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51章 又吃亏了

第51章 又吃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璟桓怀疑自己听错了。

    稳重威猛的徐沛居然会问一个小姑娘这等私密之事……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能在三军中取首级的永安侯吗?

    苏姝虽然是大夫,但也是个姑娘,这样的问题……还真是难为她了。

    恰恰相反,谢锦衣并不觉得难为情。

    只是觉得徐沛有些着急,依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离能够行房还早,她是大夫,不是神仙,甚至不能保证他能不能顺利完成行房这一关。

    但徐沛又跟其他病人不一样,徐沛是她报复徐慎行唯一的筹码,她得拼尽全力让他好起来,娶妻,生子,承继永安侯府,想到这里,谢锦衣沉吟片刻,一本正经地抬头看着徐沛:“如果侯爷真的到了能够行房的那一天,自然是尽力就好,但前提是,得先派人通知我,我会给侯爷准备些药物,确保万无一失,只要过了这第一关,剩下的就好说了。”

    噗!

    容九差点笑出声来。

    天哪,苏大夫的意思是,侯爷想要跟女人行房不要紧,但是需要她在边上保驾护航……那个画面,想想就觉得脸红哦!

    一扭头,正好迎上自家主子冷冽的目光,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低下头去,伸手抚摸着冰凉的瓦片,月光虽美,但其实二月的天气还挺冷的,他其实并不想动不动就蹲人家屋顶,但是主子他……他太过执念,非要查出苏大夫的真实身份,景王殿下的护卫不好当哦!

    早知道,当初比武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得这个第一,皇上宠爱景王,所以才把他这个第一名赐给了景王殿下,遥想当初,再看看现在正屏住呼吸盯着屋里那个身影看的主子,好吧,他这个第一也值,起码上树爬墙,出入醉春楼各个女子的闺房,主子从来是不会训斥的。

    “多谢苏大夫。”徐沛肃容道,“苏大夫恩同再造,大恩不言谢,不知道本侯能为苏大夫做些什么,还请苏大夫明示。”

    珠儿端着茶盈盈走进来。

    悄无声息地冲谢锦衣点了点头,谢锦衣会意,端茶送客:“侯爷客气了,我行医救人,原本就是份内之事,无需侯爷额外替我做些什么。”

    “苏大夫宅心仁厚,本侯佩服。”徐沛起身拱手一礼,“日后若是有用得着本侯的地方,苏大夫只管开口便是。”

    “好!”谢锦衣莞尔。

    徐沛大踏步出了屋。

    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抬头对着屋顶厉喝一声:“何人在此?”

    该不会又是徐振在暗地里派人跟踪他吧?

    哼,就他们这样的,还想让徐慎行承继他的爵位?做梦!

    赵璟桓冲容九递了个眼色,容九踩着屋顶房檐,如履平地地疾驰而去,徐沛也不含糊,身手敏捷地追了出去,两人渐行渐远,很快不见了踪迹。

    赵璟桓这才跳下屋顶,信步进了屋。

    摇着扇子轻笑:“苏大夫,别来无恙!”

    相比昨晚的冷清,今日这屋里总算有了烟火气,嗯,这熏香的味道也不错嘛!

    谢锦衣正坐在案几前整理银针,不冷不热道:“这么晚了,不知殿下有何贵干?”

    “贵干倒是没有,本王是来道歉的。”赵璟桓撩袍坐下,翘着二郎腿,挑眉道,“昨晚苏大夫幸好不在医馆,要不然本王怕是得负荆请罪了,那个左砚堂的确可恨,敢上门打扰苏大夫,本王迟早会收拾他的。”

    她依然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乌黑清亮的眸子,平静淡然。

    这让他很是不解,她为什么要掩饰她的容貌呢?明明是个美人嘛!

    “对付一个太医院院使,对殿下来说,的确不是什么难事。”谢锦衣点头道是,面无表情道,“殿下有殿下的计谋,不必跟我道歉,只是以后,还请殿下不要带着侍卫躲在我医馆屋顶上,要不然,像今天这样的误会,怕是会经常发生,永安侯会连续针灸七日,还望殿下自重。”

    “好,爽快!”赵璟桓收了扇子,往前倾了倾身子,认真盯着她看,“那么苏大夫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哪里人?昼伏夜出是真的患了眼疾还是另有隐情?”

