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74章 安排

第74章 安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红鸾忍着笑趴在程琳玉耳边一阵嘀咕。

    二老爷去清心苑教训五姑娘,被紫玉扔出来的囧事早就传遍了谢府,哈哈,笑死了!

    “我还以为五姐姐跟以前不一样了呢!”程琳玉嘴角微翘,冷讽道,“却不想,她竟然还是这么蠢!”

    百事孝为先。

    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如此对待自己的父亲,不要闺誉了吗?

    哼,就凭这一点,她这辈子是打算老死在家吗?

    “谁说不是呢!”红鸾趁机道,“听说前几天杨姨娘给五姑娘去请安,五姑娘都不搭理她,如今杨姨娘可是正得宠,保不齐不给五姑娘穿小鞋。”

    “去把我给老夫人和世子做的鞋拿出来,我这就送到盛宁堂去,我比不得五姐姐,我也没她那么蠢。”程琳玉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幽幽道,“我虽不是谢家女,但终究还是要在谢家出嫁,只要忍了这些日子,我嫁到徐家,从此就海阔天空了。”

    她原本以为她要等好久才能如愿嫁给徐慎行。

    却不想就这样好事将近了,跟做梦一样。

    红鸾道是。

    “难得你有如此情意,针脚也细密,难为你了。”顾老夫人也听说了清心苑的闹剧,压下心头的不快,看了看程琳玉送上来的鞋,弯唇笑道,“长辈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安心备嫁便是。”

    程琳玉心里敬着谢家,并不是一件坏事。

    以后保不齐也有用到她的时候,凡事留条后路总是没错的。

    程琳玉道是。

    见谢尧也在,起身盈盈一礼:“之前为了我的事情,让伯爷受累了。”

    “六姑娘客气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跟你祖母刚刚还在说你跟徐大少爷的亲事呢!”谢尧扶起她,温声道,“今日下朝,我刚好碰到永安侯徐沛,徐沛说他跟徐振商量过了,说你六月及笄,他们打算从七月找个好日子上门迎娶,如此说来,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准备嫁妆,不着急的。”

    奇怪徐沛不但没有阻止徐慎行跟程琳玉的亲事。

    让他有些想不通。

    徐慎行跟程琳玉虽然是表亲,但程琳玉毕竟是谢庭的继女,谢庭不过是个六品主事,堂堂侯爷跟六品主事做亲家,在他眼里程琳玉是配不上徐慎行的。

    但偏偏徐沛并不在意这些。

    “多谢伯爷。”程琳玉腾地红了眼圈,提着裙摆扑腾跪下,楚楚可怜道,“老夫人,伯爷,母亲受我连累,至今禁足,可怜我出嫁在即,还望老夫人和伯爷网开一面,让母亲帮我打点嫁妆,我虽说从庄子里找了两个绣娘,可终究没有亲娘来得贴心,还望老夫人和伯爷成全。”

    “你母亲禁足,自有她的过错。”顾老夫人心情复杂地看着她,“跟你无关,你不必如此。”

    “六姑娘快快起来,老夫人并非不通情理之人,你何苦如此。”谢尧忙上前搀起她,安慰道,“你母亲是禁足,又不是软禁,你是她的女儿,你的嫁妆理应让她来打点的,我和老夫人不会不答应的。”

    “多谢老夫人伯爷!”程琳玉再次福身。

    顾老夫人皱眉,看了看谢尧,再没吱声。

    “祖母,父亲,我回来了。”谢明渊兴冲冲地掀帘走进来,顾老夫人忙招呼他坐到自己身边,嘘寒问暖:“明天就要考试了,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祖母放心。”谢明渊答道,谢尧指着程琳玉送来的鞋子道:“你六妹妹给你做的鞋,还不赶紧谢谢你六妹妹。”

    “多谢六妹妹。”谢明渊客套地冲她点点头,程琳玉回礼:“大哥哥客气,区区薄礼,还望大哥哥不要嫌弃。”

    谢明渊笑笑,转身跟顾老夫人说道:“五妹妹白天去书院看过我,送我一套墨宝,十分难得,五妹妹最有心了。”

    程琳玉知趣地起身告辞。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人早早起身去送谢明渊赴考。

    送考的人太多,马车走到半路便走不动了。

    大家只好下车步行,跟着人群往前走。

    除了谢家三姐妹,程琳玉也去了。

    途中碰到徐慎行,两人眉来眼去的,徐婉宁和徐佳宁姐妹俩在一边掩嘴偷笑,程琳玉羞红了脸。

    谢锦衣目视前方,不去看她们。

    谢锦月和谢锦如跟徐家姐妹也不睦,姐妹俩不声不响地跟在谢明渊身后,她们近来关系突飞猛进,似乎有了某种默契,人前人后总是姐妹情深的样子,时不时在一起绣花聊天,好像连她们的姨娘也走动得很是亲密。

    谢锦玉早就在考场门口等着了,见了娘家人格外兴奋,尤其是见了谢明渊,扯着他的衣袖好生嘱咐了一番,谢明渊打趣道:“大姐再嘱咐下去,考场可要关门了。”

    谢锦玉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目送他进了考场,才拉过谢锦衣的手,笑道:“五妹妹,苏大夫的方子真是管用,我现在过得可滋润了,别院清静,我跟你大姐夫住着挺好的,我们商量过了,等有了身孕就搬回去。”

    “那就恭喜大姐姐了。”谢锦衣从善如流道,“祖母和大伯母常常念叨大姐姐,大姐姐若是有空,就回家看看她们吧!”

    “我这不是等着你及笄那天回去嘛,我记得日子呢,后天便是你的寿辰,刚好是你大哥哥考完试的那天,我刚好回去给你们一起祝贺。”谢锦玉笑道:“苏大夫妙手回春,我吃了她的药,身子大有好转,等有了好事,我还得去好好谢谢她!”

    “那我们就等着大姐姐回来。”谢锦衣笑笑。

    其实谢锦玉并无大碍,只是过于劳累费心才导致神思不宁,气结于心罢了。

    好生调养一番,子嗣还是不难的。

    考试第二天是太后寿辰。

    后晌的时候,谢锦衣便带着紫玉来来回回地在府上采摘桃花,说是要给谢明渊做桃花酥和桃花茶,小蝶很是自豪地对其他小丫鬟说:“孟妈妈做的桃花酥味道一绝,绝对是京城头一份,有钱也买不到,姑娘说了,是给世子接风洗尘的呢!”

    不到天黑,清心苑便关了院门。

    紫玉带着丫鬟婆子在院子里摘捡花瓣的时候,谢锦衣早就换了衣裳去了医馆,芍药早就等在正厅那边:“苏大夫,晌午的时候鲁忠师徒已经护送杨妈妈她们出城,醉春楼那边的事情也成了。”

    谢锦衣微微颔首,赞许道:“有劳芍药姑娘了。”

    扳倒左砚堂并非易事,她不但要藏起她的软肋,还得事先做些准备。

    醉春楼是消息聚集中心,由芍药出面周旋是最好不过了。

    “苏大夫大恩,芍药没齿难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芍药福身施礼,珠儿上了茶,看看两人,不声不响地退下,谢锦衣浅笑:“我无需你赴汤蹈火,你只需帮我打理好醉春楼就好。”

    醉春楼?

    芍药一头雾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