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22章 义澜医馆

第22章 义澜医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伯父,我跟五妹妹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确是真心可鉴!”徐慎行答道,徐振放下茶盅,帮腔道,“可不是嘛,要不是五姑娘尚未及笄,这门亲事早就定下来了,大哥,过了年三月,五姑娘及笄,咱们就该去谢府提亲了。”

    “慎哥儿,我既过继了你,自然当自己儿子看,你想想看,若她只是刁蛮任性,怎么会牵扯到六姑娘,自己却独善其中呢!”徐沛语重心长道,“咱们侯府虽然不是什么勋贵世家,却也是御赐的爵位,未来世子夫人也是要好好挑挑的,纵然你再怎么心仪谢五姑娘,如今她德行有失,也绝非良配,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

    之前他的确是不想干涉徐慎行的亲事。

    但如今不同了……人都是有私心的,若他能娶妻生子,他的爵位自然是要传给自己儿子的,五姑娘骄纵蛮横,便是他最好的理由。

    “伯父,五妹妹只是一时冲动,她并非蛇蝎之人!”徐慎行忙解释道,“还请伯父念在儿一片痴心的份上,成全我们!”

    “你将来是要做大事的,岂能为儿女私情所牵绊?”徐沛脸一沉,拂袖而去!

    父子两人悻悻起身出了书房。

    “爹,您怎么不帮着劝劝大伯。”徐慎行不悦道,“若此事有变,那咱们岂不是白白谋划了?”

    徐振叹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是你大伯一口咬定五姑娘德行有失,不同意这门亲事,若再闹下去,跟咱们离了心,终究不妥。”

    “莫非大伯另有打算?”徐慎行突然想起之前兴哥儿说起的什么南直隶名医,既然兴哥儿都知道了,说不定大伯也早有耳闻,据他所知,早些年大伯也遍寻名医调理过身子,可见求子心切,要不是前几年边境战乱,大伯奉命出征,说不定也能医好的吧?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个激灵。

    徐振也瞬间反应过来,脸色一沉,抬手唤过远远跟在身后的贴身小厮,吩咐道:“阿裕,找两个可靠的人留意侯爷的行踪,有任何可疑之处,立刻来报。”

    阿裕应声退下。

    月上树梢,寒风瑟瑟。

    义澜医馆灯火通明,寂静有序。

    数辆马车悄无声息地停在医馆门口,鲁忠亲自带人迎接,苏大夫每晚只接诊四人,病人名单经过门房排序存档,然后才能进入医馆看诊。

    徐沛一身黑衣,还带了棉帽,遮了个严严实实。

    在门房领了义澜医馆特制的化名卡牌后,表情凝重地坐在了谢锦衣面前,肃容道:“苏姑娘若是能医好徐某的病,便犹如徐某再生父母,徐某必当做牛做马报答姑娘。”

    “医者父母心,东先生放心,我苏姝向来认钱不认人,收人钱财忠人之事,如此而已!””谢锦衣脸上蒙了薄纱,只露出乌黑清亮的眸子,伸手便搭在了他的脉搏上,少女素手纤纤,指尖微凉,把脉姿势很是老道。

    徐沛听她喊东先生,剑眉微挑,低头看向他面前的卡牌,背面记录了大致病情,正面写着:东先生。

    “此症为世人忌讳,病者也不愿意张扬,而我这里又需要登记医案,所以才拟了这化名卡牌。”谢锦衣解释道,“若你不愿以真实身份示人,你就是我们这里的东先生。”

    “苏姑娘心思果然缜密!”谢锦衣一席话让他心里异常踏实,沉声道,“徐某之症,世人皆知,倒是不在乎隐瞒不隐瞒的,只要姑娘能医好徐某之症,无论花费多少银子,徐某绝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顿了顿,又道:“徐某不才,半生戎马,才拼的今日富贵,有幸爵位傍身,自然希望侯府能有嫡亲子嗣承袭,故而我求子之心,自然比常人迫切,还望姑娘尽力而为,徐某纵然散尽千金,也在所不惜。”

    儿子跟银子相比。

    自然是儿子最重要!

