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75章 两看相厌

第75章 两看相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是,你来京城时间最短,却比我更熟悉醉春楼。”谢锦衣轻轻把茶碗推到她面前,正色道,“从今天起,醉春楼的收益你我五五分成,喝了这杯茶,你就是醉春楼的东家了。”

    芍药二话不说,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今晚事成,必有厚赏。”谢锦衣淡淡道,“芍药此名太过妖娆,不用也罢,我不善给人命名,你自己重新拟个名字。”

    芍药昏迷时说过,说她不是芍药。

    还说不喜欢这个名字。

    “奴婢姓陈,家中排行七,幼时,家里人都唤奴婢七娘。”陈七娘腾地红了眼圈,她并非天生低贱,只因家道中落,才被卖到青楼,赐名芍药,捧她当了花魁,她恨这个名字。

    “好,那以后你就叫陈七娘!”谢锦衣欣然应允,“你且回醉春楼,若有事,我自会派人跟你联系。”

    陈七娘盈盈退下。

    刚出了医馆,她就见一个年轻男子在门前下马。

    男子身材修长挺拔,俊美无俦,举手投足尽显贵气,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展扬的男子,竟然一时看痴,待一阵淡淡的清香掠过,她才惊觉失态,面红耳赤地冲他福身一礼,慌忙上了马车,匆匆离去。

    萧恒并未在意。

    他早就习惯了女人面对他时的羞涩和脸红,目不斜视地进了医馆。

    片刻,又有一辆马车缓缓地停在了门口。

    容九率先跳下马车,一眼瞧见萧恒的枣红大马,颠颠地过去掀车帘:“殿下,萧六郎刚刚进了医馆,他的马在呢!”

    “他来干什么?”赵璟桓颇感意外,挑眉道,“难道他也有花柳病?”

    马夫低头偷笑。

    这话也就殿下敢说,人家萧六郎为人正直公允,他宁愿相信他自己得了花柳病,也不信萧六郎得这病。

    “殿下,人家萧六郎是京城女子的梦中人,怎么会有花柳病呢!”容九轻咳道:“据我所知,萧六郎连个妾室都没有呢!”

    “你到底是哪头的!”容九头上顿时挨了一个爆栗,赵璟桓一脸黑线道,“我告诉你,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萧六郎,走,会会他去,他若是敢对苏大夫有啥想法,信不信我一样灭了他。”

    萧六郎的为人他比谁都清楚,看上去像个温润君子。

    实际上比谁都阴险狡诈。

    更可气的是,显庆帝还动不动就拿他跟萧六郎相比,让他多学学萧六郎,他早就看这厮不顺眼了,恨不得见一次揍一次。

    他可不怕什么飞鱼卫指挥使!

    “萧大人若是需要什么药丸,只管开口便是,至于药方,我是不卖的。”谢锦衣淡淡地望着眼前这个气宇轩昂的飞鱼卫指挥使,亲自给他续了茶,“尤其是真言丸的药方,就算我卖给了萧大人,萧大人也未必做得出,有道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若真言丸不能在萧大人手里发挥它的药效,倒是我的不是了。”

    她原本以为萧恒来找她,是讨要人参养荣丸的药方。

    却不想他竟然看上了真言丸的方子。

    真言丸服之能吐真话,对飞鱼卫指挥使来说,的确是有用处的。

    只是,她不卖!

    无论给多少银子,她都不卖!

    萧恒沉默片刻,刚想说什么,却听见门外一阵脚步声,赵璟桓摇着扇子走了进来,萧恒起身抱拳道:“微臣见过景王殿下。”

    赵璟桓哗啦一声收了扇子,大刺刺地坐在谢锦衣身边,冷讽道:“原来是萧大人在这里,难不成外出办差太过劳累,生病了?不对啊,就是真的生病,萧大人也应该去太医院找左院使看诊,怎么还跑到这里来了呢?”

