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正常人的梦魇成长记 > 第两百六十一章 白母的威力

第两百六十一章 白母的威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十分紧张,但并没有打起来,这多归功于白母的微笑。

    即便晚上回到家后,于博书仍然对白天的见面印象深刻。

    全程,白母都一直在笑,除了笑没有别的表情了,但她的笑,却让两个男人不寒而栗。

    拍桌子站起来,气势汹汹的白父,在白母一个微笑中,一瞬间身上的气势全部消失,乖乖的坐下,低着头喝咖啡,哪怕杯子里的咖啡已经被喝完了,他也没有停下,甚至连让女店主续杯都没有。

    就像高大威武气势凶猛的霸王龙却惧怕无害的小白兔一样滑稽。

    尽管当时,白母是微笑的,但她看向两个男人的眼神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也是在白母的微笑中,于博书的见家长,才终于顺利起来。

    在那时,他才意识到,白家真正的主事人是谁。

    有白母镇场的情况下,白父收敛了许多,除了不时用眼神向于博书投以憎恨的目光,至少他没敢再多说骂于博书的话了。

    看在他是白甜甜父亲的份上,于博书也没有和他多计较,白母的眼神很吓人,让于博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也和白父一样,不敢多说话。

    白母并没有阻止于博书和白甜甜的交往与同居,只是让他们两人收敛一点,她更多的是向白甜甜询问两人生活上的一些趣事

    在定下了次日拜访于博书父母后,于博书和白甜甜并没有多待多久,就被白母赶回来了。

    “你母亲真厉害。”站在家门口,于博书忍不住感慨,没有气势,没有压迫感,只用一个不带笑意的微笑眼神,就让他和白父老老实实的,白甜甜就从来没给他这样的感觉过。

    “这下知道厉害了吧,我妈妈平日在家,很少生气的,但她一旦生气,那是相当可怕的,没人敢违抗她的话。”白甜甜背着手笑,这也是她可以不在乎父亲,却不能不在乎母亲,其实今天她也是非常忐忑的,她怕母亲不同意她与于博书在一起,别看她是游戏者,有着远超人类的力量,但到了她母亲面前,她和刚出生的小猫没有什么两样。

    好在白母非常开明,也没有介意于博书是个无业游民。

    虽然今天白父和白母没有说出任何和梦魇乐园以及游戏者有关的字词,但不代表他们不知道梦魇乐园的事情,而且知道的绝对不少,肯定会比于博书这样的游戏者知道得还多,否则他们根本无法影响到清理部门的。

    “嗯?陆菲不在家吗?”回到家里,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房子。

    “她很可能去第七城市了,也可能出去喝酒了。”白甜甜无所谓的说道,并不在意陆菲的存在。

    “你真的不介意她待在我们家吗?”于博书好奇的问道,毕竟被陆菲这样来历不明的女人粘上,即便得利的是他,也有些苦恼的。

    “哼,这么可能不介意。”白甜甜脸色顿时拉下来了一些:“但介意有用吗?除非将那个女人杀了,否则根本赶不走她,你会杀她吗?”

    “不会。”想都不想,于博书就给出了答案,并不是他看上了陆菲的美色,只是他不是那种嗜杀的人,哪怕他自己亲手杀过人,这是底线,他很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对于随意杀人变得麻木并习惯性无视后,将会变成怎样冷酷无情的人。

    “那就是了,既然不能杀她,也赶不走,那不如趁机尽情的利用她,如果她不能接受,再赶走她时,理由就充分了许多。”不知道白甜甜的家庭教育是什么样的,她不仅很快的就接受了陆菲的存在,哪怕在接受时,心里也不舒服,但本能的,脑袋中立刻出现了很多该怎么利用和压榨陆菲的方法。

    想着想着,她的嘴角就勾了起来,让于博书有些心惊肉跳,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

    此时她脸上的笑,有些像白母的那种笑容,虽然是在笑着,却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到她有在笑的意思。

    “我去冥想了。”于博书决定不去多想,跑到卧室里进行冥想,这几天事情多得要死,又非常伤脑筋,让他都没有空也没有心思进行冥想,虽然明天白甜甜的父母还要见自己父母,但至少现在无事可做,最多一会打个电话通知一下自己父母就好。

    今天的见面,让他对白甜甜的家里有了更多的认识,最少是权势上的认识,一般人家,甚至本市的市长家里,恐怕都没有白甜甜家里那样的阵仗。

    自己家里不过是普通小民家庭,父母也都已经退休了,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关系,如果不是因为梦魇乐园,是绝不可能和白甜甜的家庭有任何关联的。

    因为经常上网的原因,于博书在见到白父的第一眼,就将他认出来了,他是白氏家族的领导者,势力不清楚,但白氏家族在国内,甚至是国际上,都有着绝大的影响力,有很多企业都或多或少的与白氏家族有关系,甚至有很多黑马企业,据说是白氏家族暗中支持的,可以说就是白氏家族的一员。

