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拯救大唐之大唐皇帝聊天群 > 第十八章 酒壮怂人胆

第十八章 酒壮怂人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犒赏三军!

    刘守文高兴,这是他有史以来打的最痛快第一战,终于挽回了颜面,在宴席上,对程慕金更是大肆的赞赏了一番,而对李柷则是有些怠慢。

    李柷知道此刻刘守文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也没有自找没趣,而是和吕兖父子以及孙鹤谈论着当下的形式。

    “长青,不知道你对现在的情势有什么见解之处?”

    长青,李柷给自己临时起的一个字,现在他还没有到二十岁,只不过提前给自己取了一个字,来寓意大唐长青之意。

    “猪瘟覆唐建梁,大逆不道,天下归附不一,与晋必有一战,各地割据势力虚与委蛇,迟早会有大战将起,而北地正值多事之秋,北伐大业以目前状态,希望不大,若外援赶来,有一定神算。不过即使北伐胜利,也需要注意发展民生,不可过度扩张。所以我建议‘高筑城,广积粮,缓扩张,肃内政,大练兵,树雄风’,这便是我的想法!”

    李柷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广积粮是针对后期的“宰杀务”的出现,粮食足够,对付刘守光也有余地;

    缓扩张,与刘守光一战,即使刘守文不被俘,也不能进行地盘的扩张,那样只会引来梁朝的针对。

    至于练兵,自然用说了,刘守文的将士底气连刘守光的都比不上,就是想要扩张也没有这个实力。

    吕兖与孙鹤闻言眼前一亮,这小小郎君居然有如此见地,果然不亏为从洛阳大城来的少年才俊,精通算学,还腹有良策,两人彼此看了一眼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酒宴散去,刘守文微醉,账下之人所走十之七八,唯独剩下刘守文与程慕金对饮,显示他的爱才程度,程慕金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人,此刻酒喝得多了,也没有了那原本稍有的上下之分,这虽然让刘守文心有不爽,却又只能笑脸相迎,毕竟手下无大将,这段时间的唯一的胜利还是这黑厮争取来的。

    吕兖上前敬了刘守文一杯道:“将军,李复献有良策,‘高筑城,广积粮,缓扩张,肃内政,大练兵,树雄风’,这十八字,字字珠玑,还望将军定夺!”

    刘守文闻言,醉眼蒙眬的看向了李柷道:“守光囚禁我父,大逆不道,现今之计,以救人为先,其他事宜暂且后置,李复你就在……嗝……吕判官打个下手……程大郎,来,再干一杯!”

    吕兖闻言微微叹了口气,李柷之言虽然简短,但是却道出了乱世的根基,他不是不知道此刻刘守文心里所想,但是如此人才不知挽留,却也并不由无奈,看着孙鹤投来的眼神,只好不再言语,毕竟救父之事,的确也是刘守文首要之务,这李复只能先稳定一番。

    程慕金虽然是个武人,刘守文的话他岂能听不出其中意思,这是显然不怎么重视李复,脸上虽然有些不喜,但是却也没有表现出来,与刘守文喝了一杯之后,就到了李柷面前坐着,拿起一只鸡腿啃了起来,然后开始吹嘘起来在战场之上虎虎生风怎么拿下那敌军小校的。

    酒至半酣,李柷直接站了起来,看着吕兖父子、孙鹤以及稳坐上首的刘守文。

    “刘将军,我有一礼相送,事关机密,还请……”

    李柷的话还没说完被刘守文打断道:“你一个洛阳败落之家逃出来的人,能有什么机密,你还年轻,不要好高骛远,好好跟在……嗝……吕判官处学习,早晚有你大展宏图之日,待我救出我父……嗝……明白了吗?”

    明白你个大头鬼,李柷看着已经有点说话含糊不清的刘守文,刚刚喝酒喝出来的胆子都快没有了。

    “不明白,不过我想问刘将军,你身为一镇节度使甘心否?北上救父所为何?又可知曹操否?”

    李柷终于说出来了心里话,虽然现在外人虽然还有,但是除了吕氏父子以及孙鹤这等亲密将领之外,就是几名侍女侧立在侧。

    刘守文眉头一皱道:“我为父亲镇守一方,心甘情愿,此为人子之道,当然谁人能嫌战功少,我用本身……嗝……所得,问心无愧;第二个,曹操曹孟德,那厮我自然知晓,怎么李复想要做……能臣,还是枭……雄?”

    显然,刘守文此刻有点怒了,吕兖以为李柷年轻气盛,建议之策不被所用,心有不满,傲气太大,于是赶紧阻止道:“将军,长青非是此意”

    李柷俯身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道:“对,我是非此意,不过我之所言代指而是将军你,是愿意做能成还是做枭雄?”

    “哈哈……”刘守文被李柷之言说的大笑起来,也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李柷的面前道:“李复啊李复,你当你是唐朝的小皇帝李柷吗?”

    挟天子以令诸侯!

    吕兖和孙鹤非一般人,两双眼睛纷纷看向了李复,想起他自述的身份,双眉紧蹙,这信息量已经让他们怀疑起来李复的真实身份。

    “如你所言,朕乃李柷!”

    轰!

    这八个字犹如炸雷一般在众人耳边想起,随之脑海之中翻腾不已,尤其是吕琦更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道:“长青,你不是酒喝多了吧!”

    程慕金也咽了一口唾沫道:“乖乖,小郎君,你可别骗我,俺老程可是最讨厌骗子的!”

    于此同时,聊天群里也炸开了锅,李家老祖们纷纷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虽然曾经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这次事关李家传承延续,所有一切都在今日,这次虽然有些冒险,却也能够收获一些东西,比如吕兖、孙鹤的震惊及好感,亦或者刘守文的野心。

    “程兄,对不住,我本名姓李名柷,被逼禅位的大唐皇帝李柷,猪瘟狗贼,想要与谋害于我,故而装疯卖傻以求脱逃的机会,所幸天不亡我李柷,终于得到了机会逃走,后得遇程兄,一路护送来到沧州,多有隐瞒还请恕罪!”

    李柷道歉发自肺腑,毕竟自己的身份就是连段杏儿都不知晓,还不知等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又是如何震惊。

    “哈哈,你是去年的皇帝老儿?”程咬金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赶紧呸呸呸的几声道:“俺先祖侍奉太宗立下无数战功,俺也跟随王师范和那朱老瘟干过几仗,虽然败了,杏儿又救了俺娘,李家郎君俺这条命就交给你了,谁敢动你,俺和谁拼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