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多灾多难东京市 > 第九章 一幕风景与剪刀

第九章 一幕风景与剪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快点!你们两个先上去!别想着我会给你们机会跑掉!”

    当那密道彻底出现在大太太眼前,她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狂喜,身体颤抖,双目凸出,布满血丝,声嘶力竭地吩咐十浩和灰原。

    辻堂十浩皱着眉,在前面带路,同灰原一起爬过了漫长的密道,来到一座幽暗的阁楼。

    大太太尾随其后,她从身上摸出了之前灰原哀丢在暗阁长廊的手表,开启手电筒,照亮了几乎没有光亮的阁楼。

    辻堂十浩指着一道门,门四周的空隙还透出一点细光。

    “你要的东西。”辻堂十浩说道。

    大太太当即扔掉手里的手表,状态近若癫狂。

    “我为这个城堡服务了20年!”大太太狂奔着撞开十浩和灰原,双手扒在石门之上,“终于!终于要找到你了!不会让给别人的,不会让给别人的!”

    大太太用尽全身的气力,颤抖着推开了石门。

    夜晚的星空不尽然的美丽,城堡西面那座废弃的塔楼奄奄一息地立着,不远处河流对岸,是一座古怪嶙峋的山脉。

    “我......我的财宝呢?”大太太一脸茫然地踩在阁楼最边缘处,看着这一幕美丽的夜景。

    灰原哀拿着手表,照亮了石门上的几行话。

    “我愿将这座城堡和这一幕风景送给第一个找到这里的人。”

    灰原哀说。

    大太太神情崩溃,扶着那堵石门,跪倒在地,泪眼婆娑地望着那几行字。

    逐渐平静着,大太太自言自语:“我杀了那么多人......在这里待了三十年,把自己变成这样一个怪物,我就是为了这个......”

    辻堂十浩和灰原哀都是长叹着气,怔怔看着此刻确实已然成为一个真正老太婆的大太太。

    “可是我还不想被揭穿这一切!”

    大太太的眼神再度锐利起来,举起铁棍和短刃,极为阴沉地说道:“只要你们和那个眼镜小鬼都死了,我还可以继续活着!”

    辻堂十浩没想到这样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她的心理防线居然还没完全崩溃,这时想逃,实在是无处可去,想要通过密道,除了爬下去没有别的出路。

    辻堂十浩只得先下手为强,但是全身都没有多少精神气,身体内的紫色力量,一边修补自己的机能,一边又从自己体内没有限制地汲取养分,辻堂十浩想要一腿踹爆大太太的脸颊,但是出腿的动作都有些过于软绵绵。

    再加上年纪小个子矮,那一腿完全踢了个空,大太太又是一记闷棍将辻堂十浩敲倒在地。

    辻堂十浩直感觉天旋地转一番,这是轻微脑震荡的快感。

    大太太一脸狰狞,抓住灰原哀细嫩的小手,取出短刃,狂笑,说:“让我们继续刚才没完成的事吧!”

    在看到辻堂十浩再次给干倒,灰原哀就已经完全失去信心和希望,此时也只得闭上眼,默默等待自己一直期待的那一刻到来。

    “哐!”

    只见一只铁罐带着白影精准地击落大太太手中的短刃,大太太吃痛地捂着右手,怒目圆睁,看着密道口处。

    只见头上还扎着绷带,表情装x,脚底带电的江户川柯南。

    “你还是收手吧,这个古堡一直下落不明的前管家西川睦美桑,你想要继续带着那一身秘密心安理得地活下去,已经不可能了。”

    柯南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帝丹三傻还有阿笠博士。

    “难道你想要把我们都给杀了吗?”柯南笑道。

    大太太默默地看着这些人,手中的还剩余的铁棍也滑落在地,老朽的眼睑垂下泪水,这一回,大概才是真正的绝望吧。

    整个人生都已经毫无意义,用三十年时间寻找的财宝,只是一幕风景,所有行径也完全败露......

