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正常人的梦魇成长记 > 第两百八十章 幻想家(乙)

第两百八十章 幻想家(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六名游戏者再次看向司马仲达的时候,眼神已经变了,即便是对他最不满的蓝铃,也隐藏了眼中对司马仲达的杀意。

    能随时随意改变自己的任务,司马仲达的能力,远远超出游戏者们的想象。

    即便他不如梦魇乐园之主,对六名游戏者而言,也没有什么差别。

    “你想要我们做什么?”崔忠诚问道。

    “嗯......,我还没想好,要不然你们帮我想一下?”司马仲达笑。

    如果不是绝对杀不了他,除了冯小丑外,其余五人都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和司马仲达杀上一场。

    谁都不会相信他真的什么都没想好,毕竟周围那些显示着各种画面的屏幕,就是最好的证据。

    “你是幻想家?”这时,于博书突然问道。

    “啊,我觉得我是,有什么问题吗?”司马仲达右手手指敲打在扶手上,用淡淡的微笑看向于博书。

    “你这样也敢自称幻想家吗?”于博书右手笔直伸出,食指指向司马仲达的鼻子,一脸狂傲的愤怒大喊。

    “啊?”司马仲达被他这一指,有些诧异,他没有生气,只是在猜测,这个游戏者是不是因为极恐后神经错乱了。

    其余五名游戏者也被他突然的性格大变而诧异,纷纷向远离于博书的方向避去,就连冯小丑,都不敢靠近他,以防被牵连。

    “你有什么异议吗?”司马仲达好奇的问道。

    “自称为幻想家,你却没有丝毫的想象力。”于博书深吸一口气,双眼大睁的瞪着司马仲达,大声喊出来,仿佛出招之前喊出招式名一样,试图用气势震慑住司马仲达:“先不说那个如同旧世纪的城市,那些如同烂泥一样的怪物又是怎么回事?亏你还看了这么多人的记忆,就算你无法想象出来,难道你还会不会模仿吗?那你又为什么要用这么一个名字呢?”

    越说越起劲,他仿佛已经评价之神附体,一副为司马仲达天才之资如此浪费而痛心疾首的样子,让另外五名游戏者悄悄向他再次远离了几米。

    “白色的空间?黑色粗糙得如同一坨粪坑里的积累物的东西,你不是都能捏造出马超和慕容巧巧这样精巧的样子的吗?为什么还会用那些大黑粗?你这样也佩称作幻想家吗?”

    “呃,因为那些东西,太多了,没法一个个......”

    “闭嘴!”于博书狂怒大吼,还真让他打断了司马仲达的话:“你还有理了?艺术,是没有理由的,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砰!

    一声轻响,虽然不算大声,但却清晰的传进六名游戏者的耳朵中,将他们惊了一下。

    于博书向轻响发出的地方看去,发现是司马仲达的右手锤在了他座椅的副手上,他的脸上有着极为僵硬的笑容,非常怪异。

    “呀,刚才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哎呀,你们怎么都这副表情?”于博书突然向四周看去,发现其余五人不知几时开始,都离自己挺远的,他脸上大惊的神情,然后吐出舌头,轻巧了一下脑袋,卖了个萌,一副刚才自己的记忆自己突然没有了,要是自己做了什么事,请不要怪在我的身上的样子。

    此时他的样子,的确和刚才判若两人,如同被鬼上了身一样。

    “哼~哼~。”司马仲达看着他,冷笑两声:“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

    “你不是说让我们随意提建议的吗?”于博书大惊,立即理直气壮的说道:“果然你要的不是什么意见,只不过是想要在我们面前摆威风罢了,那你直接划下道来就好,何必装模作样呢?”

    “等等,我们和他不是一起的,你要把他怎么样都可以,不要牵连到我们。”蓝铃这时突然插话,指着于博书,一副自己和关胜都与他一点都不熟的样子。

    “啊?”于博书又是一副震惊的样子看向蓝铃:“你怎么能这么做?”不等蓝铃有什么反应,他脸上伤心欲绝的表情摆满了一张脸:“你忘了我们海誓山盟,缘定三生,胡吃海喝的日子了吗?”

    蓝铃被他的话气得快窒息了,手中短剑一摆,准备向于博书冲去,给他来个三刀六洞的。

    “行了。”司马仲达突然出声道:“不要耍宝了,只要你们每人完成我的一个要求,我就让你们通过任务回去。”

    “什么要求?”宋海只穿着一条内裤,上前一步冷静问道,他身上的那些紫黑色的淤伤,让他看起来十分吓人。

    司马仲达轻轻拍了下扶手,椅子浮空飞起,上升了两米后停住,从他脚下,并立形成了了六个人来:“你们每人挑选一个人,选谁都可以,和他们对上一场,赢的人,我奉送一份礼物,让你们通过任务回去,输的人,就永远留在这里,成为我的玩偶吧。”

    那六个人,让六名游戏者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被司马仲达造出来的六个人,与六名游戏者一模一样,不管是宋海身上的紫黑色淤伤,还是关胜的断臂,都完全一样。

    “你是说从他们之中任选一人打吗?”崔忠诚冷静问道。

    “对,任选一人对上一场。”司马仲达狡黠的笑道:“他们和你们的能力一模一样,有强有弱,只要赢了一人,就能通过任务回去,先下手为强,后下手找死!”说到最后两个字时,他是盯着于博书的,嘴角弯起,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

