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63章 幸存之人

第63章 幸存之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先回去,我这就去。”谢锦衣转身进了内室更衣,脱下厚厚的盔甲般的衣裙,换上她去医馆穿的蓝色长裙,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梳妆,紫玉望着镜子里的谢锦衣,幽幽道:“姑娘原本是极美的,却非要扮丑,您什么时候才肯不用掩饰容貌啊!”

    府上的丫鬟婆子没事就知道议论姑娘的长相,说什么长得这么丑肯定嫁不出去云云。

    她都揍了好几个多嘴的了呢!

    “不着急,再等等。”谢锦衣无所谓道,“别人觉得我是美是丑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姝的使命尚无完成。

    谢锦衣便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小蝶清脆的声音在门帘外传来:“姑娘,二夫人来了。”

    紫玉手上的动作一顿。

    “就说我在更衣,让夫人先去正厅喝茶。”谢锦衣吩咐着,又取过黑胭脂往脸上补了补妆,重新换了衣裳,去见徐氏,徐氏一见谢锦衣,便泣道:“五姑娘,今儿母亲替六姑娘给你陪个不是,如今六姑娘罚也罚过了,你就饶了她,让她回来吧!”

    那个没良心的男人正新婚燕尔,压根不会顾及六姑娘的死活。

    谢尧虽然答应尽快把六姑娘接回来,却碍于顾老夫人不点头,迟迟不能如愿,她只好硬着头皮求到谢锦衣这里来。

    “夫人若是为这事,大可不必开口。”谢锦衣冷冷道,“此事是祖母发落,跟我并无关系,夫人应该去求祖母才是,只要祖母点头,我并无二话。”

    “此事事关五姑娘,老夫人还是得看五姑娘面子的。”徐氏低头拭泪,“虽然你跟六姑娘不是同根姐妹,但终究是从小一起长大,母亲对你,并无亏欠……”

    要不是有那么几间铺子,顾老夫人也不会这么给脸。

    只是她自己被戳穿了心思,自然也不好再去攀咬顾老夫人,如今的五姑娘跟之前不一样了呢!

    “夫人若是心中无所图,我对夫人的照顾,自会领情。”谢锦衣静静地看着徐氏,起身道,“可是如今,我不想再提以前,也不想听夫人再提以前,六姑娘的事情,夫人请自便,不必再来问我,我还要抄经,告辞!”

    “五姑娘,母亲跟六姑娘并非你想得那样,咱们是一家人啊!”徐氏在背后道。

    谢锦衣头不回地进了内室,吩咐道:“紫玉,我要抄经了,任何人不准前来打扰我!”

    紫玉高声道是。

    徐氏悻悻离去。

    苏福坐在花厅喝完了一壶茶,才见谢锦衣从里屋出来:“姑娘,左砚堂家里出了事,便想把手里的三间铺子卖掉,老奴本来打算如数买下,哪知左家临了又变了卦,说是要送给秦王,而秦王那边却找到老奴,若是老奴执意要买铺子,就得出双倍的价钱,老奴一时拿不定主意,特意来请示姑娘。”

    “三间铺子卖多少钱?”谢锦衣问道。

    “左家开价一万两!”苏福答道。

    “双倍就双倍,给他便是。”谢锦衣沉吟道,“我志在收回苏家的铺子以及当年在铺子里的老人,只要价钱不离谱就行。”

    苏福道是,起身告辞。

    谢锦衣想起芍药的病,便吩咐珠儿跟着去济世堂取些药回来。

    提起芍药,苏福低声道:“差点忘了告诉姑娘,听说醉春楼已经易主,被景王殿下买了去,芍药姑娘若是好了,随时可送回醉春楼。”

    “知道了!”谢锦衣若有所思地应道。

    芍药虽然伤得重,但吃了两剂药,很快就能坐起身来,知道是谢锦衣救了她,便想挣扎着下床施礼,谢锦衣一把扶住她,淡淡道:“姑娘身子未愈,不必多礼,待完全康复了,再谢我也不迟!”

    “苏大夫,是左家的人想杀我。”芍药心有余悸道,“奴婢不敢再回醉春楼,还望姑娘垂怜,收下奴婢,奴婢愿做牛做马报答姑娘。”

    “等你伤好了再说吧!”谢锦衣眉眼平和地嘱咐道,“按时吃药,三日后就能下床走动了。”

    芍药道谢。

    暮色四合,医馆刚刚掌灯,清平郡主便大踏步进了医馆,不等鲁忠通传,便自顾自地走了进去,见谢锦衣一个人坐在灯下喝茶,笑道:“如此贸然来访,还往苏大夫不要见怪。”

    “郡主来访,寒舍蓬荜生辉。”谢锦衣起身施礼,珠儿上了茶,悄无声息退下,清平郡主开门见山道:“苏院使的案子我帮你查了,当年余太后的病是苏院使负责的,从把脉到配药再到熬药,并无假手他人,余太后每副药的药渣也都与药方一致,并无明显破绽,余太后的医案上写着,余太后的死是苏院使用药剂量过猛所致,并非是用错药。”

    “郡主可知当年太后宫中伺候的人可有幸存之人?”听说当年慈宁宫中的太监宫婢都被显庆帝一怒之下下令陪了葬,但苏家尚且有苏衍,慈宁宫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听母妃说,慈宁宫的宁嬷嬷因当年因哺乳过显庆帝两个月,被赦免一死,准许她告老还乡,宁嬷嬷是南直隶人,说起来,跟苏大夫还是同乡呢!”清平郡主不以为然道,“只是时隔十多年,宁嬷嬷是生是死,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相信她对此事所知的,应该跟你我差不多,若是当年的确有隐情,宁嬷嬷也不会安然回乡不是?”

    “郡主所言甚是。”谢锦衣点点头,浅笑道,“有劳郡主了。”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清平郡主起身,落落大方道,“若苏大夫还有什么未解之事,只管开口。”

    “多谢郡主。”谢锦衣再次道谢。

    待清平郡主走后,谢锦衣想了想,便唤进鲁忠,问道:“鲁大哥可认识黑市的款爷?”

    款爷认钱不认人。

    拿钱办事,干净利索。

    “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并不熟悉。”提到款爷,鲁忠表情微讶,却并不多问。

    “你拿一万两银票去找款爷,让他去南直隶帮我找当年在余太后宫中伺候的宁嬷嬷。”谢锦衣不动声色道,“若能带进京城,再加一万两。”

    “姑娘,此事牵扯到宫闱,怕是姑娘还得多费些银两。”鲁忠皱眉道,“听闻黑市的每条消息每年都会有人待价而沽地买进,好在黑市有铁律,每条消息只能卖一次,所以姑娘不妨顺便再把此消息买进,以防后患。”

    他倒不是担心会有人找到他。

    而是义澜医馆到时候怕是会有麻烦。

    谢锦衣表情默了默:“不用了,据我所知,黑市上的消息每隔半年才会卖一次,若是黑市上有人买这个消息,只管买去就好。”

    不惹麻烦,哪来的真相!

    苏姝并不怕麻烦。

    冷不丁,外面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

    鲁忠神色一凛,压低声音道:“姑娘,有人进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