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56章 家宴

第156章 家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56章家宴中秋月圆,月明星稀。

    谢府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谢尧带着众人按班就部地给顾老夫人磕头行礼,因谢庭升了官,顾老夫人心情格外好,特意让薛妈妈给众人分发了红包,招呼众人就座用膳。

    程琳玉出嫁,徐氏被禁足后院,二房这边,就剩下谢锦如和谢锦衣姐妹俩,何清婉亲亲热热地坐在谢锦衣身边,姑嫂两人低声说着悄悄话,何清婉虽然嫁进谢家,但实际上她跟谢锦衣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她要侍奉婆婆和顾老夫人,并没有多少空闲去找谢锦衣闲聊。

    而谢锦衣,更是常常不在家。

    何清婉低声道:“我小日子拖了两日,也不知道是不是,待会儿吃完饭,你给我把把脉。”

    “现在就可以!”谢锦衣笑盈盈地握住了她的手,摇头道,“嫂嫂,你太心急了些,别着急,慢慢来。”

    何清婉身子康健,迟早会有孕的。

    如今她过门刚满两个月,不着急的。

    何清婉则有些委屈道:“婆婆和老夫人都着急着,五妹妹,不如你给我开点药吧!”

    她刚嫁进来的时候,魏氏待她还好,就是三番五次地提醒她,要尽快给谢家开枝散叶,争取进门有喜,让老夫人早日抱上孙子。

    她虽然也希望进门有喜,但此事偏偏又急不得。

    尤其是最近几日,魏氏总是有意无意地拿话挤兑她,说她当年嫁进来的时候,不到两个月就怀上了……何清婉有苦难言,只能隐忍不语。

    就连顾老夫人每每见了她,都要多问几句她身子如何如何,当真让她尴尬。

    此事还真的不是嫁妆多就能解决的。

    “嫂嫂身子无恙,不用吃药的。”谢锦衣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你是思虑太甚,放松些,自然就怀上了,等下个月看看,若是再没有动静,我就帮你开些温补的药调理调理。”

    听说顾老夫人最近让何清婉学着管家,虽然有魏氏帮衬,但府上大事小事的,倒也不少。

    说到底,顾老夫人还是觉得何清婉嫁妆丰厚,以后谢家有什么,也能补贴上罢了,否则,别说顾老夫人了,就是魏氏也不可能答应让刚过门的儿媳妇管家。

    只是她跟何清婉好归好,这些事情她还是不想插手过问的。

    何清婉毕竟是大房的媳妇,她终究还是要做安平伯府的当家主母,年轻的时候自然该历练历练,该她走的弯路,她终究还是要走的。

    见谢锦衣这样说,何清婉这才松了口气。

    的确,家里有谢锦衣这个神医在,就算是身子有恙也不怕,别人不说,永安侯多年的隐疾,还不是让谢锦衣给医好了,她听说,清平郡主跟永安侯恩爱着呢,两人常常出入成双,手牵手的,比年轻人还要腻歪!

    谢锦月则坐在谢锦如身边,两人亲亲热热地说着话,谢锦如腰板挺得直直的,说起话来也不再跟之前一样唯唯诺诺,她姨娘告诉她,她父亲看上了工部侍郎的次子,最近正在托人牵线说媒呢,工部侍郎可是正二品,仅次于尚书呢!

    若是她能嫁进侍郎府,就再也不用羡慕谢锦月了。

    谢锦月也觉得二叔升官后,谢锦如的身份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兴许还能跟她平起平坐,再就是府上就她们两个庶女,她们应该和睦相处才对。

    当然,二叔想把谢锦如嫁到侍郎府的事情她觉得不太可能,听说,连顾老夫人也训斥谢庭心比天高,说他做事不靠谱,一个侍郎府的嫡次子怎么可能答应娶一个五品官家的庶女……做梦呢!

    至于谢锦衣,虽然对她们来说,她已然是棵大树,但是她这棵大树明显瞧不上她们,刚刚见了她们,理都不理,明显不好相与,她们也不便往她跟前凑。

    顾老夫人自从把铺子还给了谢锦衣,虽然心里有些患得患失,但她这条命怎么说也是谢锦衣捡回来的,答应的事情也不好再反悔,每日跟薛妈妈聊聊往事,侍弄花草倒也不至于太无聊,反正她已经把管家大权交给了孙媳妇,大事小情的,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当然,徐氏的事情她是过不去的,徐氏这辈子就别想走出秋澜院半步,除非她死了。

    就算她死了,徐氏也出不来,因为魏氏更恨徐氏,信不信,魏氏心里已经有了一百个要弄死徐氏的计划,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魏氏虽然知道顾老夫人把管家大权交给儿媳妇,是看在儿媳妇嫁妆的份上,但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在儿媳妇面前,她是长辈,有看不顺眼的,拿捏一下儿媳妇还是理所当然的。

    儿媳妇嫁妆多固然是好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当婆婆的,就要纵容她,儿媳妇敬重她也就罢了,若是跟她玩别的,她也是不客气的,如往儿子房里塞个通房侍妾什么的,她还是能做主的,她终究是过来人。

    府上虽然人不多,却也分了男女两桌。

    相比女人之间的小心思,男人们的话题则是永恒不变的官场朝局,谢庭升了官,说话很有底气,几杯下肚,便忘记了谢尧跟徐氏私通之事,开始教训起谢明渊:“渊哥儿,不是二叔说你,你说你明明跟景王殿下还有楚王世子关系匪浅,却为什么还只是个六品官呢,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得多去他们面前走走,露个脸也行啊!”

