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80章 山间夜话

第80章 山间夜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权宜之计,顾不上许多了。”谢锦衣波澜不惊地看着他,淡淡道,“殿下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对殿下说。”

    从此秦王和左家会视她为仇敌。

    如此一来,苏姝在京城也呆不久了,她会彻底消失,永不露面。

    她并不介意跟赵璟桓共眠一处,她无需他对她负责。

    “好,你说!”赵璟桓顺从地躺下来,感受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他心里顿时有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凭心而论,他对她是有好感,又是在这样的境遇下,只要她愿意,他就敢娶了她。

    “我并非不相信殿下,而是不想让彼此尴尬,还望殿下见谅。”谢锦衣眼疾手快地拍了他一下,从容道,“这样对你我都好,睡觉吧!”

    赵璟桓这才发现他被点了穴,压根就动不了,忙道:“苏大夫,我保证不会碰你,你要相信我的,我动不了,有什么危险的话,我也保护不了你,此处是护城河的下游,已经到了郊外,万一有毒蛇咋办?”

    其实他对这个地方并不陌生。

    顺着山谷再走约莫半个时辰,再翻过一道山梁,便到了大长公主的山庄,山庄上栽满了各种各样的果树,楚老太爷自从伤了脑袋,一年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里,整天招猫逗狗,钓鱼摸虾,日子过得跟神仙一样。

    只是他跟楚云昭虽然交情不错,但却并不喜欢楚老太爷。

    宁愿露宿山谷也不愿意去见他。

    “睡觉!”谢锦衣不搭理他,侧身睡去,她在车厢附近洒了药粉,并不担心毒蛇野兽,眼下她得保留体力,等着明天爬山梁的,这处山谷她虽然没来过,却也不陌生,赵璟桓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她沉沉睡去,心里暗叹,这女人心可真大,这样的境遇,也能睡着啊!

    谢锦衣自然睡不踏实,时醒时睡。

    明天是她生辰,谢锦玉说是要回府看她,她若是赶不回去,紫玉是真的无法应对明天的场面。

    赵璟桓却是一夜未眠。

    眼巴巴地看着身边的女子睡着醒来又睡去,她呼吸清浅,睡态可人,即便是睡梦中,她也保持警惕,离他远远躺着,娇小的身子几乎贴到了冰凉的车厢上,快天亮的时候,她许是觉得冷,离他越来越近,最后竟然蜷缩在他怀里,抱住了他结实的腰身,很是香甜地睡去。

    睡梦中,她坐在一堆火堆前,很是温暖,情不自禁靠着那火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温香软玉在怀,赵璟桓只觉心里一阵燥,热,他是经历过女人的,这样的诱惑对他来说,简直是难以抵抗,偏偏他身子不能动,只得闭上眼睛,不去看眼前的美人美色。

    不一会儿,谢锦衣便悠悠醒来,一睁眼见自己正躺在赵璟桓的怀里,两手还环住他的腰身,腾地红了脸,慌忙松开他,迅速坐起来,弯腰出了车厢,幸好他睡着了,要不然太尴尬了。

    明明是她在防备他。

    却在睡着的时候,主动躺在了人家怀里,真是,真是太无地自容了。

    天刚蒙蒙亮。

    两边的山峰还浸润在微蓝的天色里,谢锦衣方向感不好,但凭直觉翻过前面一道山梁,应该就是官道,有官道便会有马车,要想脱身应该是不难的。

    想到这里,她便弯腰解了赵璟桓的穴道。

    哪知刚一收手,便被一只大手拽了过去,瞬间被人结结实实地压在了身,下,一双手也被紧紧攥住,动弹不得,谢锦衣面红耳赤地挣扎:“殿下,快醒醒,你压到我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解开他。

    他分明是故意的。

    待她挣扎了好一会儿,赵璟桓才睁开眼睛,低头俯视着她白皙修长的脖颈,挑眉道:“苏大夫,本王是在做梦吗?”

    撩,拨了他一晚上,他岂能轻易放过她。

    得让她知道知道,男人是不能随便撩,拨的。

    “殿下没有做梦,快放开我。”谢锦衣仰头望着他的年轻俊朗的脸,两人的鼻尖几乎快要碰在了一起,一时羞愤难耐,索性一歪头对着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趁他吃痛的工夫,她迅速从他手里抽回手,刚想再点住他的穴道,却见他突然对她嘘了一声,低声道:“有人来了。”

    果然,两人头顶上方赫然多了数条黑色的影子。

    谢锦衣摸了摸藏在左袖里的药粉,又从右袖里取出一粒药丸塞赵璟桓嘴里,冲他点点头,赵璟桓会意,咽了药丸,拽着她的手冲了出去,围在车厢周围的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顿觉头脑一阵晕厥,扑腾扑腾地倒在了地上。

    两人不说话,很有默契地携手向前一阵狂奔。

    刚刚谢锦衣那一把药,并未放倒所有的黑衣人。

    很快三个漏网的黑衣人追了上来,跟赵璟桓交上了手,谢锦衣原本以为赵璟桓一介纨绔,武功充其量仅能自保,哪知他招招凌厉,把两个人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更让谢锦衣无语的是,他似乎并不想恋战,直接把对方一脚一个踢进了河里,两人很快便冲得没影了。

    谢锦衣刚想说什么,却听见身后传来嗖地一声。

    小心!赵璟桓一个飞身朝她扑来,再次把她压倒在地上。

    “殿下……”听到箭头刺入皮肉的声音,谢锦衣神色一凛,迅速把他放在地上,自己则从赵璟桓手里取过短刀,毫不犹豫地冲不远处趴在岩石后只露出个脑袋的黑衣人奔去,那黑衣人见冲上来的是一个女子,冷笑一声,再次把长箭放在弦上,准确地对准了那个娇小的身影,近了近了,突然他手中的长箭无力地掉在了地上,该死,这女人是妖怪吗?

    待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手上插着的数根银针,只觉得身后一凉,彻底晕死过去。

    黑衣人身后数丈远的山林里,一个玄色身影收了弯弓迅速离去,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锦衣很是警惕地环视了一眼四下里,看上去似乎并无异样,才跑到赵璟桓身边,把他腿上的长箭取下来,用嘴吸出箭头上的毒液,给他敷上随身携带的药粉,才扯下衣角替他包扎好:“殿下不必担心,此毒并不难解,您的腿很快就会恢复如常的。”

    她的动作异常娴熟,犹如行云流水且不容置疑,赵璟桓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看她的目光却越发柔和,一声不吭地任她包扎完毕,才大刺刺道:“废了也没事,反正这腿是为了救苏大夫伤的,苏大夫得对本王负责,照顾本王一辈子。”

    “没有谁可以照顾谁一辈子,殿下还是好自为之吧!”谢锦衣异常淡定地看着他,问道,“殿下被困在此一夜,容九y也并未寻来,难道殿下就没有别的办法脱身于此吗?”

    才不信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