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24章 名震京城(求首订)

第124章 名震京城(求首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24章名震京城(求首订)后晌,陆续有马车停在谢府门口。

    连平日里没有来往的人家,都来拜访谢家五姑娘。

    顾老夫人这才知道,五姑娘不但早已经瘦了下来,而且还在萧府花会上大出风头,才引得女眷们来府上相见,她虽然没有见过暴瘦后的五姑娘,但对五姑娘瞒着她的事情也很生气,面上却是半点不显,不动声色地跟女眷们周旋:

    “自从苏氏走后,五姑娘终日厌厌,我瞧着可怜,衣食上便给的富足了些,却想不到倒是补得过了些,才误了她的容貌,也幸好五姑娘拜了善忍大师为师,学了点医术,我也想不到她钻研了瘦身的法子,说实话,我倒也没瞧出她有多大变化呢!”

    既然众人都找上门来了,她总不能说,她还没见过五姑娘吧!

    她这个祖母当的,还真是个笑话!

    “哎呀,怎么没有变化呢,老夫人,你家五姑娘如今的容貌身段,若是在京城敢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的。”说话的是刑部尚书府陈夫人,她之前是见过谢锦衣的,自然记得谢家五姑娘的容貌,她摸摸自己掩映在宽大衣裙下粗壮的腰身,好脾气地笑道,“老夫人,今儿我们是非要见见五姑娘,说什么都要跟她讨个方子的。”

    今日在萧家花会上惊鸿一瞥,那身段,那容貌,让她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不,从萧府出来,就直奔谢府来了。

    大梁一向以瘦为美,宫中多饿死并非流言,若是她能瘦成像五姑娘那样的,恢复先前的容貌,第一件事情就把府上那些狐狸精清理干净。

    那些狐媚子为了保持身段,讨男人欢心,每天都吃一点点,哼,怎么不饿死这些不要脸的!

    “对啊对啊,五姑娘在花会上免费发了药包,我们也想试试呢!”另一个身材丰韵的中年贵妇,说到免费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捏着帕子道,“老夫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虽然不年轻了,但是若能恢复之前的身段,就是再多的银子,我们也是愿意的。”

    她是工部尚书龚文杰的夫人秦氏。

    虽然徐娘半老,却姿色不减,至于身材……她已经四十多岁了,生养了两儿两女,腰身自然不可能像小姑娘那样纤细柔软,全然是中年妇女惯有的发福水桶腰,以至于龚尚书每次去她那里,都敷衍了事地直奔主题,连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

    现在他已经半个月不进她的房门了,整日宿在新开脸的通房屋里……想想就让人生气。

    当然,她觉得谢五姑娘是不会收她银子的,她可是尚书夫人,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吧!

    “就是就是,我们就是来跟五姑娘讨个药包试试。”众人纷纷附和。

    她们其实跟秦氏的想法是一样的。

    谢家又不是什么豪门大族,不过是点药包,也好意思收银子?

    再说了,她在花会上免费发了十个药包,凭啥不能给她们试用一下?

    平日里,谢家就是想巴结她们,也巴结不到的呢!

    “各位夫人的心情,我都能理解。”顾老夫人总算明白了众人的来意,直言道,“只是五姑娘每天后晌都在医馆看诊,你们还是去医馆找她吧!”

    众人的心思,她自然明白。

    但她最近跟五姑娘不睦,也做不了她的主。

    万一,谢五姑娘不肯白给她们,那可就尴尬了。

    “谢五姑娘的医馆?”她们不知道啊!

    “芍药,你带夫人们去!”一直没吱声的魏氏,吩咐芍药,“顺便告诉五姑娘,让她好生接待,切勿怠慢。”

    要说五姑娘变美,她第一个不信。

    但既然众人如此迫切,那就由她们,反正跟她又没什么关系。

    芍药道是。

    毕恭毕敬地领着众人出了门,门口陆续有贵妇下车,索性带着她们一起直奔崇正街。

    崇正医馆早已经人满为患,排起了长队。

    梅兰竹菊四丫鬟在医馆门口放了张案几,专门负责接待前来求药的,场面异常火爆,众人吵吵闹闹,说话基本靠喊,来回拿药的青衣小厮走路都是小跑。

    别说好生接待了,连双眼睛也插不进去。

    芍药毕竟是大丫鬟,不会让夫人们久等,硬是奋力地挤进去,找到忙得满头大汗的紫玉,问道:“紫玉,五姑娘去哪里了,门口有好几位尚书夫人,你赶紧让五姑娘出来接待一下。”

    “姑娘不在医馆,让她们排队等着就是。”紫玉擦了擦额头的汗,撅嘴道,“不就是尚书夫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萧六郎跟景王殿下还是她们医馆的常客呢!