    全然忘了他自己在吏部主事这个位子上也呆了好多年了。

    他也忘了,在众人眼里,他头顶那个绿油油的大帽子是谢尧给他戴的。

    “二弟,渊哥儿还年轻,历练几年也不迟。”倒是谢尧听不下去了,忍不住道,“你不是也刚刚才提了五品嘛!”

    他都听说了,谢庭在景王府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人家景王殿下才提拔的他。

    士可杀不可辱,要是让他跟谢庭一样去哭着求官,他宁愿不升官。

    他跟徐氏的事情一闹开,他也觉得很丢人,但是他跟谢庭终究是兄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既然谢庭不在意,那他也没必要耿耿于怀,事情已经发生了,谢庭能拿他怎么样?

    跟他翻脸绝交?

    他知道,谢庭没那个魄力!

    “二叔,您上次去景王府的时候,景王殿下有没有提到五妹妹?”其实谢庭升官的事情,一直困扰着谢明渊,那就是到底是不是因为景王殿下瞧上了谢锦衣,所以才提拔了谢庭,听说因为这事,齐王殿下还当众指责景王殿下滥用职权,此事在京城传得很响,说什么的都有,总之大家都在疯传谢庭是因为女儿才升了官。

    “提是提了,但是也没说别的。”谢庭知道谢明渊要问什么,很是不以为然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们,我升官的事情跟你五妹妹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景王殿下要在樊城修坝挖湖,急需人手,所以才从吏部抽调的人手,我都打听过了,樊城那边早就开始动工了,到了后期引水的时候,工部还得继续派人过去,到时候工部自然得靠我们顶着了。”

    他很反感别人说他升官是沾了女儿的光。

    他哪里沾光了?

    景王殿下也没说要娶他女儿啊!

    他是靠自己的本事升的官好不好?

    谢尧嘴角抽了抽,并无答话。

    听说最近谢庭在工部每天整理文件,并无具体的差事,跟个闲人差不多。

    谢明渊见谢庭这么说,也没吱声。

    情不自禁地扭头看了看谢锦衣,惊觉她比之前更加清丽动人,再想到之前赵璟桓说过的话,他愈发觉得肯定是赵璟桓看上了她,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冒着被齐王殿下弹劾的风险给谢庭升官的。

    谢庭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别说五品了,这辈子谢庭能在六品上安然混下来,就是祖坟冒青烟了。

    顾老夫人终究是上了年纪,吃了几杯酒便回屋歇着。

    让魏氏领着姑娘们继续尽兴。

    谢锦衣吃了几筷子,便也跟着起身告辞,其实今晚她的主场并不是谢家,而是医馆那边。

    她早就跟苏福和玄空说好了,晚上去苏福家的小院喝酒赏月吃饺子,她觉得那里更像是她的家,魏氏见谢锦衣离了席,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不咸不淡地吩咐了几句早去早回,注意安全云云。

    如今府上包括顾老夫人,谁也管不了谢锦衣,何况是她。

    谢锦衣心不在焉地应着,带着紫玉去了医馆。

    苏福早就在门口等着了,见马车停下,便欢快地冲院子里喊了一嗓子:“老婆子,姑娘来了,快下饺子!”

    封氏远远地应了一声。

    梅兰竹菊四人闻声跑了出来,簇拥着谢锦衣和紫玉进了院子。

    小院里点了许多灯笼,照得四下里通红一片,陈七娘也在,见谢锦衣来了,笑盈盈地起身打着招呼:“姑娘可算来了,玄空师叔早就饿了呢!”

    “姑娘快歇歇脚,饺子就好了。”封氏从灶房里探出头招呼道,“老头子,赶紧摆碗筷,把菜端出去,咱们这就吃饭了。”

    紫玉笑着跑了过去,“我帮您烧火。”

    疏梅一把拉住了她,笑道:“哪里用得着你,封婶说,阿兰干活最是细心,指名要她烧火呢!”

    紫玉这才作罢,取了小板凳跟阿竹阿菊两人一起剥蒜,三人说说笑笑的,气氛很是融洽。

    白术跟生姜正在葡萄架下下棋。

    玄空在边上观战,时不时地敲敲这个,骂骂那个,搞得两人如履薄冰,都不敢落子。

    谢锦衣笑笑,坐在石桌前喝茶,冷不丁一扭头,就见陈七娘坐在红彤彤的灯笼下,托着腮时不时地傻笑,苏福端着菜走出来,顺着谢锦衣的目光看了看陈七娘,压低声音道:“姑娘,自从七娘来了以后就是这个样子,您说,她是不是病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