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正常人的梦魇成长记 > 第两百六十三章 夜酒

第两百六十三章 夜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两个吃饱喝饱的人,来到第三城市的一号区域中央机关时,很轻易的就发现了陆菲。

    毕竟没有那个美女会睡在街上的,哪怕梦魇乐园中很安全,不能轻易进行身体接触。

    “她不是才刚醒吗?怎么又睡着了?真是太能睡了吧?她是有冬眠的习性吗?”于博书看着被一堆人围住观看的陆菲,忍不住接连吐槽。

    围观的人中有游戏者也有npc,但更多的还是npc,他们想叫醒陆菲,但不管他们怎么叫,陆菲都沉睡不起,可担心引来机械治安官,也没人敢去将她摇醒。

    “我现在很怀疑让她加入我们是不是正确的了。”白甜甜也没想到,才让陆菲等了一个小时,她居然就在人来人往的中央广场附近就地睡着了。

    因为不敢过于靠近,也不敢有身体接触,围观的人都有很大的间隙,让于博书和白甜甜可以轻松来到陆菲的身边。

    “喂,醒醒。”于博书叫了一声,因为陆菲和他们还不是队友状态,所以即便是他碰到陆菲,也有可能会引来机械治安官的,机械治安官才不会管实际是什么情况,哪怕在地球上是夫妻,在梦魇乐园中不是队友,相互打闹也会引来机械治安官发生悲剧的。

    神奇的是,一群围观的人喊了很久,睡在地上的陆菲都没有半点动弹,让人以为她昏迷了一样,但于博书不抱希望的一声,却让陆菲立刻睁开了双眼。

    “啊,你来了?”她睁着朦胧的双眼看向于博书,对于在他身边的白甜甜则有意无意的忽视了。

    “你怎么在这里睡了?”于博书看到她爬起来,忍不住问了出来,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因为如果不是他纵容白甜甜,自己又在香妃小铺里喝得开心,早就该来了。

    见陆菲醒来而不是昏迷了,围观的人都散了过去,美女睡在街上在地球上都不稀奇,更别说在充满了各种稀奇古怪事情的梦魇乐园中了。

    “我等着等着就有些困,又怕你来的时候找不到我,就在这里小睡了一会。”陆菲揉揉眼睛,一副还是十分困的样子,她发现心里放了个于博书后,即便他不在身边,自己也能睡得踏实了。

    “喂,赶紧起来啊,我们去登记队友。”白甜甜倒是没有任何的愧疚,她对于这个粘着自己男朋友还敢无视自己的女人没有多少好感。

    登记十分简单,不到五分钟,陆菲就成了队友,也拿到了通讯器。

    在白甜甜花费了十五点积分后,三人回到了白甜甜租住的房子里,她祖的这间房子很大,房间很多,别说加一个人了,就算再加住五个人都是有房间的,也不会显得拥挤。

    由于房子是白甜甜租的,所以只有她有权限将陆菲纳入房子中,让她可以自由进出这里。

    “晚安。”刚得到一间房间,陆菲就躺在了床上,不等白甜甜想要教导她在家中的规定时,她就瞬间睡着了。

    “喂,别睡,快起来。”白甜甜冲上去,抓住她的衣领使劲晃,但不论白甜甜怎么晃,都无法将陆菲给晃醒了。

    正当白甜甜准备给她来上一巴掌将她给抽醒时,手被于博书给抓住了:“行了,让她睡吧,我们先回去,以后有的是时间。”

    “哼,你就尽情宠你的小四吧。”他的话,让白甜甜醋意大发,丢下一句,就回到他们的主卧室里回地球上去了。

    于博书看着她离开的门,张目结舌,不知道她为什么又生气了,他只是觉得既然都是队友了,尽量友好相处比较好,想缓和两女之间的氛围,而且,她应该知道自己是清白的,那个小三小四的话,之前也不过是为了胡乱说的,这时却被白甜甜给丢了出来。

    不过没吃过龙肉,他也见过龙画,于博书赶紧也跟着回到地球上,去哄白甜甜了。

    四号晚上,吃过晚饭后,白甜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陆菲向于博书要了点钱,去喝酒了。

    于博书正准备冥想时,他的电话响了,是自家皇太后打来的。

    犹豫了一会,他终于接通了电话。

    “喂,宝贝儿子,明天带着甜甜来家里吃个饭,我们好好聊聊。”

    没有出现预想的怒吼声,电话里,皇太后的语气非常温柔,温柔得让于博书打了个寒颤。

    他至少有十五年以上,没有听过皇太后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了,本能的,他觉得皇太后是想将他招回去后严刑拷打的,他很想拒绝,可她又想知道今天两边父母的见面到底都说了什么,白甜甜的父母并没有联系她,仿佛就只是在昨天见见两人一样。

