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26章 今晚,本王包场了。

第26章 今晚,本王包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月初四,谢锦玉和陈宏文回门。

    因谢锦衣和程琳玉都在禁足,顾老夫人不偏不依,也没召两人前来相见,谢锦衣差紫玉送了谢锦玉一串檀木手串作回礼,檀木安神,最适合谢锦玉。

    大房姐弟为人还算忠厚。

    礼尚往来一下,也未尝不可。

    檀木手串精致大气,价值不菲,还带了点淡淡的药香,薛妈妈认出这是安神珠,说最近世面上很是流行,十多两银子一串呢!

    谢锦玉见堂妹如此用心,也就消了气,吩咐人取了几样点心装在了盒子里,打算去清心苑看看谢锦衣,魏氏拦住她:“你五妹妹尚在禁足,还是不要过去打扰了,等过几天就是上元节了,那时你五妹妹刚好也解了禁足,以她的性情肯定会上街看花灯,到时候你再见她也不迟,再说了,你去看了五姑娘,不去六姑娘那边,也不是那么回事,何必要留下什么话柄。”

    女儿在婆家原本过得艰难。

    她可不想她再去二房沾了晦气。

    权衡一番,谢锦玉只得作罢:“那到时候我给姐妹们下个帖子,让她们去建平伯府歇歇脚,也算是我当姐姐的疼爱妹妹们了。”

    她倒不是担心给二房留下话柄,而是谢锦衣禁足是老夫人的意思,她不想节外生枝。

    魏氏点点头,便把义澜医馆的苏大夫说给女儿听,劝道:“你祖母也是这个意思,陈家虽然琐事繁多,但子嗣之事是重中之重,你且不可因小失大,趁年轻赶紧生个儿子傍身,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拖,唯有此事拖不得,要不然,你那个婆婆肯定会在这事上大做文章的。”

    “母亲所言甚是,这事我会放在心上的。”谢锦玉压低声音道,“我还听说景王殿下也去过义澜医馆看诊,坊间传言景王殿下得了花柳病,皇后娘娘为此还让太医院往景王府送过药呢!”

    魏氏吓了一大跳:“真的假的?”

    像景王那样的皇家子弟,风流好色什么的,倒也不稀奇。

    只是如果真的得了那病……尤其是景王殿下至今尚未婚配,若是影响了子嗣,可如何是好!

    “皇后都赐药了,想必是八九不离十吧!”谢锦玉对那日诗会上的事情略有耳闻,皱眉道,“母亲,咱们虽然跟景王殿下沾亲,但数年来,景王殿下从未正眼瞧过咱们,日后还是不要对外人提及咱们跟景王的这层关系了,没得让人家笑话!”

    “提不提的,咱们跟景王殿下也是沾亲的。”魏氏不可思议道,“这一点,满京城都知道的呀!”

    “母亲,人家知道是一回事,咱们总是挂在嘴边提及,又是一回事。”谢锦玉哭笑不得,“景王殿下压根就没正眼瞧过咱们,咱们又何苦拽着人家不放,何况,现在秦王齐王也是风头正茂,以后的事情谁也不敢预料的。”

    景王是嫡子不假。

    但人家秦王齐王也是正儿八经嫡子啊!

    “对了,你上次不是说姑爷跟秦王殿下有过几面之缘吗?”魏氏突然想起这事,忙道,“母亲跟你说,一定要让姑爷多跟秦王殿下走动走动,咱们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谢锦玉:“……”

    正月初六,义澜医馆开张看诊。

    屋檐下挂了数十个红色的小灯笼,连同树上也挂了一些,把整个院子装扮得很是喜庆。

    谢锦衣去的比以往早了小半个时辰。

    给宅子里的人发了红包,分了点心,一起吃了晚饭,跟珠儿聊起了家常。

    珠儿年纪虽小,却也是闯荡过江湖的,正绘声绘色地给谢锦衣讲卧龙寺的善忍大师:“奴婢幼时跟随父母上山进香,不慎从石头上掉下来,胳膊脱了臼,刚好善忍大师路过,只轻轻一捏,我的胳膊便按上了,神奇得很,只可惜,善忍大师常年在外云游,留在卧龙寺的时间并不多,听说每年三月三过后,他就会动身离寺,直到年底才回来呢!”

