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39章 一出好戏

第139章 一出好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39章一出好戏萧府花会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之前在花会上免费得了药包的那些丫鬟婆子大都瘦了一圈,她们的主子见了都很羡慕,便私下里结伴相约来找谢锦衣讨药包,紫玉告诉她们,想要得到药包,得先预付银子,然后医馆自会派人送上门去的。

    夫人们很是不以为然地喝茶,并不搭话,耐心地等着谢锦衣来见她们。

    她们这么多人,至少得便宜一半吧,不信谢锦衣一点不通融。

    紫玉只得悄悄溜到济世堂药铺找谢锦衣:“姑娘,今天您还是不要过去了,那些女人难缠得很呢!”

    最近动不动就有人上门问药包的事情,不是想白拿就是要求价格减半,大意是一千两银子太贵。

    殊不知,制作这些药包其实很麻烦的,晒干,捣碎,磨成粉,再到配成药包,她跟梅兰竹菊四人每天都忙忙碌碌地,很少得空,岂能说便宜就便宜。

    “无妨,我这就过去。”谢锦衣吃完饺子,本来就打算回医馆,赵璟桓也见谢锦衣要走,也跟着起身往外走,容九很有眼色地掏出一张银票塞封氏手里:“谢谢大娘的饺子,殿下很是满意,等哪天空了,我们再来叨扰。”

    “不用不用,不过是一顿饺子。”封氏老脸微红,死活不肯要,烫手山芋般推给容九,“就是过路人来吃顿饭,民妇也不会收银子的,官爷快拿好。”

    “大娘,您不收的话殿下会怪我的。”容九不由分说地塞给她,火烧屁股一样地跑了出去,嗯,一顿饺子一百两,跟殿下的身份倒是很配。

    封氏拿着银票,很是不安,小跑着追出院子,让谢锦衣务必把银票还给人家,哪有吃顿饭就收钱的道理,她又不是开饭馆的,谢锦衣这才知道容九给封氏放了银子,浅笑道:“封婶,既是给您的,您拿着就是,不必推辞。”

    一百两银票对赵璟桓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

    推来推去的,倒是麻烦。

    封氏见谢锦衣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期期艾艾道:“那,那你以后常带着殿下来家里吃饭,我包给你们吃。”

    一百两银子的饺子,一年也吃不完。

    “好!”谢锦衣随口应道。

    封氏这才松了口气。

    心里暗道景王殿下真是个好人,那么贵重的身份,竟然也会屈尊到她家里来吃饭,好人啊!

    夫人们一见谢锦衣,呼啦一声围了上来,七嘴八舌道:

    “谢姑娘,我们诚心来医馆买药包,姑娘可是一定要给我们便宜些的。”

    “对的,薄利多销嘛!”

    “一千两银子也太贵了!”

    “夫人们信任民女的药包,民女顿感荣幸,只是药包制作工艺繁琐,耗时耗力,一千两银子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谢锦衣丝毫不松口,态度很是坚定,“以后每个月的初一发放药包,夫人们交了银子就只管回府等着便是。”

    这些药包之所以定价高,是因为她的目标是宫里的贵人,并非寻常百姓。

    加上制作工艺的确是繁琐,所以价钱上,是绝对不可能减半的。

    “看来,谢五姑娘是不肯给面子了?”其中一个身穿盛装打扮的夫人冷笑道,“我倒是不明白,谢五姑娘如此不知道变通,是怎么在崇正街开医馆的?”

    说话的是户部尚书萧远的夫人柳氏,萧远是齐王的表弟,也是萧太后的心腹,位高权重,平日里很是嚣张,柳氏更是觉得她屈尊进了这个小医馆,是抬举谢锦衣了。

    “这是民女自己的事情,无需夫人操心。”谢锦衣不卑不亢地答道。

    “哎呀,谢姑娘,忘了给你引见了,这位是户部尚书萧大人的夫人柳夫人,也是齐王殿下的亲戚呢!”

    “谢姑娘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难不成姑娘连尚书夫人的面子都不给吗?”

    “户部尚书位极人臣,他的夫人自然也是通情达理的。”谢锦衣淡淡道,“绝对不会是跟你们想象得那样……”

    话音未落,谢锦月便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上前拉起谢锦衣就往外走,语无伦次道:“五妹妹,快,快跟我走,母亲晕过去了,在卧龙寺……”

    谢锦衣心里明镜一样,任由她拉着,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众位夫人一阵窃窃私语。

    安平伯夫人在卧龙寺晕过去了?

    什么情况?

    两人赶到的时候,魏氏已经自己苏醒了过来,她从未如此丢过丑,表情呆滞地坐在地上,吴姨娘也不敢上前劝,谢锦衣给她把了脉,知她是气血攻心,便取针给她疏通了一下经脉,魏氏才缓过一口气来,捂脸泣道:“五姑娘,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顶着伯爷夫人的恩荣有什么用?

    还不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男人跟那个贱人私通却无济于事……

    老夫人遇到事情,就知道息事宁人,她除了这口恶气憋在心里,是真的不能把谢尧怎么样的,更让她扎心的是,谢尧全然不顾她的死活,竟然肆无忌惮地带着徐氏走了。

    吴姨娘也低头拭泪。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伯爷跟夫人翻脸,她的日子也好不了哪里去的。

    “大伯娘,此处并非久留之处,咱们先回去再说吧!”谢锦衣上前搀起魏氏,“事情发生了就按发生的来处理,有老夫人呢!”

    吴姨娘跟谢锦月不说话,两人扶着魏氏上了马车,谢锦月见谢锦衣依然站在门口,忙问道:“五妹妹,你不回去吗?”

    “你们先走,我跟紫玉随后就回。”魏氏无力地点点头,马车缓缓离去。

    谢锦衣又返回客房,细细打量,屋子收拾得很是干净,案几上还插了一把六月菊,芳香四溢,沁人心扉,她走过去,低头嗅了嗅那束六月菊,便不动声色地打开窗子,抬脚去了正房。

    这处院子是留给远路来的香客居住的,离善忍大师的落云居有些远。

    她来过一次,对这里并不陌生。

    正房里没有人,空荡荡地,紫玉亦步亦趋地跟在谢锦衣身后:“姑娘,您找谁?”

    “我找住在这里的客人,跟我来。”谢锦衣出了院子,带着紫玉去了院子旁边的竹林,竹林边上有个观音庙,一个身穿深蓝色的衣裙的老妇人正跪坐在殿前打坐,谢锦衣一步跨了进去,冷声道:“康嬷嬷,今儿这出好戏,你可还满意?”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