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03章 本王是为了你

第103章 本王是为了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103章本王是为了你“正是。”赵璟桓一本正经道,“他的随从官话说得比较好,应该是有备而来,我估计他们跟这次和谈有关,只因他们是乔装进京,才被仇家暗中追杀,这样的桥段本王见多了。”

    前几天他还不是一时意外落难,被他那好二哥下了毒箭。

    幸好当时身边有她,他才化险为夷罢了。

    谢锦衣表情默了默。

    她不过是随手救了个人。

    就救了个西域皇族?

    想到这里,谢锦衣便拿着那个牛头饰物去了里屋,还给那个青衣随从:“刚刚上面沾了点血迹,已经擦干净了。”

    “有劳神医!”青衣随从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作揖,“在下乌达,适才有眼不识金镶玉,还望神医见谅。”

    刚才他太过着急,竟然训斥了神医,实在是罪过。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容貌粗陋的小丫头竟然是医馆的大夫,失敬失敬!

    谢锦衣无所谓地笑笑,盈盈退了出去。

    “神医,我大哥到底什么时候能醒?”乌达在背后喊住她,谢锦衣停下脚步,回头答道,“最多一盏茶的工夫就醒了,回去把药吃了,就无碍了。”

    看着吓人,只是并未射中要害。

    加上箭上没毒,养几天就没事了。

    话音刚落,床上的人便醒了,喊着要喝水。

    乌达大喜,忙端了水给他喝:“大哥,您总算醒了,可吓死我了。”

    “我这是在哪里?”乌木警惕地环视四周,乌达忙上前道,“大哥,这里是医馆,您放心,很安全的,咱们走吧!”

    乌木凝重地点点头,挣扎起身,以为是玄空救了他,对着玄空长揖一礼,半倚着乌达出了医馆。

    玄空头也没抬,自顾自地把脉。

    很快,有两个身着玄色锦服的人迅速地跟了上去。

    案几上,赵璟桓把那张西域地图展开,见谢锦衣进来,便指着边境那处空旷的草原道:“谢姑娘,你是不是觉得这处防御太薄弱,咱们大梁难守难攻,所以即便是这次和谈成功,日后交战,大梁这占不了多少便宜?”

    小姑娘不但懂医,而且还关心国事。

    不错不错!

    “是的。”谢锦衣坦然望着他,“和谈是谈不出和平的,只有用武力打下来的和平,才算是真正的和平,故而我觉得大梁跟西域迟早会有一战,民女斗胆进言,此时正值两国修好,刚好是大梁有所部署的好时机,否则……就来不及了。”

    她一个人当然不能阻止两年后的交战。

    但若是有赵璟桓在,或许事情会有转机。

    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呢!

    “既然谢姑娘如此关心此事,那此事本王就管定了,本王虽是风月之人,却自有妙计。”赵璟桓目光烁烁地看着她,笑道,“只是谢姑娘得明白,本王此举并不是为了大梁,而是为了谢姑娘你。”

    “殿下说笑了。”谢锦衣从容道,“殿下不仅仅是大梁子民,更是皇家血脉,说到底,是身在其位谋其政,怎么能说是为了民女?”

    一而再,再而三地调侃她,真的好吗?

    “本王说为了你,就是为了你,仅此而已!”赵璟桓意味深长地冲她笑笑,大步而出,带着容九,扬长而去。

    玄空这边刚刚送完所有的病人,洗了手,倚在门框冷哼道:“丫头,你跟景王那小子眉来眼去的,师叔倒是不会说什么,但你要是跟飞鱼卫那个小白脸拉拉扯扯,师叔可是不答应,飞鱼卫那帮人心狠手辣,小心惹祸上身,我可不希望哪一天被人在半路灭了口。”

    他虽然是出家人。

    但是眼睛却毒着呢,那两个小子分明是都看上这丫头了。

    哼哼,可惜的是,他一个也没看上。

    王爷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师叔误会了,我跟他们两个不是您想得那样。”谢锦衣尴尬道,“我们只是生意上的往来而已。”

    “哼,不信你瞧着,明天他们还会来!”玄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年轻人啊,就是喜欢欺骗自己,老衲不信你瞧不出他们的心思。”

    谢锦衣顿觉无语。

    什么跟什么啊,萧恒是为了南平郡主的事情登门。

    至于赵璟桓,他向来都是那么没正经,他的话当然不能信了。

    御书房。

    显庆帝深坐在椅子上,神色异常黯淡裕王赵璟川:“左砚堂真的是这么说的?”

    他虽然不喜欢平庸无奇的赵璟川,却深知赵璟川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赵璟川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说谎,很是务实的一个人。

    “是的,左院使弥留之际,为了不连累家人,才说出当年余太后的死另有隐情,并不全是苏乾的错。”赵璟川郑重道,“父皇,儿臣不才,却也觉得此事重大,还请父皇下令重查此案,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他相信左砚堂不会随意攀扯无辜的。

    “放肆!”显庆帝闻言气得摔茶杯,气急败坏道,“不管怎么说,太后的药都是经苏乾的手喝下的,太后出了事,苏乾都有不可推诿的罪过,还查什么查,有什么好查的?”

    何公公冲赵璟川递了个眼色。

    赵璟川会意,悻悻地退下。

    冯贵妃得知儿子挨了训斥,安慰道:“不怕,你向来实话实话,你父皇是不会怪罪你的,他之所以发怒,是因为他相信太后之死是真的另有隐情,他是恼自己,并非是恼你,你只管照常请安,做你该做的事情就好。”

    私底下,显庆帝不止一次向她夸过赵璟川。

    说赵璟川是最宅心仁厚的王爷,以后不管谁当储君,都不会对赵璟川怎样的。

    冯贵妃当然了解自己的儿子,但是她心目中自然还是希望魏皇后的儿子能坐上那个位子的,若是秦王和齐王,就算真的不会对赵璟川怎么样,他们母子的日子也肯定不好过。

    就是眼下,萧皇后也会动不动就找她的茬,不过碍于她的圣宠,才没有对她怎样罢了,这若是显庆帝一旦不在了,她相信,萧皇后肯定会对她下手的。

    赵璟川对这些自然是心知肚明,脚步轻松地去了御花园,继续捣鼓他的花草。

    他无心储君之位,也不会跟人去争去抢,做个富贵闲人也是不错的。

    赵璟川刚走,赵璟桓便摇着扇子走了进来,见何公公正命人在清扫地面,索性转身离去,却被显庆帝瞧见,喊住他:“来都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进来!”

    这孩子越来越没规矩了。

    “父皇,儿臣本来想跟父皇讨块地的,一看父皇在生气,自知没戏,就只好先告辞了。”赵璟桓毕恭毕敬地行了礼,紧挨着显庆帝坐下,显庆帝叹了一声,问道,“你又看上哪块地了?”

    他最看中的太子至今缠绵病榻,寿数难料。

    最像他的这个儿子又是玩世不恭的性子,整日风花雪月地不理政事,当真让他头疼。

    “父皇,这次有点远,是樊城那边的一块地。”赵璟桓直言道,他过问这件事情,当然不是为了谢锦衣,而是自有他的打算,他又不是真的纨绔。

    “你要樊城那边的地做什么?”显庆帝不可思议地问道。

    樊城在大梁跟西域的边境。

    荒无人烟的,要那边的地作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