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31章 六姑娘是个有主意的

第31章 六姑娘是个有主意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傻丫头,我不娶你,娶谁呢?”

    徐慎行抬手拂过她的发梢,展颜道,“眼下我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我是不忍心让你跟我一起受苦,你知道,永安侯府不过是个空架子而已,我也是不得已。”

    尤其是最近大伯跟父亲有了隔阂。

    他左右相劝却无济于事,请封世子的事情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提,只能出此下策了。

    否则,谁愿意跟那个丑八怪费这个心思。

    “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只是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程琳玉背过身去,倚窗而立,幽幽道,“慎表哥你知道我的心思吗?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是不会在乎永安侯府是不是空架子的。”

    徐慎行笑容凝结。

    他将来是要做大事的,又岂能太在意这些儿女私情!

    “六姑娘真是这么说的?”徐氏皱眉。

    “千真万确。”池妈妈提醒道,“六姑娘是个有主意的。”

    并非是她有意听墙根。

    而是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她总得照看些。

    “真是儿大不由娘。”徐氏扶额,挑眉道,“看好六姑娘,不要让她做傻事,她年轻没经历过世事艰辛,怎么知道钱财的重要,若她两手空空去了永安侯府,哪会有好日子过。”

    徐二夫人的秉性,她自然是知道的。

    绝对不会因为程琳玉是她的女儿另眼相看。

    徐二夫人只当是徐慎行为了那些嫁妆铺子不得已才要娶谢锦衣。

    至于铺子到手后,徐慎行跟程琳玉的事情,徐二夫人并没有表态。

    她知道,徐二夫人并不喜欢程琳玉。

    “说起来,也难为六姑娘了。”池妈妈轻叹,“原本在程家过得就不舒坦,到了谢家更是要处处看人脸色,百般忍让,没有一件事情是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思做的,小女儿的心思,难免有时候会不管不顾。”

    徐氏亡夫程乔是程家嫡子不假。

    但程老太太是继室继母,膝下有两子,自有天伦,压根就瞧不上他们大房,程乔出事后,更是对她们母女百般挑剔。

    还是池妈妈打听到安平伯府二爷谢庭,听说他先夫人嫁妆丰厚,膝下只有一女才跟徐氏合计了一出,如愿嫁了过来。

    谁曾想,二房先夫人的嫁妆却是握在老夫人手里的……

    二爷又是个没有担当的。

    徐氏无计可施,才想出了这个法子,为了女儿的终身,她也是费心了。

    “吃得苦上苦,方为人上人。”徐氏指腹摩挲着茶杯,垂眸道,“贫贱夫妻百事哀,总有一天,她会知道我用心良苦。”

    谢尧听说老夫人答应谢锦衣上元节出门看灯,很是意外,有些不满地对魏氏说:“你当时应该劝着,不应该让五姑娘出去,尤其是还去建平伯府,若再出什么事情,真的会连累玉姐儿和渊哥儿的。”

    外面不比家里。

    丁点事也瞒不住的。

    “五姑娘说是跟何大小姐有约。”魏氏委屈道,“母亲同意了,我哪好当面反驳,要是别家就算了,偏偏是何家,你知道母亲一心想跟何家结亲的。”

    “我今天倒是听说了一件事情,刚好跟何家有关的。”谢尧面色有些凝重,“前几天秦王在街上偶遇何家大小姐,惊为天人,有意纳了当侧妃呢!”

    他们家就是再长几个脑袋,也不敢跟秦王抢媳妇哪!

    “真的假的,你是怎么知道的?”魏氏吓了一跳。

    她让人去打听过何家大小姐,对何家这个女儿很中意。

    “我自然是听秦王府的人说的。”谢尧道,“之所以这件事情还没有传开,是因为萧太后最近在卧龙寺吃斋抄经,秦王齐王还有景王都随侍左右,没有机会罢了,你且瞧着,等下个月秦王府肯定会有动作的。”

    “那这事你告诉母亲了吗?”魏氏心里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你这话问的,咱们家跟何家八字没有一撇,母亲就是知道了,也无济于事,还不如不知道。”谢尧皱眉,“你且看着,上元节那天,何家是不会放何家大小姐出来的。”

    魏氏心情沉重。

    夜里,谢锦衣在义澜医馆看诊完病人,刚想回府,鲁忠匆匆走来,低声道:“姑娘,屋顶上有人盯住咱们老半天了,怎么办?”

    “无妨,应该是景王的人。”谢锦衣淡淡道,“不用搭理他们。”

    “那姑娘早点安歇。”鲁忠这才释然。

    谢锦衣冲他笑笑,回了谢府。

    鲁忠住在义澜医馆。

    她当着他的面来往无踪的有些不妥,便让苏福告诉了他,她的真实身份是谢家的五姑娘。

    却不想,鲁忠得知后,却是一点不惊讶,甚至都不曾多问一句。

    转眼到了上元节。

    圆月高悬,月色如水。

    大街小巷早就挂满了红彤彤的灯笼,放眼望去,犹如一片跳动的火焰。

    崇正街更是熙熙攘攘,比肩接踵,路两边全都是卖东西的摊位,吃的用的穿的,应有尽有,更多的则是卖花灯的摊位,琳琅满目,造型各异,整条大街像是浸润在五颜六色的光影里。

    显庆十四年的上元节,就是这般奢华,绚烂。

    谢锦衣坐在马车上,掀起帘子,静静地看着红灯绿影的崇正街,前世她从这天以后便被彻底拘于府里,再不得外出,直到显庆十五年秋天,才嫁给了徐慎行,开始了她一生的不幸。

    好在,她又回来了。

    回到了一切尚未发生的时候,上天待她还是公允的。

    “姑娘,您看,那边好多卖花灯的。”紫玉也凑过来看,“快看快看,这些兔子灯真好看,姑娘,咱们买个兔子灯吧!”

    坐在旁边的小丫头被挤到了一边,不满地嘟哝道:“没见识。”

    小丫头叫红鸾,是程琳玉从程家带过来的贴身丫鬟。

    她跟翠清一样,都是程琳玉的心腹。

    “你才没见识呢,你们全家没见识。”紫玉毫不客气地怼道,“你以为自己是谁,什么东西!”

    红鸾瞬间红了眼圈,楚楚可怜地看着程琳玉:”姑娘,紫玉欺负人……“

    程琳玉扭头看了看谢锦衣,训斥红鸾:“是你自己无理在先,好意思说别人。”

    谢锦衣不看她,继续看向窗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