    不等萧恒回答,赵璟桓又道:“明白了,萧大人定是得了什么隐疾,对不对?那你来找苏大夫可就找对人了,苏大夫比较擅长不举不孕之症,连我的花柳病也是苏大夫给医好的呢!”

    谢锦衣哭笑不得。

    低头喝茶。

    “回禀殿下,微臣拜访苏大夫并非寻医,而是另有他事。”萧恒挑挑眉,谦谦有礼道,“如今此事已了,微臣告退。”

    说着,又朝谢锦衣点头示意,大踏步走了出去。

    他谁也不怕,就怕惹上这个纨绔王爷。

    因为纨绔之名在外,所以对方不按常理出牌,也无所畏惧,让他防不胜防。

    赵璟桓又看谢锦衣。

    “萧大人打算买我的真言丸药方,我没卖给他。”谢锦衣会意,起身道,“时辰不早了,咱们走吧!”

    “苏大夫的性情,本王喜欢!”赵璟桓心情大好地走到谢锦衣面前,俯身望着她乌黑清亮的眸子,低声道,“不知今晚的事,苏大夫能有几分把握,若是不想去,就放心交给本王好了。”

    其实他从来没指望女人能办成什么事。

    但如果有这个机会能跟她多呆一会儿,他也是很愿意的。

    “左砚堂一直想除掉我,我岂能坐以待毙。”谢锦衣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殿下要相信我的安排。”

    正值黄昏。

    天边铺满了橙色的晚霞,映得车厢里也是红彤彤的。

    路上虽然人多,但马车却是一路通畅无阻地入了宫。

    很快在疏桐宫门前停下来。

    一个肤白貌美的丽人盈盈迎上前来,未语先笑:“早就听闻义澜医馆苏大夫医术高超,幸有景王殿下引荐,本宫的病就有劳苏大夫了。”

    “能为娘娘看诊,是民女的荣幸。”谢锦衣福身施礼:“娘娘请。”

    把完脉,谢锦衣面无表情道:“看诊还需望闻问切,还请娘娘移步内室,民女才好决断。”

    “你们都下去吧!”冯贵妃会意,屏退下人,领着谢锦衣进了卧房,谢锦衣这才直言:“娘娘这一年多来心口时常胸口疼痛,并非是旧伤所致,而是被人在饮食里掺了和栗粉所致,和栗粉少食能止痛,若是服之过量,则有中风的危险,一旦中风发作,轻则口眼歪斜,重则全身抽搐而亡。”

    冯贵妃虽然貌美,却并非是显庆帝心头所爱。

    直到三年前显庆帝带领众嫔妃,前往卧龙寺上香,途中遭遇冷箭,是冯贵妃舍身相救,显庆帝才安然无恙,从此冯贵妃便集三千宠爱于一身,至今仍是显庆帝最宠爱的妃子。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看来,有人想对冯贵妃出手了。

    冯贵妃大惊,忙问道:“敢问苏大夫,本宫的病可还有救?”

    她知道苏姝进宫给她瞧病是个幌子。

    赵璟桓的真正用意,是想让她参加太后的寿辰罢了。

    却不想,这无意之举,竟然查出她中了和栗粉的毒……

    “尚未入骨髓,一切还来得及。”谢锦衣道,“娘娘近来起床时感头晕,走路久了,会觉得左肩酸痛,是也不是?”

    冯贵妃使劲点头。

    “那就是了。”谢锦衣正色道,“我这就给娘娘开个药方,娘娘只要再不接触和栗粉,只需一年,便可痊愈,娘娘冰雪聪明,自然知道剩下的事情会怎么做。”

    “苏大夫恩同再造,本宫感激不尽。”冯贵妃肃容道,“本宫虽然不知苏大夫为何要参加宫宴,但宫中险恶,本宫还是劝苏大夫不要搅进这摊浑水中来,不要像当年苏院使一样……”

    “娘娘觉得苏院使冤枉?”谢锦衣心头微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