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27章 投其所好

第127章 投其所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27章投其所好“投其所好!”

    楚云昭故作神秘地用手指沾了茶水,龙飞凤舞地在案几上写下这四个大字,信誓旦旦道:“殿下,若是你能做到这四个字,谢锦衣还对你无动于衷,我就打一辈子光棍,永不娶妻。”

    不信了,有他堂堂楚王世子的出谋划策,再加上景王殿下的身份追不到一个谢锦衣。

    “你的意思是说,萧恒那厮给谢锦衣送獒犬也是投其所好?”赵璟桓心头微动,萧恒送药材他能理解,医馆嘛,弄点珍贵药材讨姑娘家欢心倒也能说通,至于送狗,睹物思人?

    当归跟萧恒长得也不是很像吧?

    “当然是投所其好了,没见谢姑娘把礼物都收下了嘛!”楚云昭两手一摊,敲着桌子道,“谢姑娘并非寻常宅门贵女,几句甜言蜜语是打动不了她的,殿下得拿出实际行动来证明给她看嘛!”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实际行动?”赵璟桓心不在焉地晃了晃扇子,冷声道,“你当我跑到城郊去建猎场,给那个北戎胖公主修建驿馆是吃饱了没事干吗?”

    他做的这些,岂是萧恒那厮可比拟的。

    “我知道呀,你做这些是为了跟北戎借水,在樊城边境修建荷花湖,祭奠魏皇后,为太子祈福。”楚云昭说着,冲他竖了竖大拇指,继而又一头雾水,“这些跟谢姑娘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赵璟桓正色道,“先前西域使团来的时候,她花一百两银子买了一张西域地图,对边境很是堪忧,所以本王才决定在樊城建荷花湖,以绝后患。”

    这女人忧国忧民的。

    怎么看,都是做景王妃的唯一人选!

    天意啊天意!

    楚云昭恍悟。

    原来如此,难怪谢锦衣肯跟赵璟桓一起去驿馆看猎场,原来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想了想,又狐疑道:“既然你们目标一致,她怎么会跟你翻脸呢?”

    不等赵璟桓回答,楚云昭又明白了,哈哈笑道:“一定是美色当前,你忍不住兽性大发,惹怒了谢姑娘,所以才会被她困在了驿馆露台上,哈哈,太有意思了。”

    赵璟桓见他笑得前俯后仰,平静道:“明天,你跟萧恒一起滚出京城,什么时候笑够了,什么时候滚回来!”

    这厮从一进来就开始嘲笑他被谢锦衣困在露台上的囧事。

    没完没了还!

    “殿下息怒。”楚云昭有板有眼地长揖一礼赔罪。

    容九见两人闹够了,便让人把午膳给抬了进来。

    赵璟桓一向不吃早膳,通常是早膳午膳一起吃了了事。

    吃完饭,两人悠闲地坐在廊下喝茶。

    楚云昭刚端起茶碗,又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看天色,放下茶碗道:“对了,差点忘记了,我祖父反复叮嘱我,让我务必找到苏大夫的下落,我这就去问一下谢姑娘,苏大夫什么时候来京城,说来也怪,我祖父有时候连我都不认识,却唯独记住了苏大夫,尤其是最近,还时常吵着要见她呢!”

    “我跟你一起去!”赵璟桓正有此意。

    两人骑马前行。

    走到半路,赵璟桓突然翻身在一品居面前下马,投所其好嘛,他也会的。

    不多时,便提着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放在马背上。

    楚云昭一头雾水。

    赵璟桓也不解释,策马前行。

    谢锦衣正坐在后堂陪着刑部尚书陈夫人和工部尚书夫人秦氏聊天,这两人昨日没买到药包,一直耿耿于怀,索性命人守在医馆门口,一听谢锦衣来了医馆,便火速乘坐马车而来。

    两人先是一唱一和地把谢锦衣的容貌身段夸了一番,开门见山地表示想试一下她的药包,说了老半天,谢锦衣也听明白了,她们是不想花银子。

    简单地说,这两人是觉得作为尚书夫人用她一个六品主事女儿的药包,是抬举了,没必要花这个银子。

    然而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她又没吃过两位尚书家的稻米,又没让她们给她找婆家,凭什么把药包白白送给她们?

    在这天子脚下,比尚书夫人尊贵的女人多了去了,若人人都来讨要,那她的生意也是没法做了!

    “多谢两位夫人抬爱,只是这个月的药包已经卖完了。”谢锦衣耐心地解释道,“现在卖的是下一个月的药包,需要提前预付一千两银子,登记造册后,医馆自会派人送到府上去的。”

    陈夫人和秦氏很是失望。

    医馆里的那几个丫鬟也是这么说的。

    丫鬟们蠢笨也就算了,难不成,连谢五姑娘听不出她们的话外音?

    “谢五姑娘,听说你送了两个药包给萧夫人。”陈夫人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直言道,“大家都在京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想必五姑娘也不会厚此薄彼吧?”

    “那是因为我去过萧家花会,无以为报,送两个药包略表寸心而已。”谢锦衣答道,“若是今天我去的是尚书府,一样会送药包给夫人的。”

    “就算是因为花会姑娘送了药包,那我们一把年纪了,有意跟五姑娘交好,五姑娘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秦氏会意,沉脸道,“五姑娘已经及笄了,人情世故什么的,总得明白一点才是,难道这些事情,没人教过你吗?”

