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64章 成交

第64章 成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姑娘快进密室。”鲁忠闪身而出。

    珠儿有些慌乱地跑进来:“姑娘,他们来了四五个人。”

    “不要怕,你先去隔壁宅子保护杨妈妈他们,这里有我。”谢锦衣眼疾手快地从药架上取了包药粉藏在袖子里,珠儿应了一声,撒腿跑了出去,隔壁宅子养的两条大狼狗没动静,说明杨妈妈院子里那边暂且并无异样。

    谢锦衣快步进了里屋。

    芍药也察觉到异样,挣扎着从床上起来,问道:“姑娘,是不是他们来追杀我了?”

    “没事,他们不是冲你!”谢锦衣扶她躺下,淡淡道,“他们是冲我来的。”

    话音刚落,两个黑影便闯了进来,明晃晃的匕首指着两人,厉声问道:“谁是苏姝?”

    “我是!”谢锦衣起身应道。

    “识相的,跟我们走,我们不伤其他人。”其中一个黑衣人冷冷道,“要不然,一个也别想活!”

    “我是苏姝,你们带我走吧!”芍药坐起来道。

    “哼,还有争着去死的,好,那就成全你们。”另一个黑衣人面露狰狞,“那就都带走吧!”

    “我是苏姝,她是我的病人,于她无关。”谢锦衣从容上前,淡淡道,“我跟你们走!”

    话音刚落,半空中便起了一片白色粉末。

    两个黑衣人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苏大夫……”芍药吓得花容失色。

    “没事了。”谢锦衣起身走到那两个黑衣人面前,仔细验看了一番,从两人怀里各取出一块蝉形玉佩,不动声色地收了起来。

    紧接着,又一个身影跑了进来:“苏大夫,你没事吧?”

    他跑得太急,差点被地上的人绊倒,脚下踉跄了一步才站稳脚跟,谢锦衣这才看清来人竟然是赵璟桓,才悄然收住又要扬出药粉的冲动,应了一声:“我没事。”

    赵璟桓用力踢了一脚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黑衣人:“左砚堂这个老东西,胆子还真够大的,竟然派这么多人来医馆捣乱。”

    “殿下打死了左院使的儿子,左院使岂能甘心?”左院使不敢为难殿下,自然会想到来我这里,我倒是从来没想到,景王殿下行事如此简单粗暴。”谢锦衣嘴角微翘,不冷不热道,“这两个人再有半个时辰就能醒来,如此处置殿下看着办!”说完,便起身去了正厅。

    “我说过,那是意外!”赵璟桓也跟着走出来,肃容道,“扳倒左砚堂是我的事情,无需苏大夫插手!”

    “拭目以待!”谢锦衣语气平静。

    “听说,你让我堂姐打听十多年前的一桩旧案?”赵璟桓站在她身后问道,不等谢锦衣开口,又道,“你放心,不是我堂姐告诉我的,是我好奇听到的,此事再无其他人知道。”

    “的确如此。”谢锦衣只得点头承认,“苏院使为人沉稳,用药谨慎,不可能掌握不好剂量,我觉得此事定有蹊跷,只是郡主说一切并无异常。”

    “但你还是想查下去,对吧?”赵璟桓目光烁烁地看着她,收起扇子,缓步走到她面前,低头俯视着她,“就像我想查我兄长为何中毒的事情一样,苏大夫,我倒是觉得咱们可以联手做这些事情的。”

    谢锦衣正待答话,容九和鲁忠一前一后地走进来,鲁忠上前道:“姑娘,那些黑衣人武功高强却并不恋战,已经跑了。”

    “屋里还有两个,你处理一下,等他们醒来再问话。”谢锦衣指了指屋里,又问道,“其他人没什么事吧?”

    “阿庆和阿元受了点轻伤,其他人没事。”鲁忠大踏步进了里屋,赵璟桓冲容九递了个眼色,容九也跟了进去,两人一人拖着一个黑衣人去了门房。

    “捆结实点,待会儿姑娘要过来审。”鲁忠吩咐手下的徒弟。

    徒弟们立刻找来粗麻绳,把两人捆在了柱子上。

    “苏大夫,可不像是南直隶人哦!”容九意味深长地望着鲁忠,“是京城本地吧?要不然,怎么会用你们!”

    鲁忠师徒之前在城外卖艺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

    他一查就查出来了。

    唯一让他感到神秘的是,就是这个苏姝!

    南直隶那边查无此人,花会上又无人认识她,那她到底是谁?

    “苏大夫初到京城,无人庇护,是苏掌柜帮忙引荐了吾等。”鲁忠不动声色地答道,“九爷为何有此一问?”

    “好奇,好奇而已!”容九笑笑,继续问道,“那你可知苏大夫是南直隶哪里人?”

    “不知道!”鲁忠脸一沉,大步而出。

    容九:“……”

    好吧,他就不该问!

    “能跟殿下联手,民女不胜荣幸。”沉默片刻,谢锦衣浅笑,“那咱们就从左院使这里开始查起,刚好我有一事要问殿下,醉春楼可是殿下接手了?”

    “不错!”赵璟桓摇了摇扇子,挑眉问道,“不知苏大夫为何有此一问?”

    “殿下明明知道醉春楼是个烫手山芋,为何还要接手?”谢锦衣反问。

    齐王在这个时候把醉春楼卖了,肯定是不想再无事生非。

    很显然,赵璟桓也不会要去故意找麻烦。

    “对别人来说,醉春楼是烫手,但对我来说,却是别有一番风趣的。”赵璟桓俊颜冷凝,大刺刺道,“世人皆知,本王不爱江山爱美人,最喜风花雪月,故而本王接手最是合适不过了,不是吗?”

    “不是!”谢锦衣笃定道,“殿下并非真正纨绔之人,此次接手醉春楼不过是障眼法,如果我没有猜错,殿下现在已经在寻找下家了,对不对?”

    “那苏大夫的意思是?”赵璟桓凤眼微眯,眼睛不眨地盯着她看。

    “殿下与其把醉春楼卖给别人,不如卖给我!”谢锦衣直接了当道,“毕竟以我的身份接管醉春楼,比殿下要合适得多!”

    “你?”赵璟桓颇感惊讶。

    “怎么?殿下不相信我?”谢锦衣淡淡道,“不瞒殿下,我的病人当中也不乏世家贵勋,他们若是知道醉春楼是我的,定会庇护一二,如此口口相传,义澜医馆跟醉春楼相得益彰,两下方便。”

    “成交!”赵璟桓很是痛快地收了扇子,“醉春楼就卖给你了,十万两,本王原价卖给你,回头我就让容九把房契给你送过来。”

    她猜得没错。

    他的确是在寻找下家,这么个烫手山芋,他的确是不想放在手里的。

    “多谢殿下割爱。”谢锦衣展颜道,“房契一到,钱款两清。”

    “爽快!”赵璟桓心情大好道,“容九,去把刑部尚书叫到这里来,本王要他前来夜审医馆刺客一案!”

    容九道是。

    半个时辰后,门房的黑衣人才悠悠醒了过来。

    “说,谁派你们来的?”赵璟桓执扇而立,冷声问道,“说出来,饶你们一命!”

    两个黑衣人无声地对视片刻。

    其中一人头一昂,绝然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什么可说的,要杀要剐,随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