    那是一个真正的富可敌国的家族。

    于博书没想到过,白甜甜居然是白家的大小姐,虽然她姓白,但一直以来都很随意,也没有说过自己家里的事情,白姓还是有不少人的,所以他也没联想到。

    “我去第三城市去转转,晚上回来。”白甜甜也无事可做,于博书冥想没有三四个小时是不会醒来的,两人也不可能一直腻歪在一起,她想去第三城市里吃点甜点。

    几乎是瞬间,白甜甜就从家里消失了。

    于博书将身上的西装领带脱了下来,虽然是冬天,但如果不是有强化紧身衣,他的衬衣都得被浸湿,白父白母带给他的压力非常的大,他就算是以前上班时,偶遇老板,与公司老板说话,也没有过这么大的压力。

    他将强化紧身衣也脱了下来丢进了洗衣机里洗,然后换上了一套宽松舒适的睡衣。

    坐在床上,他并没有立即开始冥想,而是打电话给父母通报了一声,明天白甜甜的父母要去与他们见面的事情。

    “妈。”

    “怎么?失恋了?”于母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明天甜甜的父母要去你们那和你们见面。”于博书深吸口气,平淡的说道。

    “嗯,嗯!?啊?!什么?!你说什么?!老头子!!!你儿子犯病了!”

    于博书再次平淡的重复了一遍。

    “不孝子,为什么现在才说,我们都没有时间准备!”于母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很大声,让听力很好的于博书忍不住将电话拿远,并皱起了眉头:“老头子,未来亲家明天要来和我们见面了!”

    电话中传出于母焦急慌乱的声音,然后于父惊慌失措的声音也出现了。

    随即一对五十多岁的人,不顾电话还通着,大声的咒骂起他们唯一的儿子来。

    等对面两个人稍微缓和一点后,于博书才悠悠的说道:“他们明天中午左右到,因为他们的要求,我和甜甜都不会过去,这是你们父母的见面,希望你们明天相处愉快。”然后不等对面骂出来,他就抢先挂掉了电话,并将手机关机了。

    不是他不孝,他知道,自己父母虽然对自己偶尔会随意得有些过分,但都是有教养的人,在外人面前都是很本分老实的人,面对白氏家族,他的家庭就像是大海中的一粒沙一样,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相比的,唯有梦魇乐园的游戏者这个身份,才能让他跳出地球上的局限,平等的与白甜甜的父母稍微平等一点说话。

    既然白母没有阻止自己与白甜甜,那去见自己父母,也就不可能会去给他们施压逼迫自己与白甜甜分手的,也用不着逼迫。

    “嗯,她爸爸倒是有可能。”想到白父,于博书犹豫了起来,不过想到明天是白父和白母一起去见自己的父母,有白母在,白父掀不起浪来的。

    将电话丢到床头柜上,他闭起眼睛摆出姿势开始冥想。

    冥想其实并不要求什么姿势,只需要静心凝神,将意识沉入心底就行,只要不因为身体上的原因影响到冥想,一般是怎么自然舒服怎么来的,哪怕用绳子绑个龟甲缚出来,再悬挂在半空中也是可以的,当然,一般人这样的姿势也无法景象冥想了。

    在冥想中,特别是深度冥想,对于外界已经没有任何意识了,就好像脑中思考很多事情,但在现实中只不过过了几秒钟一样,沉入深度冥想中,时间的流逝让人根本无法意识到。

    当于博书从深度冥想中醒来时,一睁眼,他就吓了一跳,因为在他旁边躺着个人,已经进入了熟睡当中。

    “陆菲?她几时回来的?”于博书看向钟,自己这次冥想居然有四个多小时了,但他在深度冥想中,却感觉才过了十多分钟一样。

    陆菲的身上并没有酒气,也不知道是她用能力将酒气冻结掉散发出去了,还是她没有去酒吧喝酒。

    听到身边的动静,熟睡中的陆菲突然醒了过来,然后打了个哈欠向于博书说道:“你起来了?我已经到第三城市了。”

    “第三城市?”于博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梦魇乐园中的城市,然后是震惊:“这么快?!你有这么多的积分的?!”

    他没想到陆菲白天出去,是去梦魇乐园中,从第七城市跳跃到第三城市去了。

    “我凑够了积分。”陆菲突然有些可怜的说道:“我现在没有一点积分了。”她平日的积分都花在喝酒上了,梦魇乐园中消费都是用的积分,而且那些酒很贵的,哪怕是地球上最便宜的一瓶灌装啤酒,在梦魇乐园中都需要最少一点积分,她平常连装备和药剂都不买,都花在喝酒上了,也因为梦魇乐园中的酒很贵,所以她时常会兑换钱到地球上的酒吧去喝酒的。

    这一次她将身上仅有的一些药剂和装备以差不多是半价的价格快速出售了,然后又将自己在第七城市里租住的房子退了,拿回了一点积分,东拼西凑下,堪堪凑到了五百点积分。

    当她来到第三城市时,就立刻回来了,因为她即不知道于博书和白甜甜在第三城市的住处,身上也连坐公交车的积分都没有了。

    当她回来时,看到的就是在卧室床上坐着一动不动冥想的于博书。

    陆菲也会冥想,是异术师血统自带的冥想法,她知道于博书在冥想,就没有打扰他,而是躺在他身边,几乎是秒睡的睡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