    她们医馆没见过贵人咋地?

    “那五姑娘去哪里了?”芍药扭头朝后院张望。

    “我哪知道姑娘去哪里了?”紫玉负责把药包打包,手脚麻利地分拣完后,便冲门口喊了一嗓子:“还有三个大包了,问价的靠边站,拿银票的靠前。”

    一个大包里三十个小包。

    这次她们做了二十个大包,除了在花会上免费发的那十个大包,剩下的这些不到半个时辰,竟然全都被抢购完了。

    哎呀呀,这银子赚的,爽死了!

    早知道,就不免费了。

    自家姑娘就是活脱脱的例子嘛,根本就不用别人试用的。

    “紫玉,尚书夫人们都在门口等着呢,你怎么也得给留出来几个吧?”芍药一听没有了,很是着急,“她们已经在府上等了老半天了呢!”

    “那是她们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紫玉莫名其妙地看了芍药一眼,轻飘飘地说道,“药包卖完了,若是她们想要,放下一千两银子的订金,一个月后再取便是。”

    一千两银子的订金?

    芍药惊讶道:“怎么能让尚书夫人等一个月呢?”

    “你以为那些药包是从天上掉的吗?”紫玉不搭理她,扭头去了后院。

    青衣小厮把写着“药包售罄,下月再来。”的牌子抬到了门口。

    众人这才纷纷如鸟散去。

    “哎呀,怎么这么快就卖完了,我们夫人让我过来打听打听再回她呢!”

    “你们还打听,我们拿了银子,也没买到,回去肯定挨骂!”

    ……

    得知药包售罄,要交一千两银子才能预定下个月的,两位尚书夫人的脸色自然不好看,她们原本就没打算花钱,压根就没带银子……看来,谢五姑娘还真是谁的面子也不给啊!

    “姑娘,都卖完了。”紫玉喜滋滋地去了后院,跟谢锦衣报喜,“早知道多做点药包准备着就好了,咱们医馆今天整整进账一万两银子啊!”

    “那明天你就领着梅兰竹菊继续做药包,不得偷懒。”谢锦衣倚着软塌,心不在焉地翻看着医书,淡淡道,“怎么不见师叔,他去哪里了?”

    药包卖完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她并不觉得有多么惊讶。

    “师叔怕吵,那些女人一来,他就走了,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紫玉撇嘴道,“奴婢只好让那些前来看诊的人明天再来,刚才生姜出去寻过了,说他没去隔壁酒馆。”

    玄空脾气太古怪。

    碍于他是姑娘的师叔,医馆里的人谁也不敢说什么,生姜和白术是他从小厮当中挑的两个徒弟,他们见了玄空,跟耗子见了猫,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那就随他去吧!”谢锦衣无奈道,“他什么时候消了气,什么时候就回来了。”

    师叔的脾气一上来,她也没办法的。

    等空了,给他配点消火的药吃吃吧!

    “姑娘,苏掌柜来了。”疏桐在门帘外禀报道。

    “让他进来吧!”谢锦衣放下书本,起身走到案几前坐下,苏福一身崭新的灰色长袍,整个人显得年轻了许多,见了自家姑娘,满面春风道:“姑娘的药包名震京城,可喜可贺。”

    “半卖半送而已!”谢锦衣莞尔。

    她知道大多数人还在观望。

    因为送出去那十个药包,大都是主子们讨给丫鬟婆子们用的。

    今天排队的虽然多,但真正心甘情愿掏钱买的,却没几个。

    想靠权势前来讨要的,倒是不少。

    “好在姑娘提前预料到了,有应对之策。”苏福会意,言归正传道,“姑娘,今儿咱们的人在卧龙寺见到了伯爷和二夫人,他们虽然不是一起去的,但到了卧龙寺,都去了康嬷嬷的院子,听说康嬷嬷来自樊城,擅长妇人内症。”

    康嬷嬷?

    谢锦衣总觉得这个称呼有些耳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便问道:“然后呢?”

