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89章 他心仪她?

第89章 他心仪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老夫人事先早就听到了风声,对徐二夫人避而不见。

    被退婚的女子十有八九是要砸手里的,当谢家傻啊!

    徐二夫人等了好一会儿,不见顾老夫人,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又去了秋澜院找徐氏,不想却又被池妈妈拦在了门外,池妈妈自然不会说徐氏被禁足外人不得见,而是说徐氏去了卧龙寺给六姑娘许愿去了。

    徐二夫人只得悻悻离去。

    程琳玉得知徐二夫人的来意,倒是很冷静,翻着手里的医书,不屑道:“徐家又不是她一手撑天,她想退婚就退婚?门都没有,若传扬出去,慎表哥的名声也不好,舅母当真是愚蠢至极。”

    “可毕竟两家只是口头约定,并未真正订亲,咱们得想办法让他们家尽快下聘才行。”徐氏则气得浑身直哆嗦,她原本还为徐慎行金榜题名高兴来着,如今徐二夫人却找上门来想要退亲,娘家嫂子如此落井下石,搁谁谁也气愤,这都是什么玩意!

    池妈妈只是叹气。

    若是对待别人,她有的是馊主意,但偏偏是徐家,她也不好说什么。

    “母亲不必生气,我自有办法。”程琳玉合上医书,走到案几前写了一个药方,交给池妈妈,“劳烦池妈妈亲自去药铺抓药,我自有用处。”

    她可是程乔的女儿。

    济世救人她或许不行,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六姑娘,此事有谢家出面替你做主,不可轻举妄动。”徐氏会意,提醒道,“若是惹了慎哥儿,对你也是没什么好处的。”

    到底是自己女儿。

    她知道程琳玉的心思。

    “母亲,您放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我不会做的。”程琳玉起身走到窗前,目视窗外,时值四月初,院子里海棠开得如火如荼,下个月她及笄后,就能嫁了,她跟徐慎行的亲事走到现在,着实不易……谁也不能阻挡她嫁给徐慎行,包括徐二夫人。

    华灯初上,醉春楼灯火通明。

    琴声歌声笑声吟诗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你说,苏大夫到底去了何处?”赵璟桓望着茶碗里起起伏伏的茶叶,颇有些心神不宁,目光烁烁地看着陈七娘,“她还在京城,对不对?”

    最近这些日子,他几乎把京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那个小狐狸。

    难不成这女人是凭空消失了?

    “殿下何出此言?”陈七娘看了看面前拨弄着香炉里的熏香,浓妆艳抹的脸上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不疾不徐道,“自医馆被烧,妾身就再也没有见过苏大夫,妾身还想问殿下要人呢!”

    当时苏姝告诉她,让她安心经营醉春楼,等必要时,自会亲自出面跟她联系的。

    故而这些日子,她除了等,并不知道苏姝的真正下落。

    “难道她就没给你留下什么话?”赵璟桓耐着性子问道,“苏姝虽然是你的东家,但你别忘了,在这京城当中,人人都知道苏姝是我的人,所以你对我,实在是不必有什么防备之心的。”

    一想到苏姝不辞而别。

    他就很是生气,跟他打声招呼有这么难吗?

    “难道殿下来醉春楼,只是为了打探苏大夫的消息?”陈七娘笑笑,往前倾了倾身子,浅笑道,“最近南直隶那边又新来了几个姑娘,殿下要不要瞧瞧?”

    “你不要岔开话题,本王今日来无心别人,只问苏姝。”赵璟桓摇着扇子,心头突然有股莫名的烦躁,平生第一次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和忐忑,他担心再也见不到那个小狐狸,担心失去她……该死的,这几日做梦都是她!

    “殿下莫急!”陈七娘亲自给他倒了杯茶,浅笑盈盈道,“苏大夫为人果断聪慧,若是她想出现的时候,自会出现,若她不愿意,咱们谁也找不到她的。”

    “陈七娘,我暂且信你一次!”赵璟桓冷笑,“我若知道你对我撒谎,故意隐瞒苏姝的下落,信不信本王平了你这醉春楼!”

    “殿下息怒。”陈七娘莞尔,笑得如沐春风,“醉春楼的幕后东家是苏大夫呢!”

    明白了,景王殿下心仪苏大夫。

    所以才这么着急地找她,看不出,风流倜傥的景王殿下还是个情种!

    赵璟桓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刚走出醉春楼门口,容九面带喜色地赶着马车迎上来,待赵璟桓上了马车,才凑上去小声道:“殿下,萧大人在黑市找到了那个款爷,拿到了消肌散,由不得左砚堂反悔,这下子,太医院真的要换天了,秦王受了连累,被禁足反省,齐王想推荐自己的人进太医院,只是听说慈宁宫那边也有推荐的人,两边正僵持着,皇上一时还没下决断呢!”

    “哼,此次本王绝对不会让他们抢了先机!”赵璟桓脸一沉,放下车帘吩咐道,“咱们这就进宫,本王也要参与此事。”

    除了老实巴交的宋温良,谁也别想抢走太医院院使的位置。

    冷不丁想到苏姝跟宋温良之子宋文龙之间的生意往来,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她早就安排好了,她也是希望能在左砚堂落马之后,让宋温良替补太医院院使的位子。

    只是她如此费尽心思地拉拢宋家父子,意欲何为呢?

    马车不知不觉地路过义澜坊。

    赵璟桓掀开车帘,吩咐绕道去一趟义澜医馆。

    容九知主子心事,不声不响地拐了个弯,停在了义澜医馆门口。

    赵璟桓跳下马车,推门走了进去。

    大火过后,他已经派人整修过了,院子里虽然已经恢复如常,但半空中似乎还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短短数日,却已物是人非,那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竟然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给他,他推门进了她的卧房,卧房出奇地干净整洁,冷冰冰的,竟没有她的气息,看来,她是真的不住在这里。

    赵璟桓摇着扇子,一个人郁郁寡欢地在医馆里溜达了好一会儿,别说苏姝了,整个院子的人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了,苏姝啊苏姝,你到底去了哪里?

    冷不丁,一个纤细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进了不远处的回廊。

    赵璟桓快步跟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