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32章 偶遇

第32章 偶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哥,诗会那天我跟皎表姐说好了的,上元节跟她一起赏花灯的,那就让我去找她吧!”前面马车上,谢锦月正央着谢明渊,“我又不是五妹妹,我能出什么事啊!”

    丫头小梨掩嘴笑。

    对啊,整个谢府就属五姑娘最能惹事生非的。

    “三妹妹,既然你跟皎表妹有约,她自会去太和楼找你的。”谢明渊不同意,“我答应祖母陪你们逛街,就不会让你们哪个落了单,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咋办?”

    “二哥哥……”谢锦月晃着他的袖子撒娇。

    “好了好了,真是拿你没办法。”谢明渊向来好脾气,妥协道,“这样,我先陪你去大姐姐家,让阿松把皎表妹直接接到太和楼去等咱们,如何?”

    “谢谢二哥哥。”谢锦月欢呼。

    薛妈妈笑而不语。

    看谢明渊的眼神愈发柔和,怪不得老夫人最疼爱世子,这样谦和的郎君,她瞧着也喜欢呢!

    不一会儿,谢家的两辆马车如约停在了建平伯府门口。

    姑娘们依次下了马车,入府跟谢锦玉小聚片刻,喝了杯茶,便起身出门去看花灯。

    谢锦玉原本想陪着妹妹们一起去的,巧不巧的,管家婆子来报,说小袁氏突然有些不舒服,让她过去看看,谢锦玉只得吩咐薛妈妈看护好妹妹们,说她若是得空,就去太和楼寻她们。

    薛妈妈道是。

    姑娘们一一跟谢锦玉道别,由各自的丫鬟陪着盈盈出了门。

    “二哥,我让小梨留下帮我买花灯,你带我去太和楼见皎表姐。”谢锦月又央求谢明渊,谢明渊回头看了看,见谢锦玉正拉着谢锦衣说话,便道,“那我先送你们过去,再回来接她们。”

    太和楼虽然在城外。

    但有一条近路可以直接过去,只是不路过花市,来回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谢锦月欢欢喜喜地拉着薛妈妈上了马车。

    “五妹妹。”谢锦玉拉着谢锦衣的手,笑道,“多谢妹妹的手串,我这几日竟睡得安宁了,只是今日时间有些仓促,来不及陪妹妹说话,等有机会,再好好陪妹妹说话。”

    “自家姐妹,大姐姐无需客气。”谢锦衣笑笑,从紫玉手里接过帷帽戴上,“大姐姐快去忙吧,我们先去看花灯了,你待会儿若是空了,就来寻我们。”

    “好。”谢锦玉勉强笑道。

    谢锦衣瞧着她,有些莫名的心酸。

    直到走在五彩缤纷的灯市上,她还在想着谢锦玉的平生。

    前世谢锦玉膝下只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再无所出。

    纵然陈宏文跟她再怎么两情相悦,也架不住一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最终谢锦玉还是买了个身世清白的吴姓女子给陈宏文做了姨娘。

    陈姨娘如愿生了儿子,很以为功,全然不把谢锦玉放在眼里。

    在小袁氏的挑衅下,处处跟谢锦玉作对。

    甚至还把手伸到谢锦玉那对双胞胎女儿那里,往女儿们的饭食里下泻药。

    谢锦玉忍无可忍,对陈姨娘下了手。

    她到底是伯府嫡女,手段还是有的。

    庶子三岁那年,陈姨娘意外暴病而亡。

    后来,东窗事发,桩桩件件都指向谢锦玉,陈宏文很是气愤,最终跟谢锦玉离了心,夜宿勾栏,沉溺酒色,被人陷害牵扯到一桩人命案子里,害得他失了爵位不说,还被充军流放。

    再后来,谢锦衣自顾不暇,也无心别人的事情,只是听说陈宏文充军后,谢锦玉带着三个孩子在婆家过得很是艰难,靠娘家的接济度日,谁曾想,当年那个嫁的最风光的伯府大小姐竟然会落得如此境地。

    都说陈宏文是秦王的人。

    可最终秦王也没有出手相帮,反而是义无反顾地舍弃了他,可见秦王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家,亦或者是在秦王跟齐王夺嫡之战中,陈宏文是被舍弃的那颗棋子。

    想到秦王齐王,谢锦衣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赵璟桓那张玩世不恭的脸,难不成赵璟桓真的不屑于皇位,只是一心想把太子赵璟宗的病治好?

    反正前世显庆帝病重的时候,是立了太子赵璟宗之子赵禹为皇太孙。

    至于最后花落谁家,她并不知道。

    确切地说,她还没来得及知道。

    正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只要二哥喜欢雪儿姑娘就好,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南直隶那边的女子腰肢柔软,能歌善舞,多才多艺,雪儿姑娘跟二哥最是般配。”

    容九不声不响地跟在他身后。

    “哈哈,六弟肯割爱,为兄甚是感激,听闻之前送你的汗血宝马跑丢了,你放心,为兄再送你一匹就是。”说话的是个年轻男子,身穿绣着金边的暗红色杭绸直缀,腰佩长笛,一笑,眼睛便眯成了一条缝,“只是你莫要再用它套马车了,汗血宝马宝贝着呢!”

    心里暗笑赵璟桓不识货。

    汗血宝马日行千里,是不可多得的良驹,他却用来套马车,这不是暴殄天物嘛!

    “二哥放心,你若是再送我汗血宝马,我就专门给它建个院落,再找两个美婢相伴就是。”赵璟桓猛地摇了摇扇子,脸带笑意,吩咐容九,“去,到太和楼去安排一下,顺便再把齐王殿下请来,今晚我要跟二哥三哥痛饮一番,不醉不归。”

    容九应声退下。

    “对了,你的病……”秦王有意压低声音,颇有些同情地看着赵璟桓,“义澜医馆的苏大夫怎么说?实在不行,就请宫里的太医瞧瞧……”

    赵璟桓深夜去义澜医馆看诊的事情。

    他早就听说了。

    “二哥,这些谣言你也信,一点小恙而已。”赵璟桓不以为然地收了折扇,轻咳道,“苏大夫说稍加调理就无碍了,都不用吃药呢!”

    “那就好!”秦王讪讪地笑,“看来苏大夫的确是医术高超。”

    鬼才信呢!

    “不仅医术好,人也长得好。”赵璟桓说这话的时候,刚好站在谢锦衣前面,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清楚地传了过来,“二哥不信就去瞧瞧,若是看中了,我愿意做这个媒人。”

    “是你自己看中了吧?”秦王哈哈笑,“你放心,这个我不跟你抢,你收她做个侧妃便是,日后有个头痛脑热的,就不用请大夫了,一举两得。”

    “二哥所言甚是,哈哈!”赵璟桓摇着扇子笑,突然他猛地吸了几口气,在人群里环视一番,怎么有股熟悉的药味,难不成苏大夫就在这附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