    谢尧一直在京城当差。

    既然他认识这个康嬷嬷,只能说,康嬷嬷是故人,之前在京城里呆过。

    要不然,她也不会觉得耳熟。

    “康嬷嬷给二夫人把了脉,开了些药,二夫人就离开了,倒是伯爷,又留下跟康嬷嬷谈了好久,现在还没回来呢!”苏福看着谢锦衣那张年轻貌美的脸,欣慰道,“老奴觉得,是伯爷去樊城请的康嬷嬷来给二夫人看病,他也许是想帮帮二夫人而已。”

    东家姑娘像极了年轻时的苏家大小姐。

    他越瞧越觉得亲切。

    “先让人盯着吧!”谢锦衣倒是没注意苏福脸上的表情,沉吟道,“只要他们再去卧龙寺见面,就过来给我说一声。”

    她给徐氏把过脉,就算是吃药,没个一年半载的,绝对怀不上。

    谢尧的心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她虽然不愿意理会谢家的事情,但若是有人想在府里掀起什么风浪,她还是不答应的。

    苏福道是。

    “告诉鲁忠,以后南直隶那边的铺子所有的收益不必送到京城,全部用来收购田地即可。”谢锦衣沉吟道,“记住,尽可能多收购水田,多种水稻,旱田多种谷子,若是人手不够,大可从当地雇佣些可靠的人帮忙即可。”

    南直隶鱼米之乡,最适合种粮食。

    连秦王都暗地里营造万亩粮仓,何况是多活了一世的她。

    “姑娘放心,老奴亲自去一趟南直隶安排此事,顺便也去看看小主人。”苏福一一应着,杨妈妈跟苏衍在京城露过面,身份上又是苏姝的远房亲戚,谢锦衣担心秦王齐王报复他们,便让鲁忠师徒跟了过去,好在那边一切顺利,暂且没什么异样。

    “你过去看看也好。”谢锦衣欣然同意,浅笑道,“回头我让紫玉多买点吃的,你带给苏衍,告诉他,让他好好读书,等我空了,就去看他……”

    说着说着,她眼里腾地有了泪。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提起苏衍,她就觉得很是心酸……在这个世上,他是她唯一的亲人,苏家的希望,可是他还那么小……

    “姑娘不要难过,一切会好的。”苏福也跟着湿了眼圈,忙安慰道,“小主人定会安然长大,等他长大了,姑娘就轻松了。”

    姑娘为了苏家,可谓殚精竭虑,其中的苦楚,任谁都体会不到的,从苏姝到谢锦衣,从容貌粗陋到貌若天仙,姑娘每走一步,都是精心谋算,步步为营,真是难为姑娘了!

    “姑娘,萧大人来了!”紫玉掀帘走进来。

    “让他进来吧!”谢锦衣擦擦眼泪,苏福起身道:“姑娘,老奴告退。”

    谢锦衣点点头,起身去了正厅。

    片刻,萧恒信步走进来,谢锦衣忙起身相迎:“萧大人,刚刚在花会上,民女不辞而别,还望萧大人见谅。”

    “是府上招待不周,让姑娘受了惊吓,该致歉的是萧某才是。”萧恒温声道,“幸好景王殿下解围,姑娘无恙就好。”

    他觉得谢锦衣没做错什么。

    是那些女人太过狂热,追着她不放,所以景王殿下才带她走的。

    谢锦衣勉强笑笑,没吱声。

    提起赵璟桓,她就来气。

    恨不得让他一天一夜不能动。

    紫玉上茶。

    萧恒见谢锦衣不说话,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不声不响地喝茶。

    两人一时都沉默了。

    屋里静针可落。

    良久,萧恒才抬起头,望着谢锦衣精致的眉眼,只觉得心跳加速,他听自己说道:“谢姑娘,十日后府上要举办一次马会,我,我特意来邀请姑娘,还请姑娘务必赏脸前往。”

    他记得她会骑马的。

    只要她愿意,让他天天举办花会马会都行的。

    “多谢萧大人相邀,马会我就不去了。”谢锦衣笑笑,起身去内室取了两个包裹递给萧恒,“本来我想让紫玉送到府上的,既然萧大人来了,就亲自拿回去吧,我想萧夫人肯定会喜欢的。”

    毕竟借了人家的花会扬名。

    她送两千两银子的药包给萧府,也在情理当中。

    萧恒从医馆出来,望着手里多了两个散着药香味的包裹,心里很是尴尬,他明明是去邀请她再去他家的,怎么看上去,像是去跟她讨要药包的呢?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