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79章 一起落水

第79章 一起落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璟桓脸色一沉,迅速地按下马车上的机关。

    只听哗啦一声,把谢锦衣吓了一跳,马车内壁上瞬间多了层铁甲做成的护甲,连同车帘也挡了个严严实实,赵璟桓起身冲她说了声待在这里别动,就掀帘走了出去,接过容九手里的马鞭,沉声道:“去把后面的尾巴收拾了,不必留活口。”

    容九应声道是。

    马车很快驶出皇宫。

    月色如水,晚风习习,因是萧太后寿辰,又是春闱最后一日,今晚京城并不宵禁,街边的铺子依然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听到外面的嘈杂声,谢锦衣掀开车帘,见已经到了闹区,便弯腰走了出来,坐在赵璟桓身边:“麻烦殿下到前面一品居包子铺停一下。”

    秦王只会暗袭。

    绝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追杀她的,这点她还是有把握的。

    “饿了?”赵璟桓面带笑意。

    “有点。”谢锦衣不好意思地点头道是,刚刚在宫宴上,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跟着他狂奔了一气,有些虚脱,好巧不巧地失糖症犯了,虽然她已经服了一粒人参养荣丸,但还是吃点东西果腹最好。

    一品居的包子,在京城可是很有名的。

    人多的时候,常常在店门口排起长队。

    “刚巧我也饿了,一起进去吃点吧!”赵璟桓好脾气地把马车停了下来,两人进了店。

    一笼六个小包子,谢锦衣点了一笼香菇三鲜包。

    赵璟桓第一次来,见一笼只有六个,便点了两笼肉包,他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味道,吃完竟然又点了两笼,谢锦衣都吃完放了筷子,他还吃得津津有味,直呼比御膳房的包子都好吃。

    “御膳房用料谨慎,忌讳也多,不似民间这样率性,味道自然是不一样的。”谢锦衣抿嘴笑,“何况这家一品居是家百年老店,始于前朝,在京城口碑很响,就连世家贵胄们也常常光顾呢!”

    “百年老店?不错不错!”赵璟桓吃得很是高兴,掏出手帕拭了拭嘴角,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子扔在桌子上,“明天我让容九过来把这个店买下来,专做世家贵胄们的生意。”

    谢锦衣:“……”

    吃完包子,两人又上了马车。

    穿过热闹的街面,到了护城河畔,河面波光粼粼,在月色下显得格外壮阔,等过了桥,再拐个弯,就到了崇正街,崇正街前面就是义澜医馆。

    车厢里面有护甲,太闷。

    谢锦衣掀开车帘,跟赵璟桓说话:“殿下,咱们要不要等等容侍卫。”

    她回医馆后倒是安全了。

    赵璟桓回去的路上没人护卫怎么行?

    马车缓缓上了桥,河冰初融,桥下水流湍急,坐在马车上也能听到哗啦啦地流水声。

    “不用,他有人接应,等完事他自会找来的。”赵璟桓拽了拽缰绳,刚想说什么,那马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突然狂奔起来,车厢猛地颠簸了几下,生生跟车身分离,直直地朝河面坠去,还没等谢锦衣反应过来,便跌进了河里,刺骨的寒意瞬间将她层层包裹,紧接着一只大手紧紧拽住了她,赵璟桓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抓紧我,不要放开。”

    随后,两人便齐齐被河水一路冲了出去。

    谢锦衣原本是会水的,但无奈水流太急,一只手又被赵璟桓死死拽去,她施展不开,只能由着整个人随波逐流,尽可能地仰着头,不被河水灌进口鼻,赵璟桓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他几次想站起来,似乎想带着她游到对岸去,却也没有成功,两人在水里漂泊了好一阵子,才被一棵横卧在河面上的大树拦住,无比狼狈地上了岸。

    说是岸边,实际上是一道山谷。

    两边是幽暗起伏的山峰,脚下则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河边有几株高耸入云的杉木,斑斑点点的在月光从树干间影影绰绰地洒了下来。

    两人浑身是水,不管不顾地席地而坐,各自拧着衣裳。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赵璟桓关切地看着她,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湿漉漉地衣衫勾勒出她姣好的曲线,谢锦衣倒是没在意他的目光,随意活动了一下筋骨,应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赵璟桓收回目光,轻咳道,“咱们坚持一会儿,容九很快就带人找来了。”

    “好。”谢锦衣环视了一眼四下里,提议道,“殿下,咱们捡些干柴,生个火吧,要不然,明早一准会得风寒。”

    看地形,就算容九找过来,今晚两人怕是也回不去了。

    起码,要她爬这么陡峭的山,她是爬不上去的。

    赵璟桓摸摸口袋,他没带火折子,谢锦衣淡淡道:“我带了。”

    虽然她没想到会落水,但每次出门,各种必要的物什还是会带的,比如银针,比如火折子。

    火折子用牛皮袋包的,放在身上好久没用了。

    “你歇着,我去捡柴。”赵璟桓眼前一亮,很快捡来了一大堆干柴,这女人果然心细,出门竟然还带着火折子,哈哈,他喜欢!

    生了火,两人坐下来烤衣裳,外面的衣裳很快烤干了,里面的衣裳则有些尴尬了……谢锦衣抬头看了看河面,轻咳道:“殿下,车厢也被冲过来了,您要不要把车厢扛过来……”

    要不然,她没法换里面的衣裳啊!

    总不能跑到树从中去换吧!

    赵璟桓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三下五除二地把车厢从河面上扛了过来,虽然车身有些损坏,但幸好他打开了机关,触发了厚厚的护甲,别的不说,躺在里面睡个觉还是没问题的。

    嗯,车厢里他的薄被还在,如果烤干了,盖在身上,简直不要太舒服。

    谢锦衣也是这样想的。

    她先躲进车厢里换下了里面的衣裳,出来烤干又换上,接着又找来树枝把被子搭在上面,两人忙碌了好一阵子,才把身上的衣裳收拾妥当。

    赵璟桓又去车厢里摸出一把小铁壶和两个茶碗,去河里取了水,放在火堆上烧水,不以为然道:“以后我得在车厢里多放点应急的物什才行,如今倒好,能用上的,只有这把铁壶了。”

    “有热水喝就不错了,殿下还想怎样?”谢锦衣笑笑,起身从火堆里取了一根火把,走到树丛里,仔细辨认了一番,从几株绿植上择了一把叶子回来,去河边洗了洗,放进茶壶里,待水烧开,便有股涩涩的味道溢出,赵璟桓率先抿了一口:“茶?”

    不会吧?

    “不,是菇草。”谢锦衣淡淡道,“捡柴的时候,我瞧见有几株,菇草是药材,可退热防虐,刚好适合你我!”

    “苏大夫果然是神医。”赵璟桓端起茶碗,一饮而尽,冷不丁想到之前楚云昭说的话,等等,不会是那厮在他马车上动了手脚了吧?

    该死的,他竟然忘记了此事。

    想到这里,他抬头细细端详着谢锦衣,她虽然落了水,也当着他的面,洗过脸,清洗过衣衫的,但是他并未发现她有任何异样,相反她的素颜依然是楚楚动人,她并未易容……难不成她真的是南直隶人?

    睡觉的时候,两人窝在车厢里,身上还盖着一条薄被。

    见谢锦衣异常淡定地躺下,赵璟桓忍不住打趣道:“苏大夫就如此相信本王,敢跟本王共眠一处?”

    莫非她早就心仪他,即便委身于他,也不在乎?

    他可是听说,南直隶那边民风开放得很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