    于博书被他盯着退了一步,有些心虚,自己刚才骂得太畅快了,让自己陷入了不利之地,不过看着那六人,特别是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甚至连手中的新月玫瑰都没有半点不同的于博书,让他感觉很奇妙,也有些不舒服,毕竟对面站着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连盲肠长度都没有半分区别的人,让人有时候会怀疑,到底哪边才是真的,特别是在经历了被植入虚假记忆的一段时间。

    对面的六个复制人,如果真如司马仲达所说的是完全将他们复制出来的,那的确需要认真判断,但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其中最弱的一个复制人,应该就是于博书的复制人了。

    他之前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

    但于博书只有一人,谁抢到了,谁就能获得最大的存活机会。

    于博书此时再次后退一步,伸手示意并笑道:“你们先请,我不急。”

    他的这一让步行为,并没有让其他人感激,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暗藏有什么杀手锏,让复制人也复制了出来,就等他们去找上于博书的复制人了,但又怀疑这是于博书的故弄玄虚,就是为了让他们顾忌而不选择于博书的复制人。

    在矛盾纠结中,一时无人站出来做第一个吃大闸蟹的人。

    司马仲达也不催促他们,在半空中的椅子上,左手手肘支在扶手上,手掌撑着脸,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非常享受这一幕。

    “我先来。”宋海站了出来,浑身紫黑色的他,仿佛穿着很一套紫黑色的紧身衣一样。

    蓝铃原本想站出来,抢在宋海之前的,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出声。

    宋海看了其余五人一眼后,凝神静气,对着六名复制人一指说道:“我选他。”

    他指着的,并不是于博书的复制人,而是关胜的复制人。

    不止是其余五人,就连关胜的复制人也没想到自己会首先被选上,为此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微笑着站了出来。

    关胜的复制人单手拿着大剪刀,看起来很像独手杀人狂一样,虽然他只剩下了一只手,但作为资深游戏者,失去某个肢体,在游戏中是很常见的事情,因此绝不能以身体的残缺作为实力大减的证明,而作为关胜的复制人,除了关胜和复制人以外,谁都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样的底牌,底牌是关乎生命的,有时候就算是队友也不能全部告知。

    面对关胜的复制人,宋海并没有拿出他的大锤来,双手握拳,两拳拳面狠狠的撞在一起,喘着匹配他身形的粗气,瞪大了眼睛,头一低,就这么直接向关胜的复制人冲了过去。

    “啊~~~~~!”在冲的过程中,他嘶吼着大叫着。

    关胜的复制人冷笑一下,单手挥舞着大剪刀,向宋海投去。

    大剪刀旋转着,很快就飞到了宋海的面前。

    宋海双手竖在自己面前,眼见那锋利的大剪刀就要旋转着切开自己,却异常冷静,略微侧了下身子。

    当大剪刀旋转着张开到达宋海面前时,宋海脚步没有半点停顿,突然伸出一只右手,正正的卡在大剪刀的路径上。

    大剪刀立刻咬上了宋海的右臂。

    宋海的身体全是肌肉,而且还用过许多对肌肉和皮肤特别强化的药剂,因此大剪刀尽管锋利无比,能够轻易搅碎诸多的黑色怪物,却被打剪刀卡了一下,也正是因为卡顿的这一下,让大剪刀偏差了一点,没有撕开宋海的身体,与他擦过,只带走了他的一只右手。

    宋海在付出一只右手的代价上,向关胜的复制人冲了过去。

    关胜的复制人再次冷笑,大剪刀虽然与宋海擦过,但在他身后旋转一周后,又向关胜的复制人手中飞回,而飞回的路径上,就有宋海,这一回,宋海是无法避过了的。

    但就在打剪刀旋转着开始回飞的时候,宋海突然加速,他脚下爆出一阵气来,速度突然加快许多,让关胜的复制人错不及防,冷笑僵在了脸上,这个时候,他即便要躲避宋海的撞击也来不及了。

    宋海硬生生的撞在了关胜的复制人身上,直接将他撞得吐出一大口鲜血在宋海身上。

    但宋海的进攻还没完,他用左手死死的抱住关胜的复制人,脚突然停下,巨大的惯性,让他带着关胜的复制人在地上一直翻滚着,而且翻滚得极快。

    关胜复制人的大剪刀没有回到他的手中,也没能将宋海撕碎,掉落在了地上。

    当宋海带着关胜的复制人翻滚停下后,关胜的复制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宋海用自己的身体充当了一回重型压路机,虽然翻滚时,他承受的伤害最大,但剩余的伤害,足以让关胜的复制人没有连挣脱的机会都没有。

    一屁股坐在关胜的复制人身上,宋海用左手握拳,横眉竖目的一拳一拳的打在关胜的复制人的脸上,每一拳都能让关胜的复制人脸上凹陷一分。

    “我,我赢了。”当关胜的复制人连头骨都被打碎后,宋海坐在他的尸体上,喘着粗气,对背对着他的司马仲达叫道。

    “恭喜,恭喜。”司马仲达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两句。

    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宋海那已经跳到他左手上的终端机闪烁了一下红光,他的身形,逐渐变淡了,这是游戏通过的现象,游戏者们都不陌生。

    很快宋海就消失了,原地只留下了关胜复制人的尸体。

    虽然那时自己的复制人,但却和自己一样,看着那具复制人的尸体,关胜心情复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