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正常人的梦魇成长记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张艺

第两百二十六章 张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于博书的家中,白甜甜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仍旧穿着于博书的睡衣,头发也乱糟糟的没有打理。

    她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于博书买来的早点。

    而在茶几的另一面,年轻男子和那两名黑衣男,一字排开的站着,站得笔挺。

    白甜甜靠在沙发上,看着于博书为她打开买来的早点,闻着喷薄而出的香气,肚子立刻叫了起来,但她却没有丝毫的尴尬,只是头都不抬的问道:“你们进来干什么?”

    年轻男子十分委屈,自己不但被白打了一顿,还花钱为大小姐买了早点,却连进这破旧狭窄的房子都被大小姐抱怨,但他毕竟熟悉白甜甜的性格,脸上挂着谄笑道:“大小姐,老爷担心您的安全,让我们来保护您,顺便帮您处理一些试图靠近您的臭虫。”他说到臭虫时,眼角余光看向了于博书,只可惜,这只臭虫太厉害,他们三人都没能解决臭虫,反而被臭虫给解决了。

    此时臭虫正端起装有清汤小混沌的碗,在里面撒了很多胡椒粉,用勺子舀起,稍稍吹凉后喂道白甜甜的嘴里,十分周到。

    “哼,就你们这点实力,连他都打不过,还想保护我?”白甜甜一脸的不屑,诚然年轻男子三人都是自由搏击的高手,且常年接受训练,力量什么的都已经算是人类中顶尖的一部分了,但那也只是普通人类中而已,面对游戏者,他们的差距就出来了,即便游戏者的格斗能力不如他们,但那非人的身体,就能完全碾压他们,这就是一力降十会。

    更何况,这些保镖,也不是游戏者,无法进入梦魇乐园中,对于保护她而言,根本毫无作用,而梦魇乐园中一般游戏者也不敢在城市中有伤害他人的机会,有机会的,如唐小丑这样的人,也不是一般游戏者敢招惹的。

    对于这些保镖,他们连他们要保护的白甜甜都打不过,更别说她都打不过的敌人了,虽然她现在还没有那种敌人。

    “大小姐,老爷也是关心您。”年轻男子没有说,在之后会有更多的保护者过来,其中有些人非常厉害,他认为绝对能把此刻挤在大小姐身边的臭虫给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的:“老爷如果不是工作太忙,他都想亲自来看您了。”他家老爷在听到宝贝女儿被男人欺骗,要不远万里的跑来和男人同居时,感觉天都塌了,暴跳如雷的立即安排了几波护卫来,准备清理他女儿身边的臭虫,而他们三人就是第一波。

    一直默不吭声的臭虫,喂白甜甜吃早点,自己也在吃着,他感觉自己仿佛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一样,什么大小姐,什么老爷的,这根本就不是现代人的称呼。

    在了解清楚前,他打算一直不吭声,即便自己被称为臭虫也无所谓,反正臭虫也能将他们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白甜甜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还想亲自来?”当听到父亲因为工作而不能来时,她的心情才稍微好点:“我不管,反正你们不能打扰到我,否则你们就都给我滚回去,不然我就把你们打进医院,让你们无法来烦我。”

    “请大小姐见谅。”年轻男子满脸苦色,他十分了解白甜甜的实力,至少不是他能对付的,更何况他还不能还手,只能任由白甜甜打,他不想再被打进医院了,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十分厉害的臭虫在:“我们也知道您不需要太多的保护,但您身份尊贵,一些小事,我们都可以代劳,能减少您的麻烦不是。”他向一旁的两个黑衣男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帮自己也说说话,但两个黑衣男这时却摆起了酷,连余光都不看他一眼,一副终结者的模样,戴着墨镜,头昂得高高的,但从他们太阳穴上紧绷的神经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十分紧张。

    “不需要,滚回去,有你们来,那些混蛋也会跟着来的。”白甜甜不耐烦的呵斥他。

    年轻男子看着两名同伴没有任何打算帮忙的迹象,但如果他们不能留在大小姐身边,回去也会招老爷的斥责的,忍不住在心中为自己心痛,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啊~。

    他注意到自家大小姐对那臭虫几乎言听计从,立即谄笑着对于博书说道:“于先生,刚才多有得罪,我叫张艺,是大小姐家中的保镖。”他指着两仍在摆poss的黑衣男说道:“这是刘山,这是许刚,同样是保镖,只是我们不属于一个系统,这次是一起被派来保护大小姐的,请您帮帮我们,我上有八十老妻,下有不会走道的孩子,都需要我这份工作养活,请您高张贵嘴,帮帮我吧。”他说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那叫一个凄凉。

    “八十老妻,不会走道的孩子,你这如果是真的,也忒惨了。”于博书无语:“你要不要编得这么夸张,我像是那么蠢的人吗?”

    “不用理他们。”白甜甜依偎在他怀里,没好气的说道:“他哪有什么老妻孩子,现在还是光棍一个,他们三现在都还是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家给他们的薪水也是同行业最高的。”在她面前说这种谎话,真当她是摆设吗?