    一个小时以后,警视厅的目暮警官和高木老弟抵达古堡,逮捕了大太太......不,应该是西川睦美管家。

    一身伤痕的辻堂十浩也在阁楼就地接受治疗。

    柯南上前,关心地问:“辻堂同学,你没事吧?”

    辻堂十浩蔫蔫地点了头,心中没有大难不死的轻松,更多的,大概是对自己这副羸弱的身体很是愤怒的情绪吧?两次都没能保护小哀,最终保护了她的还是柯南......

    这不仅有着自责,也有那股不成熟的嫉妒之意。

    明明是力量原石的孕育者,却拥有异于常人的软弱躯体,辻堂十浩每每想起都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穿越平行世界的穿越者来说,实在是太过失败。

    “你也没事吧?”柯南看着一晚上明显受了不少折腾的灰原哀问道。

    “比他好一些......”灰原瞅了一眼莫名失落的十浩,随即又说,“倒是你,踩着点过来救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风格啊。”

    “我也花了不少时间才缓过来,当时我应该就在你们隔壁。”柯南和灰原之间也没啥不好讲的。

    头顶还擦着医用酒精的辻堂十浩,把视线从柯南和灰原哀身上移开,他的目光投向了那座,在星空之下的山脉。

    十浩皱起眉头,这座崎岖嶙峋的山,或许就是大老爷所说的,那一幕风景。

    ......

    生活还是回归平静。

    自从蓝色古堡事件结束,辻堂十浩似乎比起之前自闭了些许,平时在学校、回家路上也不太开灰原哀的玩笑,嘴巴也没那么花,老实了不要太多。

    但是每天回家十浩就会疯狂做有氧运动,俯卧撑、深蹲、仰卧起坐啥的,他能想到在房间里完成的,每天晚上至少做四组,做到累成一条失去梦想的死狗为止。

    成效......自然是并不显著,他练多少,体内的原石就给你吸收多少,完全就是白给。

    周末。

    伯母留美子去了在米花町的老友家打牌喝茶,伯父物部宫一最近似乎都在自己所处的建筑公司加班,有非常重要的项目。

    物部给辻堂十浩留了5000日元作为周末两天的生活费。

    在经历了一下午严酷自残训练的辻堂十浩,此刻早已饥肠辘辘,虽然时间还未到五点,但是辻堂十浩也只得出门觅食。

    辻堂十浩的第一选择自然是寡姐开的料理店。

    刚出门,就碰见了穿着粉红色卫衣的灰原哀。

    “早。”

    灰原哀也看见了十浩,习惯性地打了招呼。

    “快晚上了......”辻堂十浩翻了个白眼说。

    “只是打个招呼而已。”灰原哀永远女王般的姿态。

    “你这是去干什么?买菜做饭吗?”辻堂十浩拉好了衣服拉链,凑到灰原哀身边问。

    灰原哀也并没有赶十浩走的意思,也就在他旁边说:“博士这两天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步美他们偶尔会过来,但我还是想出门吃饭。”

    “哦?博士出差了?”辻堂十浩经过了几天的沉寂,有些抑制不住心中想要逗弄小哀的情绪,“我家里也没有人了,咱俩现在这状况,也太寂寞了点,有些时候,1+1>2,要不,今天晚上我去你家住,或者,你来我这里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十浩话音刚落,一把锋利带着锃亮反光的剪刀直勾勾摆在自己鼻尖处。

    “灰......灰原同学,你平时出门都会带这种凶器的吗?”十浩冷汗差点没流下来,哀酱这是黑化吗?随身携带这种刀具?

    “我以为你这两天消停了点,没想到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灰原哀并没有正面回答十浩的问题。

    辻堂十浩有些害怕这对尖利的刀锋,小心翼翼伸手将小哀手里的剪刀按下。

    “那一起吃个饭总可以吧?人类是群居动物,吃饭还落单的话,就太可怜了些。”辻堂十浩可怜兮兮地降低了自己的请求。

    “随你。”灰原哀自顾自走在前头。

    辻堂十浩看着灰原哀的背影,再次口花花:“所以,我们这算是约会吗?”

    灰原哀也没回头,只是默默取出了剪刀。

    十浩立马闭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