    “是,妈。”虽然有些担忧自己的小命,但于博书还是答应了下来。

    几乎是他答应的瞬间,那边电话就立刻挂断,仿佛是皇太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一样,让于博书心里更是紧张,不知道自己明天下场会是怎样的。

    他想了下,打电话给父亲。

    “喂,爸。”

    “宝贝儿子,明天准时来啊。”

    让他更心慌的是,他父亲也是一副温柔到极点的口气,这让他更相信自己父母已经气到极点,就等着他明天自己送上门去了。

    这时,陆菲回来了。

    出乎于博书和白甜甜意料的是,她并没有在外面喝得烂醉如泥,身上甚至都没有一丝酒气,只是提着几袋子酒回来,而且其中还有一半是啤酒。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在外面喝酒吗?”只是几瓶酒的话,于博书倒是不反感,啤酒他以前和同事也喝过,有时候还挺喜欢的,而且在家喝酒,也不用担心不安全。

    “我喝醉只是想睡得踏实,现在有你了,我就不需要靠酒来麻醉了。”近乎表白似的话,从陆菲的口中平淡的说出来。

    “我们来喝酒。”白甜甜醋意大发的拿过一罐啤酒打开,然后向嘴里灌去,她一罐接着一罐,转瞬间,三罐啤酒就进了肚子,而这么急的喝酒,她本来就不是喜欢喝酒的人,平常也少喝酒,很快就有了醉意。

    “别喝那么急。”于博书拥着她担心的阻止她拿第四罐啤酒:“慢慢来,我就在你身边。”

    也许是因为不常喝酒猛的喝酒,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没多久,白甜甜就靠着于博书睡着了,而这时,于博书一罐啤酒连一半都没有喝到。

    与于博书和白甜甜的一猛一缓不同,陆菲喝得很稳,她喝下一整瓶700ml的四十度xo,却脸都不红一下,反而平时看起来充满困意的眼睛,明亮了不少,似乎喝酒能让她精神起来,她将于博书当做下酒菜,盯着他喝酒,心情少有的波动着,这是她从来没有体会到的心情。

    于博书放下半罐啤酒,把睡着了的白甜甜抱起送到卧室里,为她换上睡衣,让她继续睡,自己才回到客厅,和陆菲对着喝酒。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突然心生感慨,区区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房子就热闹了不少,以前虽然他一个人住,但也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现在却觉得以前独居的自己似乎太孤僻了,他不知道,如果白甜甜和陆菲离开后,自己能不能再适应独居的生活,陆菲先不说,白甜甜如果被她父母带走的话,自己绝对是很痛苦的。

    庆幸的是,白甜甜的母亲没有打算带走白甜甜的打算,至于她父亲,于博书已经做好了和他争斗一辈子的打算,他已经不奢望白父同意自己和白甜甜在一起了,要让一个女儿控的父亲将心爱的女儿送去和别的男人一起生活,简直就是用刀在他心脏上凌迟。

    “你的父母呢?他们知道你来和我们住吗?”于博书突然想到陆菲的家里,他觉得,任何正常人的家庭,都不会同意自己的孩子去做别人家的小三小四的。

    “他们去世了。”陆菲简单的说道,仿佛是在说十万八千里外的某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去世了一样,毫无波动。

    “啊,对不起。”于博书给她送上啤酒表示歉意。

    “不用介意,所以我可以放心当你的小四了。”陆菲接过啤酒,打开,虽然不是像白甜甜那样猛灌,但也如喝水一样,三两下就喝光了一罐啤酒,动作非常流畅。

    于博书脸上挂满了黑线,十分无奈:“那不过是随便说说的,我没有找小三小四的想法。”他的道德水平高于一般人,就算能接受一些有钱人养情妇或出轨,也不能接受自己出轨的做法,哪怕他和白甜甜还没有结婚。

    “没事,你不用动,我动就行了。”陆菲仍然很平淡的拿他当下酒菜。

    “我总觉得你在开车,可我又没有证据。”于博书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边的人的三观都这么不正常,他自认为自己和别的普通人生活环境应该都是差不多的。

    这让他想起了唐小丑,有这么一瞬间,他觉得小丑团其实也并不太怪异了。

    于博书喝得很慢,也喝得不多,虽然是在家里喝酒,但他的理智还是限制他过多的饮酒。

    大部分酒都是陆菲喝的,而且高度数的也都是她喝的,于博书喝的都是啤酒。

    尽管喝了六瓶高度数的酒和一堆啤酒,但陆菲却没有半点的醉意,至少在外表上看不出来,这让于博书忍不住猜测,她以往的每次喝醉,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电视一直开着,这时正好播送到晚间新闻,晚间新闻里,出现了白父的画面,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仍然让人感觉到很有威严,配上那壮硕的身材,即便是透过电视,也能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让人觉得他不愧是白家的领头人。

    但于博书却只想吐槽,谁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极有威严的人,是个气管炎,还是个极度女儿控,而如果让人知道自己和他针锋相对,恐怕都会向自己丢来同情的目光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