    每年一过了上元节,去卧龙寺求善忍大师看诊的人络绎不绝。

    直到三月初,善忍大师启程云游才会消停。

    “我也听闻善忍大师医术高超,等有机会,定会前去拜访。”谢锦衣望着茶盅里起起伏伏的茶叶,有些恍神,前世她就是师从善忍大师学的医术……善忍大师外冷内热,是个好人。

    只是不知道这辈子他们还有没有师徒的缘分!

    脚步声响起。

    鲁忠来报:“姑娘,景王殿下在外候诊!”

    “让他进来吧!”谢锦衣蒙了面纱,不紧不慢地进了正厅。

    片刻,赵璟桓便摇着折扇,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玩味地看着谢锦衣:“苏大夫,别来无恙啊!”

    哎呦呦,还蒙着面纱呢!

    难不成,今日他还看不到她的小模样?

    珠儿上了茶。

    迟疑地看了一眼谢锦衣,谢锦衣微微颔首:“下去吧!”

    珠儿一言不发地退下。

    谢锦衣微微屈膝。

    走到案几前坐下,开口道:“殿下请坐,把卡牌给我。”

    赵璟桓大大方方地在她面前坐下来,啪地一声把手里的卡牌扔到了她面前,翘起了二郎腿:“本王可是守规矩的,等了近一个月才等了这方小小的卡牌,苏大夫可要瞧仔细了,若是你给本王医好了这病,本王一定会重重赏你的!”

    谢锦衣取过卡牌看,卡牌背后写着,三年未孕,正面写着,春花。

    “殿下这病……”谢锦衣皱眉,“恕民女医术不精,无能为力。”

    “哟,苏大夫不是号称神医吗?”赵璟桓摸着下巴,用力吸了吸四下里若有似无的药香味,目不转晴地盯着她,戏谑道,“这等区区小病,怎么会难住大名鼎鼎的苏大夫,莫非苏大夫是因为上次汗血宝马的事情耿耿于怀?”

    少女音色甜糯。

    腰肢纤细,亭亭玉立,薄纱掩映下的俏脸若隐若现,真是让人心生向往哪!

    谢锦衣一言不发地把卡牌推到他面前。

    义澜医馆每晚只接待四人,鲁忠起名的规律她还是知道的。

    要么是以东西南北开头的,要么是春夏秋冬开始的,再不济也会是梅兰竹菊啥的,鲁忠向来是简单直接。

    如今,这春花……很显然,今晚第一位病人,应该是个不孕的妇人才是。

    赵璟桓微怔,低头看了看案几上的卡牌,脸色一沉:“容九!”

    三年未孕,还春花……

    这厮脑袋被驴踢了吗?

    “殿下!”容九一步跨了进来,头上瞬间挨了个爆栗,“本王的卡牌呢?你是不是拿错了?”

    容九摸摸头,忙从怀里掏出其他三张卡牌,翻看了一番,才拿出其中一张递到谢锦衣面前,汗颜道:“苏大夫,这张才是殿下的卡牌!”

    花柳病,夏公子!

    谢锦衣挑挑眉:“容侍卫,这些卡牌怎么会都在你手里?”

    “苏大夫,殿下自知病情复杂,担心耽误了其他病人的时间,就让其他三人先回去了。”容九上前解释,拍拍胸脯保证道,“您放心,他们都是自愿重新排队候诊的。”

    每人给了一百两银子啊!

    若是再不答应,岂不成傻子了嘛!

    嗯,那个,对的,今天晚上景王殿下包场了!!

    谢锦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