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30章 冤家路窄

第130章 冤家路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30章冤家路窄一大早,谢锦衣便去了济世堂找苏福,跟他商量此事。

    在她眼里,苏福才是她真正的家人。

    至少比谢家人值得信任。

    苏福知道自家姑娘急需楚王府的白头鹰血来治病,亲自出去打听了一番,告诉谢锦衣:“姑娘,楚王世子天不亮就启程去了南直隶,而楚老太爷并不住在楚王府,而是住在大长公主的云霄山庄里,那只白头鹰是楚老太爷的心爱之物,楚老太爷性情又古怪,怕是不好接近。”

    楚王府位高权重,寻常人家压根入不了他们的眼。

    更别说是谢家了。

    “好吧,我这就想办法去云霄山庄求楚老太爷。”谢锦衣扶额道,“苏伯,您回去挑两个有些身手的,你们跟我一起去吧!”

    做人果然得厚道。

    她现在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跟楚王府素无往来,唯一有过几面之缘的,只有楚云昭。

    偏偏他这个时候不在京城。

    赵璟桓倒是跟楚王府的人熟悉,只是她不想去求他……若是再让他误会别的,就不好了。

    楚老太爷记得苏姝是件好事,偏偏她又不能以苏姝的身份去见他。

    苏福道是。

    谢锦衣便吩咐紫玉配两个药包放在马车上,以苏姝师妹的身份去拜见楚老太爷,玄空难得起得早,见谢锦衣这么早来医馆,问了问缘由,得知她要去元宵山庄找楚老太爷求鹰血,一脸嫌弃地看着她:“亏你还是善忍的嫡亲弟子,怎么一点骨气都没有?求谁不好,去求那个老匹夫,没有药引你就不会治病了吗?”

    “没有药引如何治病?”谢锦衣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还望师叔指教。”

    “指教倒是不敢当!”玄空倚在门框上,抱胸冷笑道,“我若是你,就随便找个农庄买只白头鸭,回来当药引便是,难道你不知道鸭子也会飞吗?”

    小丫头就是年轻啊!

    若是云霄山庄没有白头鹰怎么办?

    那她就眼睁睁地看着顾老夫人死翘翘了?

    一点都不会变通!

    “师叔,用白头鸭做药引,会导致病人声音沙哑,想要恢复正常,至少得需三五载。”谢锦衣自然知道白头鸭也可以做药引,只是医者父母心,要治,她就不想留下任何后遗症状。

    等等,莫非师叔给人用药,也经常这样偷梁换柱?

    这可是不行的呀!

    “得,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说不过你。”玄空不耐烦摆摆手,抬腿就走,愤愤道,“都一把年纪快死的人了,还顾忌那么多干什么?声音哑了就哑了呗,又不是大姑娘……为了这么点事,非得去求那个老匹夫,你爱咋咋地吧!”

    玄空走了几步,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谢锦衣:“别让那个老匹夫知道我是你师叔哈,我丢不起那个人,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去求别人,特别是去求那个老匹夫!”

    谢锦衣:“……”

    难不成他俩年轻的时候,有什么过节?

    紫玉捂嘴笑,悄声道:“莫不是师叔年轻时跟楚老太爷抢过女人吧?要不然,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好在医馆的人都习惯玄空发火了。

    要不然,还以为他跟姑娘在吵架呢!

    “就是没抢女人,师叔的火气也从来没小过。”谢锦衣无奈道,“身为医者,火气还这么大,火大可是真的伤身的。”

    卧龙山是京城唯一的山脉,连绵了两个山头,呈东西向横卧在城郊,远远望去像一条卧龙,故而才得名卧龙寺,卧龙寺在东坡,云霄山庄则在西坡。

    西坡的地势要陡一些。

    马车七拐八拐地在山路上盘旋了一个时辰,才在云霄山庄门口停了下来。

    路口修建了两个木楼,很是气派。

    上面是瞭望塔,下面则是门房,很宽敞,站在外面能望见里面至少两个房间。

    紫玉上前递上拜帖。

    看门人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冷不热道:“老太爷从来不见外客,你们回去吧!”

    “那就有劳大哥了。”紫玉趁机往他手里塞了碎银,看门人语气瞬间缓和下来,“那你们先在这里等等,我进去问问看。”

    “有劳!”紫玉笑着,心里暗骂了一声卑鄙无耻。

    不多时,看门人又折了回来:“管家说,最多进两个人,其他人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姑娘,我陪您进去吧!”苏福有些不放心。

    “不用,紫玉陪我就可以了。”谢锦衣掀帘下了马车,上次她跟赵璟桓是从背面进的山庄,走的时候虽然是从这边出的,但当时匆忙,也没多加留意路况,只记得至少拐了两个路口才到了楚老太爷住的地方。

    好在看门人得了银子,倒也还算尽职,派了个小厮把她们送了进去。

    管家再三确认:“姑娘真的是苏大夫的师妹?”

    要不是,老太爷这些日子经常念叨苏大夫,她们是连山庄的门也进不来的。

    “正是。”谢锦衣从容道,“民女跟苏大夫师出同门,她是我师姐,前不久已经回了南直隶。”

    “好,那你们跟我来吧!”两人身上都有股药味,管家觉得应该没错。

    楚老太爷正坐在树枝上,领着三五个小厮在树上掏鸟蛋,大呼小叫道:“仔细点的,别摔了,我是要孵蛋的,若是孵不出来小鸟,我拿你们是问。”

    树上的小厮们诚惶诚恐地应道:“老太爷放心,摔不坏的。”

    他们掏的是喜鹊窝。

    只见三四只喜鹊不停地在他们周围盘旋鸣叫,不时地俯冲下去啄小厮的头,大有你死我活的架势。

    谢锦衣和紫玉只得在树下等。

    冷不丁,楚老太爷一低头,瞧见了树下的身影,心里一阵狂喜,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跑到谢锦衣面前,兴奋道:“苏大夫,修宜这么快就把你请来了啊,快快快,给我把把脉,上次你说回医馆取针,取来了吗?”

    谢锦衣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哪,不会吧!

    谁说楚老太爷整日混沌的?

    上次她明明带着面纱,他竟然也能认出她来?

    “老太爷,她不是苏大夫。”管家忙解释道,“她是苏姝的师妹,谢锦衣,安平伯府二房的姑娘。”

    “哼,你们都不要骗我,我脑子清醒着呢!”楚老太爷白了管家一眼,冲屋里喊了一嗓子,语气难掩喜悦,“溧阳,快出来,苏大夫来了!”

    “苏大夫这么快就来了啊!”溧阳大长公主笑吟吟地从屋里走出来,跟她一起出来的,竟然还有齐王赵璟铭,谢锦衣顿觉郁闷,还真是冤家路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