    若是她乖乖招了。

    那他也不用大费周章地去举办什么花会了,他其实并不喜欢那些庸脂俗粉在眼前晃来晃去的。

    “我记得我早就告诉过殿下。”谢锦衣脸不红心不跳地看着眼前这张近乎妖孽般的俊颜,从容道,“我是南直隶人,从小师从无尘子大师学医,三年前无尘子大师仙逝,我在乌山上给他守灵三年,三年期满,我便来到了京城,因水土不服,双目不能见强光,故而才夜晚出诊,之后的事情,殿下都知道了。”

    “苏大夫说的话,听起来的确没有半点破绽。”赵璟桓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凤眼微眯,直接了当地问道,“那么苏大夫能告诉我,你晚上为什么不住在医馆?而是走后院暗门回家!”

    “这是我的私事,殿下也要过问吗?”谢锦衣起身,平静道,“有道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是殿下对我的来历身份心怀疑虑,那我们之间的交易到此为止。”

    说着,冷不丁拍了赵璟桓一把:“告辞!”

    赵璟桓正想起身去追,却发现他竟然一点动不了,便大声道:“苏大夫,你误会了,本王只是想知道苏大夫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是不是有难言的苦衷,本王可以帮你啊!”

    “一盏茶后,穴道自解。”谢锦衣信步转到屏风后,进密室,径自回了谢家。

    紫玉匆匆迎上来,像是受了惊吓般抚着胸口道:“姑娘,您可算回来了,刚刚伯爷来坐了好一会儿,说是有事找您商量,奴婢只得说您抄医书抄累了,去园子里溜达去了,伯爷等了好一会儿,您也没有回来伯爷才走的,但是伯爷看起来根本不信,怎么办啊姑娘!”

    好吧,前几天府上丫鬟婆子起红疹的事情,是她家姑娘筹谋的不假。

    但那也是程琳玉罪有应得,是程琳玉先出手挑衅她们姑娘的,活该!

    “无妨,伯爷再怎么明察秋毫也看不出什么的。”谢锦衣平静道,“若他问起,我自有话说。”

    大伯这个时候来找她,十有八九是为了程琳玉的事情。

    想放程琳玉回来?绝不可能!

    顾老夫人知道谢锦衣最近在抄写医书,早就说免了她的晨昏定省,众人心知肚明,自然是不敢有什么异议,谢锦月今非昔比,跟顾老夫人相处融洽,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触霉头,徐氏称病,程琳玉被送了庄子,二房这边就剩下谢锦如一个庶女前来请安。

    谢锦如望着身边好几个空座,心中暗自窃喜,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喝茶。

    程琳玉是嫡女又如何,犯了错还不是照样被撵到庄子里去思过,谢锦衣又是粗陋不堪的,二房能拿出手的,也就只有她谢锦如了。

    大房那边虽然没有什么过错,但每天来请安的也只有魏氏和谢锦月,谢明渊春试在即,吃住都在书院,好几天没回来,谢尧今日休沐在家,便也陪着妻女过来给顾老夫人请安,顾老夫人最是心疼谢明渊,关切地问魏氏:“渊哥儿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厨房那边新做的芙蓉糕,可曾给他送过去了?”

    “有劳母亲惦记,早就送过去了,渊哥儿吃得好,住得好,母亲您就放心吧,咱们渊哥儿最是谦和谨慎,他定能好好用功读书,金榜题名,给咱们谢家光宗耀祖的!”魏氏笑笑,扭头看了看沉默不语的谢尧,继续道,“母亲,前两天我回娘家,嫂嫂说萧皇后最喜做媒,最近正在给几个皇子物色侧妃,还问起咱们府上的姑娘们呢!”

    谢锦月和谢锦如闻言,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两人不约而同地觉得,府上能拿出手的姑娘,非自己莫属!

    话音刚落,薛妈妈掀帘匆匆走进来:“老夫人,伯爷,世子他,他跟徐大少爷在书院打起来了,阿松回来说,徐二夫人得知后,正在书院闹腾,非要书院给个说法,姜山长没办法,才请伯爷去书院走一趟……”

    谢尧黑着脸去了松鹤书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