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40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140章 姜还是老的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40章姜还是老的辣洒了催情粉的六月菊,花香自然跟往常不一样。

    谢尧徐氏或许不知,却骗不了她。

    “他们原本郎情妾意,谢五姑娘却来质问老身?”康嬷嬷转身,眸光黯淡浑浊,皱纹满面,她不屑地看了看谢锦衣,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就算老身动了手脚,你谢五姑娘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早就知道他们二人在此幽会,却佯装不知,如今却来装好人吗?”

    之前她还纳闷,频频来卧龙寺监视她的人是谁。

    现在全明白了,原来是谢五姑娘。

    “你究竟想做什么?”谢锦衣不想跟她废话,直接了当地问道,“我不信你是专程受我伯父之托来京城给二夫人看病的。”

    若她真的是谢尧的故交,就不会对谢尧用催情粉。

    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做成好事。

    “谢尧欠我妹妹一条命,他不还,谁还?”康嬷嬷放下手里的经书,毕恭毕敬地从庙里退了出来,冷笑道,“凭什么他如花美眷,左拥右抱,我妹妹却为他小产而亡,这个账我是一定要跟他算的。”

    偏偏谢尧不知道康媚儿的死因,还拿她这个姐姐当故人,当旧友。

    殊不知,这世上不是所有的故人都是旧友。

    “有些事情从来都说不上谁对谁错,何况此事过了这么多年,嬷嬷为什么非要重翻旧账?”谢锦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正色道,“我来只是想奉劝你一句,做事切莫过分,你若是搅得我谢家不宁,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每用一次催情粉,便会元气大伤。

    加上她用药凶猛,谢尧又是这个年纪,绝对是扛不住的。

    事关谢明渊和何清婉,她不能不过问。

    “那咱们走着瞧。”康嬷嬷肃容道,“我老婆子早些年也是在京城呆过的,没有点根基也不敢来复仇,谢五姑娘,那我也奉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会连累到你的。”

    “紫玉,把她给我绑了,带回医馆去。”谢锦衣表情默了默,转身就走,此事还是早点了结的好,夜长梦多,最是烦人,紫玉应声上前擒住康嬷嬷,康嬷嬷气急败坏地奋力反抗:“谢五姑娘,你一个大家闺秀,竟然对一个老婆子动粗,你简直是太恶毒,你,你不得好死……”

    紫玉实在听不下去了,对着她的脖子就砍了下去,敢骂她家姑娘,找死啊!

    谢府早就乱了套。

    顾老夫人得知事情的缘由,也气得差点吐血,抄起拐杖就打谢尧,大白天跟弟妹私通,作孽啊这是,谢尧不避不躲,任由她打,薛妈妈硬是夺下拐杖,跪地求饶:“老夫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您就不要再打了,伯爷一向公允,并非好色之人,肯定是徐氏刻意勾引才酿成大错,您,您就不要怪罪伯爷了。”

    顾老夫人这才扔了拐杖,扶额叹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她原本就厌恶徐氏。

    上次要不是为了给谢锦衣添堵,她也绝对不会这么快把徐氏解禁……现在想来,真是大错特错。

    谢庭虽然对徐氏冷落许久,但听到她跟谢尧出了这样的丑事,也是气歪了鼻子,要不是池妈妈拦住,他打死徐氏的心都有:“贱妇,打你我都嫌脏了手,你若识趣,自行了断最好。”

    程琳玉闻讯从徐家赶了回来,二话不说,带着徐氏就要走。

    她明白,徐氏在谢家已无立足之处。

    魏氏在卧龙寺经历了那一遭,心情也缓了过来,带着芍药硬是拦住了徐氏母女:“老夫人还没有发话,你们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大嫂一定要欺人太甚吗?”徐氏泪光点点。

    “呵,我欺人太甚?”魏氏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讽道,“你跟大伯子私通,你还有理了?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别想出这个门,谢家岂是你想来就来,你想走就能走的?芍药,把她们带到盛宁堂,听候老夫人发落!”

    一行人推推搡搡地去了盛宁堂。

    程琳玉一进门便扑腾跪下,恳求道:“祖母,母亲虽然做了错事,但她对谢家一片赤诚,就连去卧龙寺看诊,也不过是想为二房延绵子嗣,若是祖母不能原谅母亲之过,就让孙女把母亲带走吧!”

    徐家终究是徐氏的娘家。

    她如今又是徐家妇,永安侯府还是会有徐氏一个容身之处的。

    “谢家有谢家的规矩,容不得你来安排你母亲的出路。”魏氏望着程琳玉那张精致而又略带憔悴的脸,气不打一处来,出嫁女有什么资格过问娘家的事情。

    徐氏哀哀怨怨地看了谢尧一眼,垂眸不语。

    毕竟有过肌肤之亲,谢尧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挺直腰板道:“母亲,此事全是我的错,是我逼她的,跟她没有关系,二弟若是能容下她,从此她禁足内宅,我必定不会再跟她相见,若是不能容她,就放她去庄子,只求母亲保全她的名分。”

    魏氏见这个时候谢尧还在给徐氏求情,顿觉心如死灰,冷笑道:“妾身竟不知伯爷对她如此一往情深,既然这样,妾身自请下堂,还望母亲应允。”

    她跟徐氏绝对不能共存。

    要想让徐氏留下,门都没有。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谢尧铁青着脸道。

    魏氏:“……”

    顾老夫人没好气地瞪了两口子一眼,问谢庭:“老二,你的意思呢?”

    谢庭恨恨道:“我容不下如此贱妇!”

    之前是他昏了头,找了这么个寡妇,当真是晦气!

    顾老夫人到底是见过世面,经历过风浪的,沉默良久,才拍了下桌子,厉声道:“徐氏不守妇道,勾引伯爷,罪不可赦,看在杨姨娘腹中孩子的份上,我饶你不死,从今往后,你就在秋澜院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踏出院门半步!”

    谢尧这才松了口气。

    “母亲,她做出如此下贱之事,岂能这样了了?”魏氏很不服气,顾老夫人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那你还想怎样?让京城所有人都知道你男人跟弟媳妇厮混在一起?你也不想想,若真如此,你儿子和女儿如何做人?你如何有脸再出去见人?”

    魏氏语塞。

    心里恨得牙痒痒,这么便宜了那个贱妇,她当真是不甘心。

    “多谢母亲宽恕。”徐氏木然应道。

    程琳玉也亦步亦趋地跟了出去。

    母女俩无声走了一路,快到秋澜院的时候,徐氏突然握住程琳玉的手:“以后你要好好跟慎哥儿过日子,好好活着……”

    “母亲,咱们都好好的。”程琳玉勉强笑道,“我会经常回来看您的,等风头过了,就没事了。”

    徐氏点点头,再没吱声。

    芍药悄然走到魏氏身边,低声道:“夫人,来日方长,不着急。”

    老夫人要保全谢尧,就只能这么做。

    至于徐氏,以后还不是由着魏氏拿捏,反正顾老夫人是从来都不会偏向徐氏的。

    魏氏会意。

    姜果然是还是老的辣!

    医馆那边,紫玉赶着马车从后门进了院子,把昏迷不醒的康嬷嬷扛进了厢房,扔在了临窗大炕上,谢锦衣嘱咐道:“你亲自看管,一日三餐送着,切不可大意。”

    “姑娘放心。”紫玉道是。

    “姑娘,前厅那边有人找您,已经等候多时了。”白术敲了敲窗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