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45章 另有隐情

第45章 另有隐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左院使说他们都是被南直隶特有的蜱虫咬伤的。”赵璟桓摇了摇扇子,狐疑地看着谢锦衣,“难不成苏大夫另有高见?”

    众所周知,太子随从四人同时被蜱虫所咬,其他三人医治无力,已然毙命。

    幸好当时太医院院使左砚堂随侍,出手及时救回太子一命,虽然双腿残废,却也总算保住了性命。

    “殿下,太子是被蜱虫咬伤的不假,但并非是普通的蜱虫,而是被煨了毒的蜱虫咬伤的。”谢锦衣笃定道,“此毒名唤消肌散,中者不会立刻死去,而是会逐渐从外由内渗透体内,导致四肢无力,倦倦而终,如今太子双腿已废,说明毒已入骨髓,再无回天之力。”

    “那,那些随从?”赵璟桓有些难以置信,“他们怎么会在短短半月内就死去?”

    “他们自然是死于蜱虫咬伤,消肌散还没有来得及发挥药效罢了。”谢锦衣解释道,“殿下,若是普通蜱虫所伤,就凭左院使的医术,太子早就康复了,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太子,此事殿下还是查一查的好!”

    十年前,因为外祖父出了事,左砚堂才当上了太医院院使。

    五年前,左砚堂又是因为救了赵璟宗一命才成为皇上的宠臣,东宫的座上宾。

    别人的祸,他的福。

    如今的太医院几乎全是左砚堂的门生。

    赵璟桓闻言,沉默不语。

    夜色深沉,谢锦衣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她相信,赵璟桓肯定会查的。

    而左砚堂这个人,恰恰也是她感兴趣的,外祖父出事的时候,左砚堂刚好是太医院副院使,当年余太后的死,他肯定清楚的很,此人非友即敌,若他是帮凶,她当然不会放过他。

    回去的时候,城里已经宵禁。

    来时热闹非凡的崇正街,变得冷冷清清,所有的店铺都已经打烊,冰冷的大门迎着清冷的光,偶尔有窗户透出橘黄的烛光,给暗夜里平添了些许的亮光。

    到了义澜医馆门口,谢锦衣率先下了车。

    容九带人迎了出来,笑容满面道:“苏大夫,人已经找到了,您快进去看看他们吧!”

    “多谢容侍卫。”谢锦衣快步进了医馆。

    四个衣衫褴褛的身影瑟瑟地蜷缩在墙角,像是受了惊吓的猎物。

    杨氏紧紧护着怀里最小的那个孩子,一脸悲壮和绝望,那个穿青色衣裙的姑娘则抱住那个稍大一点的孩子,孩子的鞋子跑掉了一只,裸露在外面冻得通红。

    火盆里炭火正旺。

    一边的桌子上放着饭菜。

    苏福和紫玉守在四人身边,一脸无奈。

    见谢锦衣进来,苏福忙起身,苦着脸道:“姑娘,她们以为咱们把她们抓来,是准备送官领赏的。”

    杨氏虽然是苏府的奶娘,但终日拘于内宅,的确不认识苏福。

    何况十年过去了,人心难测,她不相信京城里的每一个人。

    “苏伯,你们先回去休息,我来吧!”谢锦衣解了斗篷,蹲在四人面前,轻声道,“杨妈妈,你可认的我?”

    苏福和紫玉不声不响地退下。

    杨氏抬起头,心有余悸地看向眼前的女子。

    肤白貌美,面色和蔼,尤其是那双清亮乌黑的眸子,似乎早就已经她看穿看透,在这目光里,她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杨妈妈,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谢锦衣眼圈泛红看着她脸上狰狞的伤疤,上前握住她的手,动容道,“您好好看看我,我是谢锦衣啊!”

    锦衣!?

    杨氏一脸震惊。

    继而,又低下头,猛地摇头,泣道:“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求求你,放我们走吧,我们真的只是来走亲戚的!”

    这里是医馆不是谢家。

    谢五姑娘不会无端出现在医馆,而且她听说,谢家五姑娘骄纵蛮横,又黑又胖,绝对不是她这个样子,心里愈发断定这女子肯定是骗她的。

    她不敢冒这个险!

    “杨妈妈不认的我,也没关系,我只要认识杨妈妈就好。”谢锦衣并不生气,起身道,“外面天寒地冻的,杨妈妈带着孩子们实属不易,就暂时先在我这里住下,等天气回暖,杨妈妈若是还是要回南直隶,我自会派人送你们回去。”

    杨氏低头不语。

    谢锦衣望着她怀里瑟瑟发抖的孩子,坦言道:“我知道杨妈妈忠心耿耿,这些年也是尽心尽力地照顾旧主,但他也是我的亲人,我怎能忍心他流落在外,颠沛流离地度日,所以就算杨妈妈回南直隶,我也不会弃他不顾的。”

    苏衍肯定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故而当着苏衍的面,她并不想点破。

    “姑娘,我们母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姑娘放我们回南直隶,从此以后,我们不会再踏入京城半步。”在她眼里,京城是虎狼窝,伤心地。

    要不是为了苏衍,她一辈子都不想再来。

    “我说过了,等天气转暖了再走,这些日子,你们就安心住在这里,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来日方长,也不急在这一时,总有一天,杨妈妈会转过弯来的。

    待谢锦衣走后,杨氏怀里的孩子才露出头来,可怜巴巴地望着桌子上的饭菜:“娘,我饿了。”好香啊!

    “娘,刚刚那个姑娘不像是坏人,是咱们太紧张了。”青衣女子悄然环视着屋里摆设,厚厚的地毯,红木桌椅,炭火正旺的火盆,冒着热气的饭菜,是个殷实富有的人家,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把她们送官领赏的样子。

    “是啊娘,我也饿了。”稍大一点的孩子抗议道。

    “那我先尝尝。”杨氏望着孩子们期盼的目光,内心很是挣扎了一番,脚步蹒跚地走到桌前,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嚼了嚼,两个小孩子站在她身边,流着口水地看着她,许是杨氏觉得饭菜无异,才放心地让孩子们动筷,“既然饿了,那就吃一点吧!”

    四人团团而坐。

    尤其是两个男孩子,吃得狼吞虎咽。

    窗外,苏福和谢锦衣静静地望着坐在桌前那个津津有味地啃着鸡腿的苏衍,两人表情默了默,谢锦衣沉声道:“我已对外说,他们是我的远亲,就让他们先住在这里,让珠儿好生侍奉着。”

    “姑娘放心,我会再找两个可靠的粗使婆子过来伺候。”苏福欣然应允,又道,“姑娘,老奴还有一事,想跟姑娘详禀。”

    两人回了正厅。

    “姑娘,秦王在南直隶的万亩粮仓被查,许是手头上缺银子,前几天出手了三间瓷器铺子,老奴已经让人高价全部买下。”苏福低声道,“现在秦王手里还剩下两间茶叶铺和一间药铺,老奴想跟姑娘商量商量,要不要主动找秦王的管家问问,一并买过来。”

    秦王原本就无心经营这几间铺子,只派两个门客帮他打理。

    苏福觉得现在收回铺子正是个好机会。

    “不要,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得他们自己愿意卖才行。”谢锦衣摇头,“否则,等秦王缓过神来,会觉得咱们落井下石,咱们不能在这等小事上跟他们交恶。”

    秦王怎么说也是皇子龙孙,一时落魄也不算什么。

    这些铺子得徐徐图之,稳打稳拿。

    苏福点点头,又问道:“那这三间铺子姑娘打算交给谁来打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