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66章 撞破

第66章 撞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月色如水。

    四下里被蒙上了一层浅浅的白。

    一个婀娜的身影从侧门盈盈而入,谢尧眼前一亮,快步迎上去:“弟妹。”

    “让伯爷久等了。”徐氏盈盈一礼。

    “弟妹,咱们长话短说,徐二老爷今天回来了,我约他去醉春楼坐了坐,顺便跟他聊了聊六姑娘跟徐大少爷的亲事,徐二老爷说,既然事情闹成这样,他是愿意徐大少爷迎娶六姑娘的,他会尽快说服徐二夫人同意的。”谢尧望着月色下女人精致的眉眼,柔声道,“徐二老爷毕竟是一家之主,又是你的胞兄,他说话肯定算话,回头我再劝劝老夫人,多给六姑娘添点嫁妆便是,徐二老爷说了,待他们谈妥了,自会请官媒上门提亲的。”

    老夫人手里的那些铺子毕竟是二房的产业。

    到时候送给六姑娘一间傍身,也不为过吧?

    “伯爷大恩,妾身永生难忘。”徐氏福身施礼,楚楚可怜道,“只要六姑娘能如愿嫁进徐家,妾身这辈子就知足了。”

    女人身上特有的轻轻浅浅的体香若有似无地朝他袭来。

    他有些心猿意马。

    “有我在,你放心便是。”谢尧一把扶住她,看她的目光满是怜惜,“老夫人已经答应在渊哥儿考试这几日,让六姑娘回来小住几日,到时候咱们再见机行事。”

    月光下,男人高大修长的影子将她娇小的身影笼罩。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有扑进他怀里的冲动。

    “多谢伯爷。”终究是理智占了上风,徐氏悄无声息地后退一步,“妾身告辞!”

    “玉娘……”谢尧鼓起勇气抓起她的手,深情款款道,“其实我一直……”

    话音未落,惊觉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池妈妈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奴婢见过夫人……”

    谢尧和徐氏同时变了脸色,谢尧大踏步地朝屋里走去,但是晚了一步,魏氏已经带着刘妈妈和魏妈妈快步走了进来,见两人神色慌张的样子,气得差点晕过去,上去就给了徐氏一耳光:“不要脸的贱货,勾引男人勾引到大伯子身上来了,你怎么不去死!”

    怪不得最近瞧着徐氏嫩得能掐出水来。

    原来是用在她男人身上了,狐狸精,不要脸!

    “你疯了吗?”谢尧大踏步上前一把推开她,铁青着脸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不过是在此偶遇,才顺便说了几句话而已,你个泼妇,此事传出去,你以为你的名声都好到哪里去?”

    遇事冲动蛮横,她实在是没有正室风范。

    真是气死他了,她是想闹得众人皆知吗?

    徐氏捂着脸往外跑。

    池妈妈也快步跟了进来,用胳膊护着徐氏,事发突然,她也没有任何准备,谁能想到,竟然被大夫人察觉了……

    “还偶遇?我呸,整个谢府都知道你们在此偶遇谈情,你们都不要脸了,我还要什么脸!”魏氏岂能罢休,一把抓住她,气急败坏道:“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你们到底想怎样?”

    “大嫂,你真的误会了……”徐氏几近羞愤欲死,极力挣脱道,“我们真的偶然遇到说了几句话而已……”

    薛妈妈和刘妈妈远远地看着,并未上前。

    “你赶紧放开弟妹,此事跟她无关,是我找她说话的。”谢尧猛地抓住魏氏的手,顺势把她往后一推,厉声道,“够了,你不要闹了,有什么事情,去老夫人面前说,行了吧?”

    池妈妈和徐氏趁机出了荒园。

    谢尧这才把魏氏一把拥入怀里,信誓旦旦道:“此事真的是个误会,我跟弟妹什么事都没有,你切不可想歪了,你想啊,若是有什么,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院子都荒了。

    屋里自然也没法呆。

    薛妈妈和刘妈妈见状,老脸微红地退了出去。

    魏氏自然不信,猛地推开他,泣道:“你少来哄我,我都看见了,我不信,你跟我去母亲那里说清楚,我不相信你!”

    夫妻俩闹闹哄哄地出了荒园。

    “无趣!”赵璟桓这才从屋顶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用脚踢了一下正瞧得津津有味的容九,“回府,明天我要去谢府瞧瞧我堂姐,给她主持个公道,顺便看看苏大夫到底是不是谢府的姑娘,可谓是一举两得!”

    容九应声起身。

    还别说,义澜医馆跟谢府真的挺近的,中间只隔了一个窄窄的甬道,主子怀疑苏大夫是谢家的人,也是有道理的,要是苏大夫不是谢家的人,那才见鬼了呢!

    清心苑。

    谢锦衣卸了妆,倚在床上悠闲地看着书,紫玉掀帘走进来,神秘兮兮道:“姑娘,成了,刚刚大夫人带着薛妈妈和刘妈妈去荒园捉奸,刚好抓了个正着,现在已经闹到老夫人面前去了,这下二夫人真的是到头了,老夫人能容下她才怪呢!”

    “他们有点事情闹着,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谢锦衣淡淡道,“刚好我已经抄完了医书,明天就去卧龙寺见善忍大师,要不然去晚了,得到年底才能见了。”

    听说善忍大师前几日得了风寒。

    眼下尚未动身启程外出。

    “也是姑娘跟善忍大师有师徒的缘份!”紫玉笑道,“听说去年的这个时候,善忍大师早就动身走了,今年抱恙才推迟了行程呢!”

    魏氏闹到了顾老夫人那里,又是薛妈妈亲眼所见的事实。

    顾老夫人自然很是生气,先是喊过谢尧狠狠地骂了一顿,后又把谢庭叫来嘱咐了一番,说谢尧跟徐氏的事情是个误会,让他不要把事情闹大,谢庭沉浸在新姨娘如水的情意中,对此事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大言不惭道:“既然是徐氏不守妇道,干脆也送到庄子里得了,眼不见心不烦。”

    三日那天杨氏敬茶,徐氏打碎了茶杯,烫了杨姨娘的手不说,还不依不饶地为难了她一番,直到杨姨娘下跪才算罢休。

    谢庭心疼杨姨娘,早就看徐氏不顺眼了。

    “哼,我倒是觉得把她送庄子便宜她了。”顾老夫人愤愤道,“明天把徐家的人喊来,让他们看看,徐氏到底做了些什么!”

    徐二夫人不是说不跟他们家来往了吗?

    她偏要拿此事膈应他们,徐氏怎么说,也是徐家的人,至于谢尧,出了这样的事情,男人并不丢人!

    第二日,谢锦衣便带着紫玉早早动身去了卧龙寺。

    家里乱糟糟的,根本就没人注意她们。

    不一会儿,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便停在了谢府门口。

    顾胜见是赵璟桓的马车,忙匆匆跑到盛宁堂禀报:“老夫人,景王殿下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