    “侯爷心怀坦荡,我就拼的一身医术,也会尽全力助侯爷达成心愿。”谢锦衣微微一笑,用心把脉,少顷,便取过纸笔,刷刷写了药方:“只是侯爷此症拖延时间太久,需徐徐图之,先用药调理两个月,然后行针一个月,再用药调理三个月,方可见效果。”

    前世她嫁入徐家,虽然跟徐沛并没多少交集。

    但当年徐慎行休弃她的时候,徐家上下,就徐沛一人极力反对,还曾叱责过徐慎行,说他始乱终弃,非正人君子所为,就凭他这份恻隐之心,她也愿意出手相帮。

    “若是半年后……”徐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已不能人道多年,难不成区区半载,就能恢复如初,苏大夫在开玩笑吧?

    “若不能如愿,侯爷砸了我这义澜医馆!”谢锦衣从容答道,“只是侯爷的病,需要大量名贵药材,所耗银两可是可观的,我知道侯爷求子心切,想来也不会在乎这些,侯爷只需付我万两诊金,我保侯爷子嗣绵延。”

    徐沛虽然已是不惑之年。

    但胜在习武之人,筋骨强健,用心调理些日子,子嗣还是有望的。

    “好,我相信苏大夫!”徐沛两眼放光,作揖道,“十日内,徐某定当亲自把诊金如数送到。”

    “侯爷莫急,还有一事,比诊金更为重要。”谢锦衣眸光清澈,坦言道,“求子并非侯爷一人之责,我纵然再怎么医术高超,侯爷也得有个身子康健的枕边人替你开枝散叶才是,我且等侯爷的好消息。”

    前世徐沛虽然一生未娶。

    但谢锦衣却知道,晋王爷之女清平郡主倾慕于他,至今未嫁,加上徐沛的病是京城公开的秘密,晋王府也一直没有表态,若是清平郡主能嫁给徐沛,倒也是美事一桩。

    于医者而言,清平郡主不爱红妆爱武妆,身子骨自然比其他闺阁女子来得健壮,婚后更易受孕。

    徐沛神色怔了怔。

    耳根泛红地告辞而去。

    待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已到戌时末,谢锦衣伸伸懒腰,起身去了偏厅,苏福和鲁忠早就在那里等着了,见了她,纷纷起身:“姑娘辛苦!”

    四个病人,一共看了两个时辰。

    不算诊金,光药材就卖了十多斤,一晚上就入账近百两,姑娘果然是医术高超。

    珠儿上茶。

    “苏伯,鲁大哥,快快请坐,自己人不必客气!”谢锦衣盈盈落座,端起茶盅抿了一口,关切道,“苏伯,你腰疼的毛病好点了吗?我给你配了个方子,你回去自行熬制便可。”

    “多谢姑娘!”苏福穿了件粗葛布灰色棉袄,头戴毡帽,很像个乡下老人,他离得火盆近,鼻尖上冒了一层密密的汗,鲁忠坐在他身边,愈发显得威猛高大,谢锦衣看了看他,又道,“鲁大哥,我有一事,还需鲁大哥出面周旋,听闻晋王爷之女清平郡主思慕永安侯,至今云英未嫁,你想办法把永安侯身子即将康复的消息传送给她即可。”

    “是!”鲁忠领命。

    并不多言。

    “姑娘莫非想做媒?”苏福倒是颇有兴趣。

    “我无意做媒,只是收人钱财,忠人之事罢了。”谢锦衣淡淡道,“清平郡主身子康健,他们若是成了,我的把握就更大一些!”

    苏福恍悟。

    医馆屋顶上,两个身影猫着腰隐在暗处往下看。

    树影婆娑,假山凉亭,曲径通幽。

    好大一座宅子!

    “容九,你确定跟咱们撞车的那个小娘子住这里?”

    “回禀殿下,整个京城就这个义澜医馆是新开张的,而且刚好离咱们撞马车的路口不远,属下查了这么多天,就属这义澜医馆最可疑,听说这大夫姓苏名姝,刚好是个年轻姑娘……阿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