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96章 总算找到她

第96章 总算找到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医归正文卷第96章总算找到她陈夫人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又羞又怒。

    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蓝妈妈哪里肯依,伸手去打紫玉:“你个小泼妇,竟然敢害我们夫人,不要命了。”

    紫玉自然不肯想让,侧身躲过她一拳,回手给了她一个耳光:“明明是你们夫人想害陈三姑娘,你个刁奴就是妥妥帮凶。”

    两人你来我往地打了起来。

    众人一时愣住了。

    哪来的小丫鬟,竟然敢打蓝妈妈,蓝妈妈可是夫人的心腹。

    蓝妈妈毕竟年纪大了,明显不是紫玉的对手,很快败下阵来,见众人呆若木鸡的样子,气急败坏道:“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赶紧把夫人扶屋里去,请大夫来。”

    丫鬟婆子们这才回过神来。

    纷纷上前扶着陈夫人回了屋,往外跑着去请大夫。

    陈府是带了大夫来的。

    那边忙乱着,陈三姑娘已经悠悠地醒了过来,见是谢锦衣救了她,扭头不说话,半晌才道:“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名声都没了。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若死了,你姨娘怎么办?”谢锦衣面无表情地收了银针,淡淡道,“你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

    不用猜,是陈夫人看她们母女不顺眼。

    就借此机会除去她们罢了。

    原本别人家的家事她是不想管的。

    但是牵扯到玄空,她不会不过问。

    “我嫡母想把我送给秦王殿下当侍妾……”陈三姑娘苦笑道,“我誓死不从,已经被父亲打过一次了,嫡母才故意折辱于我的,我不如死了干净……”

    她是真的不想活了。

    谢锦衣挑挑眉,抬腿就走。

    她不是苏姝,她管不了陈三姑娘的事情,更改变不了陈三姑娘的命运。

    紫玉也趁机收了手,趁乱出了霞光阁,一溜烟回了落云居。

    玄空还在生气,见两人回来,没好气道:“哼,都是你们出的馊主意,我在庄子上好好的,非要我回来,这下好了,惹这么大的乱子,看你们怎么收场!”

    得罪了陈家是闹着玩的吗?

    “师叔,此事我自会处理,还请师叔放心便是。”谢锦衣淡淡道,“师叔先回庄子准备一下,十日后医馆开张,且不可耽误了。”

    玄空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姑娘,陈家那边?”紫玉这才觉得刚刚自己过分了。

    “无妨,陈家不会张扬的。”陈夫人又不傻。

    正如谢锦衣所料,陈夫人醒来后,并无大张旗鼓地追究此事,却终究咽不下心头一口恶气,直接告到了顾老夫人面前,顾老夫人心里正憋着一口气,便顺手推舟地罚谢锦衣在山上抄半个月的经文思过,哼,小丫头还想跟她抢铺子,想都别想。

    谢锦衣很是无所谓。

    一口答应下来,专心住在落云居。

    赵璟桓在山下围了七天,愣是连苏姝一根头发丝也没见着。

    真是见鬼了!

    “殿下,我觉得你是草木皆兵了,看谁都像苏姝……”楚云昭见某人一脸郁闷,揶揄道,“天涯何处无芳草,我看还是算了吧!”

    就凭一方帕子就断定苏姝在山上。

    的确太武断了。

    “殿下……”容九匆匆走到赵璟桓身边,神色激动地嘀嘀咕咕了一番,赵璟桓有些难以置信:“真的?”

    “千真万确!”容九一个劲地点头,“医馆下面的确有暗道。”

    赵璟桓在山上围了七天。

    他已经带着几个心腹在义澜医馆来来回回搜了七天了,主子说了,不找出点线索来,不准回来交差。

    “本王这就去看看。”赵璟桓翻身上马,扬鞭前行,走了几步,又回头叮嘱容九,“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

    “殿下放心!”容九神采奕奕地应道。

    他可是大梁第一护卫。

    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那可就丢人了。

    一头雾水的楚云昭:“……”

    到底是什么事情连他都瞒着?

    还是好朋友不?

    赵璟桓火速赶到义澜医馆。

    容九屏退众人,引着赵璟桓小心翼翼地下了暗道:“殿下,这暗道虽然被挖的塌了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是通往谢家的,苏大夫肯定是谢家的人。”

    怪不得苏姝来无影去无踪的。

    原来是通过地道逃走了。

    赵璟桓摸着下巴,意味深长道:“把暗道彻底清理出来,本王倒要看看,苏姝到底是谢家哪个姑娘!”

    两个时辰后。

    容九来报:“殿下,您猜猜是谁?”

    “快说,本王没工夫跟你打哑谜!”赵璟桓很是不耐烦,他被这小狐狸折磨了这么久,哪里有心情跟他打哑谜,这厮脑袋进水了吗?

    “是谢五姑娘!”容九神秘道,“暗道直通谢五姑娘住的清心苑!”

    谢五姑娘?

    就是那个丑得不能再丑的胖丫头?

    怎么可能!

    赵璟桓一脸狐疑。

    “的确是的!”容九信誓旦旦。

    赵璟桓一点都不相信,硬是踩着泥泞,亲自走了一遍暗道,直到上了台阶,穿过一间密室,进了一间闺房,才确认这的确是谢五姑娘所住的清心苑。

    等等,这清心苑怎么没人呢?

    甚至梳妆台上已经落了一层浅浅的灰尘,他上前信手拿起一支步摇,细细端详,苏姝装束一向简单,虽然他不曾见她戴过钗环步摇,但他可以断定这支步摇肯定是苏姝的,那抹淡淡的药香味,是任何味道都掩盖不住的。

    “听说谢五姑娘得罪了陈夫人,被顾老夫人罚在山上抄经呢!”容九道是打听得详细。

    “她是怎么得罪陈夫人的?”赵璟桓沉声问道。

    容九便把打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璟桓。

    “我去见见她。”赵璟桓放下步摇往外走。

    当真的见了正在落云居散步的谢锦衣,赵璟桓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容九啊,这真的是苏大夫,本王怎么不信呢!”

    肤色黝黑,身材臃肿。

    半点没有苏姝的影子好吧?

    “殿下,若苏大夫不是谢五姑娘,会是谁呢!”容九笃定道,“她肯定是苏大夫,要不,咱们进去问问!”

    问就问!

    赵璟桓摇着扇子,施施然地进了落云居:“听说谢五姑娘师从善忍大师学医,本王想问问,你可曾认识苏姝?”

    “有过一面之缘,却并不熟悉。”谢锦衣波澜不惊地答道,“不知道殿下为何这么问?”

    “随便问问而已!”赵璟桓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意味深长道,“若谢姑娘见了苏姝,就告诉她,就说本王想对那晚的事情负责,想抬她入府为妃。”

    还不承认她是苏姝?

    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