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多灾多难东京市 > 第七章 哀酱我来守护

第七章 哀酱我来守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那张全身都是做旧细节、老迈不堪的书桌上所摆放的书籍文件几乎都是些装饰品,辻堂十浩和灰原哀两人翻来覆去也没能找到太多线索,就连那份明确标识着“帝王计划”字样的文件档案里头,不过是张贴了许多已发现的巨兽照片,大都是黑白照,里面对于帝王计划的阐述、描写和内容是完全没有的。

    “看来古堡的原主人已经把大部分的资料都给清除干净了......”灰原哀也不去纠结能否找到关于组织的信息,将所有文件全都合上。

    “或许现在古堡里面的人会和你那个组织还有帝王计划有关吗?”辻堂十浩小声问。

    “不太可能了,”灰原哀反复思考着进入古堡之后她所见到的所有人的面部表情细节,“现在生活在这座古堡里面的人大都是些满眼金钱财富的小人而已,他们都明确地透露出对于大老爷留下的秘密财产的渴望,这种人不太可能是和组织还有帝王计划有关的类型。”

    确实,虽然对于古堡的了解不多,但是不管是因为听说博士是科学家之后就邀请自己一行人进入古堡的现任老爷,还是明目张胆地想让博士帮忙解开城堡秘密的大太太,明显的不过是爱财之人罢了。

    “说的也是......”辻堂十浩说,“可万一这些人是装的......”

    灰原哀嫌弃地看了一眼辻堂十浩,说:“他们有装给我们看的动机吗?完全是一种没有理由去做的事情。”

    “也对......”完全靠着记忆碎片的能力在古堡中一步一步前进的辻堂十浩,作为前世只是一个高中生的普通人,对于推理方面的能力自然是完全比不过灰原哀的。

    灰原哀举着自己的手表手电筒,走在前方,带着渐渐开始迷失方向感的辻堂十浩,找到了这间办公室的出口,准备离开。

    随着这座废弃办公室外的幽暗小道,灰原手电筒的灯光依次照亮遍布灰尘、石砾的陈旧石壁,稀松的沙土从头顶的石砖缝隙间抖落下来,弄脏了灰原的栗色头发。

    辻堂十浩赶紧上前,凭借自己的身高优势,很轻松又很温柔地伸手帮灰原哀小心拍去了发丝上的尘土碎屑。

    灰原哀转头看向辻堂十浩,说:“你就不能多把心思花在这个古堡上吗?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做。”

    “哼,”辻堂十浩很是不满,“如果是江户川同学帮你拍去这些灰尘你可不会是这么一个态度。”

    灰原哀径自一笑,玩味地看着辻堂十浩,说:“是又怎样?”

    “你!”辻堂十浩差点怒目圆睁起来,然后立马收回自己那点暴脾气,说,“你还真是一针见血啊灰原同学。”

    灰原哀转过身,继续带着辻堂十浩在长廊中走着,一边说:“你还是别把心思放在我这种人身上了,吉田同学比我更适合任何男生。”

    辻堂十浩咬牙切齿着,随后又垂头丧气,只得耷拉脑袋好生地当灰原哀的跟屁虫。

    两人悠然地在这地下也不知多深的地方走了几十米,随着场景越来越暗,脚步声和呼吸声在长廊当中显得更加明显起来。

    突然,灰原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瘦小的身子差点没摔在地上。

    灰原哀举起手电筒照亮过去,辻堂十浩看清楚了地上那一滩,一阵头皮发麻,汗毛发立,愣是要靠着意志力才忍住没能喊叫出来。

    在灯光之下,墙体边上赫然倒着一具白骨化严重的尸体,身上包裹着黑色的长袍布衣,从头骨还能依稀分辨出的表情来看,应该是相当死不瞑目地离开这个世界的。

    对于尸体、白骨这些东西见多识广的灰原哀,自然是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甚至还蹲下来没事一样研究起了这人头骨上的长头白发。