    “夫人还真说对了。”谢锦衣从容不迫道,“家母早逝,的确没人教过我这些。”

    陈夫人:“……”

    秦氏:“……”

    这个谢五姑娘还真是伶牙俐齿,谁都不怕啊!

    气氛正尴尬着,赵璟桓便跟楚云昭一前一后地走进来,陈夫人和秦氏忙起身屈膝福身:“臣妇见过景王殿下,楚王世子。”

    谢锦衣也跟着微微福了福身。

    “谢姑娘,本王路过一品居,给姑娘带了些包子,是你爱吃的三鲜馅的。”赵璟桓连看都不看两人,直接把还冒着热气的笼屉放在案几上,招呼道,“快尝尝看,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多谢景王殿下。”谢锦衣嘴角扯了扯,若无其事地招呼楚云昭,“楚王世子请坐。”

    若是赔礼道歉,大可不必。

    因为她不会接受。

    楚云昭春风满面地撩袍坐下。

    赵璟桓也跟着大刺刺地坐在陈夫人和秦氏对面,见两人木头桩子一样盯着他看,冷声问道:“两位夫人可还有事?”

    什么时候尚书夫人可以跟他平起平坐了?

    都不用在后宅管家了吗?

    “臣妇告退。”两人这才回过神来,大气不敢出地退了出去。

    她们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

    竟然碰上了这两个人……他们可是出了名的纨绔,放眼整个朝堂,竟是无人敢惹。

    疏桐盈盈上前上茶。

    楚云昭目光一直盯着她背影消失在门帘后,打趣道:“谢姑娘的人果然是个个精致哈!”

    谢锦衣笑笑,没吱声。

    赵璟桓不紧不慢地品着茶,也不看她,仿若那天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楚云昭看看赵璟桓,又看看谢锦衣,见这两个人谁也不搭理谁的样子,顿觉很好笑,像模像样地品了一番茶,随口问道:“谢姑娘,最近祖父一直在念叨苏大夫,我便过来问问谢姑娘,苏大夫什么时候回京城?”

    “承蒙老太爷记挂,只是,师姐她不会再回京城了。”谢锦衣煞有其事地看着楚云昭,正色道,“若是老太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找我也是一样的。”

    楚老太爷的病,不是一朝一夕能医好的。

    而且她给楚老太爷把过脉,除了头上的旧疾,身体还是挺好的,安享晚年还是没问题的。

    “谢姑娘有所不知,祖父性情跟常人不一样,认准了谁轻易不会改变,他只吵着找苏大夫呢!”楚云昭苦笑道,“若是谢姑娘能告知苏大夫的下落,我倒是愿意跑一趟南直隶,亲自替祖父把她给请回来,还望谢姑娘体谅。”

    她们既然是同门师姐妹。

    肯定会有彼此的联络方式,若说谢锦衣不知道苏姝的下落,他是不信的。

    “不瞒楚世子,我也不知道师姐现在何处,这个忙,实在是帮不上。”谢锦衣见赵璟桓不声不响地低头喝茶,并无拆穿她的意思,便一本正经地扯谎,“她既然不想再回京城,咱们又何必再去四处打听她的下落。”

    看样子,赵璟桓并没有把她的身份告诉楚云昭。

    那她就放心了。

    “要不是为了祖父,我也不会苦苦追寻苏大夫的下落不是?”楚云昭扭头看赵璟桓,怎么他一来就知道喝茶,亏他还帮他出主意,怎么追姑娘,他倒好……一言不发啥意思?

    谢锦衣低头喝茶,不再答话。

    不想说就是不想说。

    楚世子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可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气氛有些沉闷。

    “修宜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赵璟桓意犹未尽的放下茶碗,面无表情道,“我记得苏姝走的时候,跟我说过,说她老家是梧州铜山镇那边的,你不妨去那边找找看,肯定能找到的。”

    “梧州铜山镇?”楚云昭努力回忆这个地名,皱眉道,“我倒是去过南直隶多次,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呢?”

    “你没听说过的地方多着呢!”赵璟桓轻咳道,“你若不信的话,就当我没说好了。”

    既然他投所其好地讨好姑娘,只能把好友装套子里卖了。

    没法子,悟性就是这么高。

    “我信我信,我明天就动身去南直隶找苏大夫。”被装在套子里的楚云昭全然不知某人的险恶,连连点头,责怪道,“你早点告诉我,我也不至于白跑着一趟不是?”

    “现在告诉你也不晚吧!”赵璟桓伸手取过茶壶,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继续喝茶,“见了苏大夫,告诉她一声,义澜医馆给她留着呢,她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一定一定!”楚云昭很是痛快地应道。

    有那么一瞬间,赵璟桓怀疑楚云昭这个巡防营指挥使是怎么当这么多年而没被人挖坑弄死的,还是大梁最近靠脸也能当差?

    谢锦衣垂眸。

    极力掩饰住眸底的笑意。

    话说这千里迢迢的,让人家楚云昭白跑一趟,他不觉得内疚吗?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