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27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

第27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根微凉的指尖扣在赵璟桓的脉搏上。

    两人离得很近,只隔了一张黑木案几,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女子虽然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但她肌肤白瓷动人,脸上的表情恬静庄重,特别是那双乌黑清亮的眸子,很是让人神往,一瞬间,他便有股想挑下她面纱的冲动,一睹芳容。

    谢锦衣无视对面看过来的灼灼目光,垂着眸子,凝神把脉。

    脉象不快不慢,从容舒缓,柔和有力。

    “景王殿下身子康健,无需看诊。”谢锦衣收了手,面无表情道,“珠儿,送殿下出去!”

    珠儿应声进来。

    “最近京城都在传本王得了花柳病,唯独你苏大夫说本王身子康健!”赵璟桓哗啦一声打开扇子,摇了几下,挑眉道,“苏大夫,你让本王很是为难哪!”

    “那殿下的意思是?”谢锦衣不动声色地问道。

    看来赵璟桓无事不登三宝殿。

    他来找她,绝对不是看病的。

    “没别的意思,你帮我秘密医治一个病人,我保你义澜医馆在京城站稳脚跟。”赵璟桓收了扇柄,往前倾了倾身子,凤眼微眯,“要知道,天子脚下,藏龙卧虎,你无根无基,犹如水上浮萍,不如入我麾下,咱们各有所需,两下方便……”

    目光在地上落了落。

    呦,地上铺着的还是西域那边过来的藏青色缠枝莲花雪山羊绒地毯,怪不得踩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呢,这个苏姝果然有钱,嗯,怪不得敢赔他的汗血宝马呢!

    他就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殿下,我义澜医馆根基清白,平生所愿只想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并不需要他人庇护。”谢锦衣正色道,“至于殿下所说的病人,殿下只要按医馆的规矩来,我自会医治,无论他身份如何,我绝不会四处声张。”

    赵璟桓虽然纨绔之名在外。

    但是她对他并不了解,不得不慎重。

    “苏大夫义正言辞,正气凌然,实在是令人佩服,只是此事怕是已由不得苏大夫了,从苏大夫的医馆开张那一天起,你就注定绝对不会在京城独善其身了。”赵璟桓摇了摇扇子,波澜不惊道,“今儿就是本王不来,明儿齐王或者秦王也会来,难不成苏大夫都要一一得罪吗?何况,清平郡主是本王堂姐,你打她的主意,替自己扬名,怕不是那么容易吧?”

    想不到啊想不到,小姑娘诊病的同时,还给人家牵线做媒。

    呵呵!

    “你监视我?”谢锦衣有些吃惊,沉声道,“我一再示弱,殿下却步步相逼,难道殿下不觉得欺人太甚吗?”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若是没有点筹码,我怎么来跟苏大夫谈交易?”赵璟桓不冷不热道,“所以苏大夫还是考虑清楚得好!”

    “我跟殿下一面之缘,殿下为什么选我?”谢锦衣心头微动,审视般看着他,“京城人才济济,我一介女流之辈,并非最佳人选。”

    明白了,世上能有此等本事的人。

    非飞鱼卫莫属。

    “苏大夫的确不是最佳人选,但就凭苏大夫于京城这潭浑水暂且无关和出神入化的医术,这两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赵璟桓依然目光烁烁地看着谢锦衣,摸着下巴道,“苏大夫,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相比秦王的狠辣无情,齐王的贪婪好色,我赵璟桓简直是天下难寻,地上难觅的好人,更何况本王所求的,不过是苏大夫份内之事而已,苏大夫年纪轻轻,医术就如此高超,想必是师出名门,见多识广,这点利弊得失,我想苏大夫还是能分辨明了的。”

    “好,既然景王殿下如此有诚意,那咱们彼此就遵循这个约定吧!”谢锦衣沉吟片刻,问道,“不知殿下要我医治的病人在哪里?”

    就凭他手里的飞鱼卫。

    足够了。

    要不然,她还得费尽心思去找善忍大师来拓展人脉,她知道,在京城,若是没点根基,的确是站不稳的。

    “城西,皇家园林!”赵璟桓收起折扇,一本正经道,“实不相瞒,太子赵璟宗是本王嫡亲胞兄,五年前前往南直隶赈灾,途中被毒虫叮咬,毒发病危,虽然有幸保住了性命却双腿残废,至今不能行走,只是京城耳目众多,此事万不能张扬,苏大夫天资聪慧,我想其中利害定能知晓的。”

    整个京城已经接受了太子双腿残废的事实。

    若是太子想要东山再起,那齐王秦王就第一个不答应,肯定会绞尽脑汁地对付太子以及想要他康复的人,故而,他并不想去惹这个麻烦。

    “我若出门看诊,也未尝不可,只是……”谢锦衣会意,神色颇有些为难,“只是我初到京城,水土不服,双眼见不得天光,时间上怕是只能安排在晚上。”

    赵璟宗的病她是知道的。

    是被人故意放了毒虫咬伤,并非是意外,固然大难不死,却落了个终生残废,她虽然没有把握,但也可以一试……只要对她所谋之事有帮助,她自会去做。

    但她白日出行的确是不方便。

    “苏大夫放心,有本王在,苏大夫无论多晚,出行都不是问题。”赵璟桓信誓旦旦。

    “那就好!”谢锦衣微微颔首。

    想起初次见面时她包裹的严严实实,赵璟桓并未起疑她的话,反而目光如炬地盯着她,脸上扬起一丝笑意,玩味道:“你我既已约定,难不成苏大夫还不肯让我一睹芳容吗?”

    不等谢锦衣回答,赵璟桓手里的折扇一挥,面纱落地。

    少女清丽脱俗的俏脸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螓首娥眉,冰肌玉骨。

    特别是那双乌黑清澈的眸子,犹如山间深潭的泉水,干净得不染半点俗世尘埃。

    赵璟桓眼前随之一亮。

    纵然他整日流连花丛,也没有见过如此淡雅如画的女子,还真是个美人呵!

    “殿下请自重……”谢锦衣粉脸微红,本能地冲他扬了一把药粉,迅速转身进了内室。

    赵璟桓……瞬间站在一团白雾般的粉尘里,什么也看不见,忙挥舞着扇子,大声喊道:“容九!”

    完了完了,他眼要瞎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