    “这个白发......”灰原哀笑了笑,说,“这人应该是,被这座古堡当中某个人取代的那位了吧。”

    “我感觉今天晚上要做噩梦了。”辻堂十浩不免吐槽道。

    “你确定你今天晚上会有机会睡觉吗?”灰原哀笑着说道,“可能不久我们俩就要进入永远的长眠之中了。”

    “喂,你打起精神来好不好?”辻堂十浩无奈说着,小哀这人不三天两头给她敲打敲打她就永远这副喜欢用最恐怖的口气来预言的习惯。

    不愿再多看这具不知在这阴暗冰冷的长廊中躺了多久的白骨,灰原和十浩还是想要继续前进找到出路。

    两人也没有再多互相说话,气氛阴冷起来。

    随着深入的长廊和深秋的气息,地下的温度实在是冷得令人发指。

    不知什么时候,辻堂十浩开始感觉到了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十浩想要赶紧去拉住灰原的衣角,但是因为黑暗当中实在是没能太看清什么,这一伸手,十浩的手直接抓住了灰原的短裙。

    omg!十浩差点没忍住想要给自己一巴掌来着,这手咋这么贱呢?我不想扯人家裙子的你咋就不听话?

    辻堂十浩默念着,是我的手碰的,不是我要碰的,哀酱不会要生气了吧?

    但是灰原根本没有转身理会十浩,而是很冷静地摘下自己的手表,半蹲下身子,没有关掉手电筒的功能,将手表轻轻置放在地上。

    随后,灰原哀拍掉辻堂十浩依旧拽着自己短裙的咸猪手,又将那细嫩咸猪手揣在自己手心里头,慢慢带着辻堂十浩退入了灯光之外的黑暗之中。

    放置在地面的手表,依旧照亮了长廊的尽头。

    辻堂十浩大气不敢喘半口地看着长廊尽头处,幽暗的灯光之下,一个颀长消瘦、身形极为怪异的黑影如行尸走肉般走过去。

    她自然不是瞎子,一开始就是循着灯光过来的,她脚步蹒跚地走向手表这边,她的脚步声非常细微,也难怪十浩无法清楚辨别出混在一起的三个脚步声。

    那人拾起手表,每一个动作都缓慢老迈,她没有丝毫犹豫地用手表照亮了十浩和灰原这头的长廊。

    除了那处依旧安详的白骨,空无一物。

    十浩和灰原此刻正憋着气儿,互相搂抱在一起,尽可能团成一块儿,躲在这具白骨后。

    十浩用自己仅剩的鼻息来闻着哀酱身上好闻的味道,真是沁人心脾。

    那怪物般消瘦身形的人终于将手表的电源关上,整个长廊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后,长廊中再度回归一片诡静。

    十浩抱着灰原,长长松了口气。

    “放开我。”灰原依旧不敢大声说话。

    “灰原同学你身上的味道很是温暖,所以并不想放开。”辻堂十浩开启了自己的嘴遁大招,赖皮耍流氓。

    灰原哀现在是真想给这个哈麻皮来上一个断子绝孙jo。

    “啊咧?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一个恐怖的声音从十浩的脊椎骨后飘过来,随着突然亮起的灯光,将十浩和灰原二人罩住。

    十浩的脖子不受控制地转过去,只见一小时前还坐在轮椅上气息衰弱牙口不清的古堡大太太,此刻正颤颤巍巍地直立站着,两片厚实的眼镜片闪烁着杀人的精光。

    “大家可是很担心你们呐......”大太太用意味不明的表情轻声细语,“来吧,跟我一起上去。”

    “小哀,你快跑!”辻堂十浩此时也就只有一个想法,必须得保护哀酱。

    自己的躯体只在7岁的状态,而且因为体内那颗寄生虫般的原石,自己毫无威胁的虚弱身躯根本没有办法对抗任何人。

    大太太也根本不给十浩机会,举起带有血渍的钢管一记棒槌直接将辻堂十浩砸晕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