    即便被当场拆穿,但张艺也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更是声泪俱下:“大小姐,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让他身边的刘山、许刚,都往一旁稍稍挪了一点,怕被他给传染了,听说白痴是治不好的。

    不等白甜甜想开口再次呵斥他,于博书拍拍她的肩膀,摸着下巴,看着张艺好一会,才对白甜甜说道:“让他们跟着其实也可以,反正即便你将他们打发走了,还会再有人来的,今天我不知道他们是你家的人,差点将他们当成了什么奇怪的组织的人给杀了,还是留下他们,至少以后有谁是你们家的人,他们能告诉我们一身,以免再出现这样的事来。”现在即便说到杀人,他也面不改色,犹如杀人狂魔一般,不过他是担心将张艺三人,或是随后来的保镖们杀了,对白甜甜的父亲不好交代,他不想和自己未来岳父结仇,他又不可能杀了自己的未来岳父。

    白甜甜张了下口想拒绝,但又觉得的确如于博书所说的,以自己父亲对自己的过分溺爱,绝对会不停派人来跟着自己的,拒绝一时,也拒绝不了一世,她叹了口气,随意的摆摆手道:“随你们吧。”反正她不想应付这些家伙,特别是张艺这个喜欢装傻的白痴。

    “谢谢,谢谢于先生,谢谢大小姐。”张艺一副夸张的感激涕零的样子,连连道谢。

    刘山和许刚也同时鞠躬,郑重的向两人道谢:“谢谢大小姐,谢谢于先生。”

    “你应该不知道我的名字的吧?”于博书半眯着眼睛看向张艺,当然,他也知道,如果白甜甜的家势很大,那就不可避免的会有人调查自己,但他还是心中很不爽,没人喜欢自己的情况被编成资料供别人看,随着能力的强大,以及经历的那些游戏和远超常人所能理解的事情后,他也不再像大半年前那么和气,也有了自己的脾气了,特别是对于这种可能会危害到自己的事情。

    张艺摸着头谄笑道:“事实上,在三天前,我们就已经将您和您的家人调查完全了,一点遗漏都......都......没有......”他立即转口:“是夫人让我们调查的。”他察觉到了于博书身上,一股恐怖的威势散发出来,立即把让他调查的人给招了出来。

    “妈妈?”白甜甜愣了下,忍不住叫了出来,她原本还以为这是她父亲做的,毕竟她父亲对她接触的人都要调查得一干二净,就为了避免有不怀好意,对她会造成威胁的人,只是她却没想到这一次是她母亲安排的。

    听到白甜甜的叫声,于博书的气势也顿了一下,顿时消散开来,白甜甜的母亲,张艺口中的夫人,也就是他的未来岳母要调查自己,那自己的确不好生气,虽然仍然有些不爽,但这种不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是的,是夫人让我们调查于先生的事情的。”张艺谄笑道,并对白甜甜说道:“大小姐,夫人让我给您带个话。”

    “妈妈说什么?”白甜甜问道,也许父亲的话自己能不听,但母亲的话,却不能不听,毕竟母亲生气起来,父亲也要低头,而且母亲一直对自己比较宽松的,应该不是劝自己离开于博书回去的。

    张艺谄笑道:“夫人让我转告大小姐:恋爱自由可以,但要注意安全,结婚前不允许怀孕。”

    白甜甜立刻满脸通红,大叫:“闭嘴,闭嘴。”她将脸埋进于博书怀里,不敢看他,虽然两人已有夫妻之实,就算一起洗澡也不会害羞,但这种事情让别人说出来,还是会让她非常害羞的,特别是这还是她母亲说的话。

    张艺十分听话的闭上了嘴,一脸讪笑,他只是负责转告的,这种话,他自己和哥们吹牛时没少说,但对大小姐说还是第一次,他很担心大小姐会羞怒之下,将他给埋了。

    “还有别的事吗?”于博书搂着白甜甜的肩膀,对张艺问道。

    “啊?”张艺一脸茫然,不知道他话中的意思。

    “没有别的事,那你们就先走吧,允许你们跟着,但没说让你们进来,你看,我家中这么小,你们三也没地方住啊。”于博书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是说你们是想看你们大小姐换衣服?”

    “不,不,不,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走。”张艺赶紧回答,生怕答慢了被误会,被大小姐误会应该可能会没事,但要是这话传到老爷耳里,那就铁定有事了。

    三个男人,一脸茫然的并排站在于博书家的门外,门已经紧闭。

    刘山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之前装傻装了半天,现在他脑袋灵活多了。

    同样穿着黑色西装的许刚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找住的地方啊,难道你还想住在车里?”这两天他们为了能监视于博书,保护白甜甜,都是住在车里的,连洗澡都不敢,只能在身上喷清洁液来除味,但喷那东西怪难受的。

    两人一同看向张艺。

    “喂,怎么又是我。”张艺不满的叫道:“刚才你两在那装柱子都不帮我,现在又来找我?真当我是傻子吗?”在大小姐面前当傻子还能接受,但在这两个男人面前当傻子,他才不干呢,他又不是基佬。

    “一千块。”刘山说道。

    “当我叫花子啊。”

    “每人一千块。”许刚补充。

    “ok,先拿钱来。”有钱就好,至少能填补一下刚才为大小姐买早点,以及被那个臭虫给敲诈勒索的两百块钱,幸亏他不习惯在身上带太多现金,否则今天损失可就大了。

    这时,于博书的邻居出门,看到站在他家门口的三个男人,其中两个还戴着墨镜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看起来气势十足,吓得可怜的邻居,提着一袋垃圾,刚出门,又装作忘了东西在家,转身又回去了。

    不多久,小区里,关于于博书的奇怪传言,又流传了起来,而且还有多个版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