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97章 她是他的女人

第97章 她是他的女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97章她是他的女人谢锦衣表情默了默。

    沉默半晌,才道:“此等私密之事,殿下还是等见了苏姝亲自跟她说吧!”

    “正因为此事私密,本王才说给你听的。”赵璟桓见她不慌不忙,沉稳淡定,心里愈发断定她就是苏姝,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低头打量了她一番,沉声道,“本王对苏姝一往情深,此生非她不娶,谢姑娘务必把话给带到了。”

    之前她把他瞒得团团转,现在该论到他戏弄戏弄她了……有意思!

    谢锦衣笑而不语。

    心里却掀起了狂风巨浪,难不成他认出了她?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医馆下面的暗道何等隐秘,他不会发现的。

    等鲁忠回来,她就让他把暗道填上,以绝后患。

    从此以后,世上再无苏姝。

    见她不说话,赵璟桓也不急着走,反而大刺刺地摇着扇子坐在藤椅上,轻咳道:“谢姑娘,天色不早了,难道姑娘不留本王吃顿饭?”

    虽然她这个样子,的确不能秀色可餐。

    但这样也好,起码不会让别的男人惦记,有朝一日,洞房花烛,她自会现出本来面目,他不着急。

    谢锦衣这才惊觉天都已经黑了,颇有些为难道:“不瞒殿下,小女晚上只喝一碗清粥,故而并没有准备别的酒菜,恐怕怠慢了殿下。”

    落云居有小厨房。

    善忍大师在的时候,会自己熬粥,她来了以后,便也不去后殿用膳,而是在小厨房做。

    “巧得很,本王晚上也是一碗清粥。”赵璟桓从善如流道,谢锦衣顿觉无语,才不信呢!

    紫玉很快端上来两碗清粥。

    汤色晶莹剔透,米香诱人,碗里还浮着三颗红枣。

    的确是清粥。

    都没有几粒米……

    赵璟桓一口气喝完,吩咐紫玉再盛一碗,紫玉有些尴尬道:“回禀殿下,灶上就煮了两碗……”

    原本赵璟桓喝的那一碗,是她的。

    谢锦衣没吱声。

    自顾自地喝着碗里的粥,他没吃饱回去吃便是。

    赵璟桓见谢锦衣并没有吩咐灶上再熬一碗的意思,只好作罢,谢锦衣见他喝完粥,依然没有走的意思,提醒道:“殿下,天色不早了,您该回去了!”

    他进了落云居,许久不出。

    指不定传出什么流言,她虽然名声不怎么好,但也并不代表她不爱惜自己的名声。

    “谢姑娘是担心流言蜚语?”赵璟桓目光烁烁。

    若有人传出他跟她的流言蜚语,他倒是喜闻乐见的。

    还有,她喝粥的样子,也是他喜欢的。

    “殿下自便。”谢锦衣不看他,起身回了里屋。

    这辈子,她不想跟任何男人有任何瓜葛。

    包括赵璟桓。

    在她眼里,皇家没什么好的,除了锦衣玉食,全是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无趣!

    “谢姑娘!”赵璟桓冷不丁喊住她,肃容道,“陈府的事情你无需担心,本王自会帮你摆平,日后你的事情便是本王的事情。”

    谢锦衣脚步顿了顿,没回头,径自进了屋。

    看样子他是知道了……

    待赵璟桓走后,紫玉忙上前急切地问道:“姑娘,您说景王殿下是不是知道您是苏姝……”

    无事献殷勤。

    肯定是有缘由的。

    “你速回一趟医馆,看看那里有没有异样。”谢锦衣心里了然,无奈道,“他今日没有挑明,想必日后也不会挑明,他知道了就知道了吧!”

    紫玉道是。

    一个时辰后,紫玉匆匆而归,神色凝重道:“姑娘,医馆下面的暗道已经被填平了。”

    谢锦衣叹了一声。

    果然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

    既然萧恒和赵璟桓都知道了她的身份,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夜色沉沉。

    陈府正厅的烛光依然大亮。

    “陈尚书,你是我二哥的岳丈不假,但我二哥如今在禁足,并未复宠,你的好夫人却要急着把你家庶女再送到我二哥府上,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哪!”赵璟桓翘着二郎腿,冷眼瞧着陈有林:“当然,这是你的家事,本王不想过问,但如今牵扯到了本王的人,本王不能不过问。”

    陈有林被戳中心思,一时间冷汗淋淋,大气不敢出。

    又听说他送女之事牵扯到了景王的人,大惊,忙问道:“微臣自知治家不严,罪该万死,却并不知得罪了殿下,还请殿下明示。”

    卧龙寺的事情他都听说了。

    除了跟谢家有点小过节,并没有牵扯别人呀!

    “谢五姑娘师从善忍大师,跟义澜医馆的苏姝师出同门。”赵璟桓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毫不掩饰道,“实不相瞒,苏姝是我的女人,她的师妹我也护定了,陈尚书可有话说?”

    “微臣明白,殿下放心,微臣知道怎么做了!”陈有林恍悟,忙道,“明日,微臣便会命我家夫人带着厚礼,亲自去谢家赔罪,答谢谢五姑娘对我家小女的救命之恩。”

    想起来了,安平伯夫人是魏皇后的本家侄女,跟赵璟桓是沾亲的。

    如今又有苏姝的这层关系在,他的确是不敢对谢家怎么样的!

    “你知道就好!”赵璟桓哗啦一声收了扇子,目光沉沉道,“陈尚书,我跟我二哥三哥历来不睦,你也是知道的,但是呢,我二哥跟左砚堂相比,我自然是向着我二哥的,所以,在左砚堂的事情上我得提醒提醒你,要想保住我二哥,就必须舍弃左砚堂,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着办!”

    陈有林猛地点头道是。

    尤其是此事还牵扯到了萧皇后,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不扳倒左砚堂,他全家也没有好果子吃的。

    赵璟桓走后,陈有林立刻去了内宅,狠狠地训斥了一顿陈夫人:“明日去谢家赔罪后,回来就关紧大门夹着尾巴做人,若是再敢弄什么幺蛾子,信不信我休了你!”

    陈夫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第二天便亲自带了厚礼去谢家赔罪。

    顾老夫人颇感意外,很是受宠若惊,连声答应这就派人把谢锦衣从卧龙寺接回来,解了她的禁足便是,陈夫人不敢拿大,非要等着谢锦衣回来亲自答谢她对陈三姑娘的救命之恩。

    朝局瞬息万变。

    若是因为此事再得罪了景王殿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碍于陈夫人的面子,顾老夫人当即派马车把谢锦衣接了回来。

    陈夫人好话说了一箩筐,直到谢锦衣松了口,表示这是一场误会,她才算舒了口气,千恩万谢地回了府。

    面对谢锦衣,顾老夫人多少有些尴尬,生怕她一回来就提铺子的事情。

    只是谢锦衣并没有开口,反而像没事人一样回了清心苑。

    “老夫人,铺子的事情,还是得找五姑娘好好商量商量的。”池妈妈最是知道顾老夫人的心思,谢明渊娶亲在即,府上需要大把的银子操持此事,这个时候是不能把铺子还给谢锦衣的。

    “你去把二爷叫过来,我跟他商量便是。”顾老夫人沉吟道,“还有六姑娘出嫁在即,徐氏的禁足也暂且免了,让她出来帮帮忙,省得到时候有不周全的地方,让徐家说咱们的不是。”

    “是!”池妈妈会意。

    有二老爷和二夫人在,谢锦衣想要铺子,至少得过了他们夫妻这一关。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