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21章 这姑娘是谁?

第121章 这姑娘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21章这姑娘是谁?两个青衣小厮抬着珠帘屏风放到了戏台前,影影绰绰地,只能看见一道浅粉色的身影在古筝前盈盈落座,随即有高山流水般的乐声从珠帘后流淌而出。

    音色低沉,带着淡淡的忧伤。

    众人交头接耳,纷纷猜台上的人是谁。

    谢锦衣坐得比较近,一眼就认出那姑娘是平昌侯府的大小姐陈莹莹,陈莹莹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女,据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颇有才名,人淡如菊,是平昌侯的掌上明珠。

    平昌侯为人比较低调,轻易不让女儿出门。

    只是眼下陈大小姐突然出现在萧家花会上,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一曲终了。

    众人赞叹不已。

    连萧夫人脸上的笑意也更浓了些,扭头对坐在身边的陈氏道:“你家姑娘倒是出落得愈发水灵了,可许了人家了?”

    “去年刚刚及笄,尚未许配人家。”陈氏笑容中带着一丝酸楚,平昌侯战功累累,颇受显庆帝宠爱,但近几年,昔日跟他并肩作战的功臣将军相继落马,平昌侯日夜忐忑,唯恐步了他们的后尘,有心把唯一的爱女献给显庆帝为妃固宠。

    陈莹莹得知此事,终日郁郁,甚至以死相逼。

    平昌侯很是生气,虽说没再提及此事,但陈莹莹的婚事就这么拖了下来,登门说亲,也全都被拒绝了回去。

    萧夫人深深地看了看陈莹莹,笑着拍拍陈氏的手:“陈大小姐才貌双全,肯定会觅得良婿的,你且回去等着就好。”

    在萧夫人眼里,但凡肯来她萧家赏花的,都是爱慕萧恒的。

    既然萧恒不满意南平郡主,那这个陈莹莹就很不错。

    第二个登台的便是南平郡主。

    南平郡主本来想让清平郡主跟她一起演奏的。

    却被清平郡主一口拒绝,她是来见谢锦衣的,又不是来看萧恒的。

    南平郡主心仪萧恒,特意吹了一曲《长相思》情真意切,倒也感人。

    萧夫人暗暗把陈莹莹跟南平郡主比较了一番,愈加中意陈莹莹,平昌侯毕竟是武将,又有五个儿子,若是陈莹莹嫁进萧府,他们都会成为秦王或者齐王的助力,更何况,陈莹莹也比南平郡主温婉大方,无论家世还是相貌,更得她心。

    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萧恒当初没看上南平郡主。

    要不然,她今日见了陈莹莹,肯定会抱憾的。

    心里想着,又握过陈氏的手,指着刚好从台前路过的萧恒,笑道:“还是有女儿好,你看我那儿子,平日里忙公务也就算了,就是休沐在家,也不曾到我面前来嘘寒问暖,我可是羡慕你们这些有女儿的。”

    坐在陈氏身边的陈莹莹莞尔一笑,矜持地低下头。

    不声不响地听两人说话。

    “各有各的烦扰罢了。”陈氏会意,极力压抑住内心深处的欣喜,淡然道,“夫人可别忘了,我可是有五个儿子的。”

    “还真是,我光羡慕你有个好女儿,倒是把你五个儿子忘记了。”萧夫人笑得灿烂,看陈莹莹的目光也愈发温柔起来,要不是儿女大事要经过男人点头,她现在就想拍板定下这门亲事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

    却也清楚地落在其他贵妇眼里,羡慕嫉妒失望皆有之。

    原来萧夫人相中了陈家大小姐了!

    《凤求凰》一向是压轴大曲,今日也不例外。

    谢锦月和谢锦如不愿意跟谢锦衣登台献艺。

    谢锦衣便让紫玉去醉春楼去请陈七娘过来,帮她和声,虽然她自己也能弹奏,但陈七娘精通各种乐器,由她伴奏,效果会更好。

    陈七娘一到,谢锦衣便去了后院准备。

    徐佳宁和徐婉宁的双弹琵琶弹奏得相当好,引来阵阵掌声。

    赵璟铭来得迟了些,端坐在上席,目光不停地看着台上,他离戏台近,能清楚地看清徐家姐妹的脸,嗯,长得还算不错,怪不得他的秦王二哥当初嚷嚷着要纳永安侯府的姑娘为妃呢!

    尤其是个高一点的那个,皮肤白皙细嫩,摸起来手感肯定会更好……

    想着想着,心里便有些荡漾,低声问侍卫:“个高一点的那个姑娘是谁?”

    “回禀殿下,她是永安侯府四房嫡女徐佳宁,此女家境尚可,只是性情有些泼辣,不及旁边那个温婉。”侍卫立刻答道,如数家珍,别说徐家姐妹了,在场的贵女他们都是了如指掌的。

    赵璟铭点点头,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尤其是二哥求之不得的姑娘,他倒是很有兴趣地呢!

    泼辣一点也好,更有情趣不是。

    “听说呀,这最后的压轴曲是安平伯府的谢五姑娘演奏的《凤求凰》”萧夫人心里虽然不屑,面上却尽是云淡风轻地笑意,环视了一下在座的贵妇们,正色道,“黎老先生的巅峰之作,我倒是好些年没有听了呢!”

    “是呢,黎老先生的曲子,能弹出其韵味的倒是不多。”

    “想不到安平伯府谢五姑娘竟也是个不折不扣地才女,竟然会弹《凤求凰》。”

    不谈儿女亲事,贵妇们道也不是那么堵心,纷纷议论起来:

    “听说谢五姑娘在崇正街开了个医馆,生意很是不错。”

    “这个我倒是也听说了,是一个老和尚在那里坐诊,谢五姑娘只是个东家。”

    “老和尚医术不错,去的人都说好。”

    “瞧你说的,若是没有两把刷子,谁敢开医馆。”

    “就是,谢五姑娘也幸好是嫁妆多,谢家老夫人才由着她折腾,要不然,一个闺阁女哪能抛头露面地在外做生意。”

    “这也不是因为嫁妆多,是因为长成那样,老夫人放心。”

    “也是!”

    丑得没男人看,所以才敢开医馆吧!

    众位贵妇会意,一阵爽朗地笑。

    萧夫人也跟着笑。

    虽然她知道她儿子萧恒也去过谢五姑娘的医馆,但是她问过了,萧恒是去给飞鱼卫买药,别无他意。

    为此她还特意派人去看过谢五姑娘,派去的人说,丑得没法看,她才放了心。

    正笑着,萧夫人冷不丁一抬头,见珠帘后盈盈走来一位身着淡蓝色蝴蝶裙的盈盈丽人,弱骨纤纤,琼姿花貌,眉眼很是精致动人,心里情不自禁地赞叹,好一个端庄秀丽的美人!

    她敢说这姑娘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

    只是这姑娘……倒是从来没见过呢!

    其他贵妇也是面面相觑。

    不是说谢五姑娘弹奏《凤求凰》的吗?

    那,眼前这个清丽脱俗的姑娘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