活她都抢着干,好争取多挣一点钱为儿子疗伤,有时候几天不休息,结果白天工作出了小差,被雇主一顿毒打。白贞有苦说不出,只能默默的忍受。皇天不负有心人,秦天破天荒的醒转了,虽然失忆了,甚至连她这个母亲都不记得了,但好在人没事,白贞的心头也有了活下去的希望。自从儿子醒来后,白贞干活的劲头十足,到了她这个年龄,想要去达官贵人家做个丫鬟,已经没人要了,只能去干一些缝缝补补的下等活,白贞最不怕的就是辛苦,能每天跟儿子聊聊天,她已经心满意足了。帝弑天在天启国的时候,父母忙于政务,他就是一个驻守空房的留守孩子,曾几何盼望父母能抽出点时间给自己一点点空间,此时心中不免有一丝怨恨。此刻白贞给他的关爱,让其心存感动,帝弑天不知道这五极玲珑塔的试炼该怎么结束,但他却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来自白贞的母爱。

    “这应该是五极玲珑塔内的世界吧?”帝弑天心中沉吟道,白贞坐在床边忙着自己的针线活,不时给帝弑天拉拉被子,以防他着凉,每次白贞都忙碌到深夜,到了晚上,陈旧的油灯一闪一闪的,整个屋子看着非常的昏暗。油灯下,白贞一针一线的忙着手里的针线活,时不时回头看看床上的秦天。每当看的眼睛酸涩的时候,白贞就会起身揉揉眼睛,然后走到床边伸手捏捏帝弑天的脚、捏捏帝弑天的手,摸摸帝弑天的脸,看着秦天睡的香甜,布满皱纹的脸上总会漏出傻傻的笑容,帝弑天自从醒转之后,神识感应早已恢复,每次白贞的小动作都会落入眼中,为了不让白贞尴尬,帝弑天装着睡的很香。

    “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爹要是还在,我们一家人也就完美了,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你们都能平平安安。你爹这么多年音信全无,想必早也不再了。”说道动情处,白贞又偷偷的一个人在旁边抹眼泪。

    过了大半年时间,帝弑天身上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逐渐可以下床走动。时不时也帮白贞干些农活。这让白贞诧异不已,之前秦天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家里再脏再乱,秦天也不会动手。哪怕是家里的污垢脏到了秦天的衣服,秦天也只会换个新的衣服,而不去理会。秦天本来长的瘦小,小时候受惊了欺负。长大后整天跟村里的几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混在一起,好吃懒做。回到家,稍微有点不满意,就冲着白贞大喊大叫。白贞每次想到他从小缺少父爱,便一再娇惯溺爱。自从秦天受伤后,白贞对秦天的宠爱不减反增。但从秦天伤好了后,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变的特变的懂事,这让白贞心里快慰不少。

    帝弑天不愿戳破那层谎言,默认了自己就是秦天。每天除了帮白贞干活外,还主动将自家的茅草屋修葺一番,屋子上的窟窿也堵上了,还将院内的田地重新翻整了一遍,种了一些农作物。白贞每天干活回来,看见儿子在院子里忙碌,心中满是喜悦,脸上的皱纹都少了不少,整个人看着好像年轻了不少。帝弑天白天干活,晚上修炼惊魂刺,这次惊魂刺的修炼异常的顺利,再没出现之前的异变,再加上之前自己有了一定的修炼底子,帝弑天的修为很快到了师级。但魂术的修炼不管再怎么努力,只能施展惊魂刺,而且神魂小剑只能发出一枚,若再凝聚一个,自己的神魂便会吃不消。至于噬魂决、御魂决就更加无从着手了,想必是这个身体的神魂不足造成的。帝弑天闲来无聊,只能摆弄摆弄傀儡术。白贞看到儿子巨大的改变,早就满心欢喜,至于他每天弄的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小玩意,也懒得过问。

    帝弑天想出去走走,自己所在的这个村子太闭塞了,外面的世界他完全不了解。要完成试炼任务,不离开这里是不行了,顺便也想打听一下秦天父亲的下落。

    几个月下来,帝弑天将破败的茅草屋收拾的妥妥当当,还在村子外抓了一些可以圈养的妖兽饲养在家里。白贞看着焕然一新的家,多年来的阴霾一扫而空,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逢人就夸自家儿子能干。村里人都知道以前秦天的表现,整个村里的人都向白贞打探,想了解秦天是如何改变,以此来管教管教自家孩子。白贞哪里知道秦天的改变,只能自顾自的给村里人编故事说:“有一天,自己梦到走了多年的老头子突然给自己托梦,说儿子是上古大神转世,现在其已经觉醒,以后将会干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村民自是不会相信白贞的鬼话,但却给这个闭塞的村子增加了不少谈资。

    帝弑天一切准备妥当,便想外出游历。这天,帝弑天找准了机会,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白贞。这次白贞却出奇的没有反对,反而跟帝弑天一起收拾外出的行李。儿行千里母担忧,白贞几乎将家里值钱的细软都打包给了秦天,又怕秦天在外面风吹日晒,又连夜缝制了几套衣裤,一起塞进了包袱。

    “娘,我就外出一段时间,出去见识见识,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了,不要搞的好像生离死别的。”帝弑天明知自己不是白贞口中的秦天,为了不让白贞起疑心,依然保持了这个称谓,每次叫的时候,帝弑天都有不同的感悟。甚至有时,帝弑天都想自己生在这样一个普通家庭该有多好,能享受到天伦之乐,岂不快哉。不过一瞬间,帝弑天便将刚才生出的念头剿灭,整个神魂又变的纯净无暇。

    “孩子,出了这村,以后可要全靠自己了,为娘照顾得了你一时,终究照顾不了你一辈子。现在你长大了,也懂事了,为娘欣慰至极,娘也替你爹感到欣慰。这老东西走得早,看不到你了。到了外面,要是遇到解决不了问题,别硬撑着,该认怂的时候就认怂。只有好好活着,才有机会干一番大事业。”白贞怕惹秦天担心,泪人在眼眶里直打转。

    “娘,孩儿知道了,你都说了多少遍了,孩儿的耳朵都快长茧了。”正在收拾东西的白贞举手扯了扯秦天的耳朵,溺爱的说道:“我倒是看看,耳朵长了多厚的茧”。秦天配合着一阵尖叫,惹的白贞笑声连连。

    日子过的很快,很快到了约定的日子,秦天扛着母亲准备的行李出了小院,白贞也是紧跟在秦天的身后,叮嘱的话没有少说,深怕第一次出门的秦天在外面受了委屈。秦天和母亲就这样一直往外走出了十几里,眼看天色渐晚。

    “娘,就送到这里吧,你回去都很晚了,这几年战乱不断,晚上在外不安全。”帝弑天这段时间也听闻村子经常有流寇或者逃出的士兵骚扰村子的安宁。当然受害最严重的当属村上有钱有势的人,他们组织了几次反击,最后都无功而返,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只能各家招募守卫,增加防守。

    “娘这把老骨头了,能有什么危险,此去好生照顾自己,不要担心娘,娘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白贞将自己身上的行李拿下来给了秦天,又叮嘱了几句。帝弑天心里也不是滋味,这种感觉让其非常的不舒服,帝弑天走出了几里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白贞还在原地向他离去的地方眺望。白贞看了一会,估计看不到秦天的身影了,便扭头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擦拭掉下的泪水。

    帝弑天看见白贞走远了,便加快步伐向外走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