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87章 翻脸

第87章 翻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左砚堂毕竟是老江湖。

    即便被迫吞了真言丸,依然暗中扣住脉搏,尽量让神思保持清醒,不受药丸的侵扰。

    但无奈苏姝似乎比他更技高一筹,他虽然意识不似容九那般模糊,但还是控制不住地回答着萧恒的提问,他听自己说:“太子南下救灾之时臣一路追随,见途中蜱虫颇多,便动了点心思,把煨了毒的蜱虫放入太子帐中,以致太子及随从中毒……臣虽效力于秦王,却也得自保在先,故而并未致太子于死地,反而将计就计地救了太子一命,既向秦王表明了立场,又得了圣心……对此,对此皇后娘娘也是知情的……”

    萧恒见左砚堂提到皇后,脸色微沉,知趣地没有再问下去。

    同时,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似乎是中了赵璟桓的圈套。

    明明事情是赵璟桓挑起来的,但现在看来,把战火引到皇后身上,倒是跟赵璟桓没多大的关系。

    毕竟赵璟桓只是想查清太子中毒一事。

    “混账……”赵璟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语无伦次道,“你什么时候效力于本王了,明明是你自己阴险狡诈,为自己谋前程害了太子,如今反而要攀咬母后和本王,你个狗奴才,看本王不打死你!”

    “父皇,他,他分明是在胡说八道。”赵璟铭一看左砚堂竟然攀扯到了他母后,忙上前帮腔道,“还有那个什么真言丸,分明是蛊惑人心用的,不足为信,父皇,您不能信啊!”

    赵璟桓冷笑不语。

    苏姝小狐狸,你赢了!

    显庆帝心里明镜一样,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萧恒,你亲自执笔,把左砚堂刚刚说的话,给我原原本本地抄录下来,一个字都不许漏掉!”

    萧恒道是。

    说着,显庆帝又走到左砚堂面前,表情阴沉地看着他:“你对太子用了什么毒?”

    赵璟炜一个劲地咳嗽。

    “是消肌散!”左砚堂一脸茫然地望着显庆帝,竟一时记不起他是谁,显庆帝一把揪住他的前襟,“消肌散哪里来的?可是太医院配制的毒药?”

    “不是太医院配制的药,是从黑市款爷那里买的。”左砚堂如实答道。

    黑市款爷?

    显庆帝扭头看萧恒。

    “回禀皇上,此人在黑市很有名望,从不跟朝廷官员打交道,只做些买进卖出的生意。”萧恒答道,“故而一直未入飞鱼卫的剿除名单。”

    黑市比浑水还浑!

    牵一发动全身,能不动就不动。

    这也是历来飞鱼卫的规矩。

    显庆帝点点头,吩咐萧恒:“你速去黑市找款爷问消肌散有没有解药,如果没有,就买些消肌散交于太医院,看能不能研制出解药来。”

    萧恒应声退下。

    何公公这才带着左砚堂下去喝茶。

    药效过后,左砚堂连滚带爬地跪地求饶:“皇上,臣冤枉啊!”

    显庆帝黑着脸摆摆手。

    左右侍卫应声上前,把左砚堂带回了天牢。

    “父皇,您一定要找出幕后真凶,替太子殿下做主!”赵璟桓扑腾一声跪下,“太子风光霁月,受贼人陷害,此仇不共戴天,求父皇明鉴。”

    “知道了,下去吧!”显庆帝不耐烦地抬脚就走,越想越生气,怒气冲冲地去了坤宁宫,走到半路,又改了路线,扭头去了疏桐宫,等萧恒拿到证据,他再找萧氏算账也不迟。

    显庆帝一走,赵璟炜便立刻剑张跋扈地质问赵璟桓:“老六,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不知道?”赵璟桓哗啦一声展开扇子,冷笑道,“义澜医馆起火是你做的,我女人失踪,全是拜你所赐,你说我要做什么?”

    “为了一个女人,你跟我翻脸?”赵璟炜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赵璟桓起身往外走,边走边道,“不错,我早就说过了,女人如衣裳,兄弟如手足,谁若伤我衣裳,我必断他手足,二哥三哥,你们也不例外,不信,放马过来试试。”

    赵璟炜:“……”

    动真格的啊这是!

    走了几步,赵璟桓又停住脚步,回头懒懒道:“最近我心情不好,会把你们做的那些事情一一呈给父皇,兄弟一场,提醒提醒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

    “老六,你别太过分,想要扳倒我们,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赵璟铭冷声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生意,想来你也不会做的,对吧?”

    赵璟桓没搭理两人,带着容九一言不发地出了宫。

    “殿下,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容九悻悻问道,“该去哪里找苏大夫?”

    “去济世堂,找苏福问问吧!”赵璟桓皱眉。

    小狐狸摆明了不让他知道她的踪迹,他一时还真的找不到她。

    苏福并不在济世堂。

    店小二告诉两人,苏福昨天去了乡下庄子,得过几天才能回来。

    容九不死心地问道:“义澜医馆的苏大夫时常来你们这里,你们谁知道她跟谁来往密切?若能找到苏大夫,殿下有重赏。”

    众人一听有重赏,绞尽脑汁地回忆苏姝来药铺的情景。

    偏偏每次苏姝来,都带着面纱,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若是在别处见了,都不一定会认出来,更别提在哪里见过她了。

    好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想了半天,还真的有一个人扒拉开人群上前道:“小人前些日子在卧龙寺见过苏大夫,如果小人没有猜错,她应该是认识善忍大师的。”

    众人:“……”

    京城山下谁不认识善忍大师!

    谁没去过卧龙寺!

    容九看赵璟桓,赵璟桓不假思索道:“赏,去卧龙寺!”

    能让苏姝白天去见的人,关系肯定不一般!

    自从医馆被烧,谢锦衣就一直没出门,躲在屋里闭门不出地抄写医书,苏姝得从京城消失一段时间,至于要不要复出,就看太子一案能不能牵扯出外祖父被人陷害一事。

    若不顺利,苏姝会再度出山,定要把左砚堂拉下水,先替外祖父出口气,只要左砚堂一倒,太医院换了人间,追查外祖父当年一案,就该谢锦衣出面了。

    谢锦衣毕竟是半个苏家人。

    正想着,紫玉掀帘进来,神神秘秘地趴在谢锦衣耳边,小声道:“刚刚奴婢看见二老爷从阿秀姑娘的房间里出来,阿秀姑娘出来相送,脸都红了呢!”

    “知道了!”谢锦衣捏捏眉头,问道,“二夫人怎么样了?”

    谢府的事情,只要不是太过分,不牵扯到她。

    她是不会出手的。

    反之……她绝不轻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