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20章 当面对质

第20章 当面对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已过晌午。

    橙色的阳光透过窗棂斑斑点点地洒在了临窗大炕上,顾老夫人坐在那抹光晕里,玄色铜钱花纹杭绸棉袄上的金线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她像看陌生人一样,探究地看着谢锦衣,从善如流地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

    “是柳儿告诉我的。”谢锦衣扭头看程琳玉,淡淡道,“六妹妹,今儿我清心苑的人都在院子里忙着烧水,准备点心,并没有出门,她是怎么知道的?”

    前世她没看穿此事。

    这辈子她得加倍讨回来。

    “五姐姐,你,你什么意思?”程琳玉咬唇道,“柳儿是你们清心苑的人,我哪知道……”

    千算万算,她竟然没算到谢锦衣会来这一出。

    难道今儿的重点,不是因为她打了徐佳宁?

    “五姑娘,此事姑娘们都多多少少有些过错,你祖母已经答应两两相抵。”徐氏似乎猜到了几分,忙道,“至于这些琐事,就不要再追究了,这事就让它过去吧!”

    “母亲能过去,可我却过不去……”谢锦衣从容道,“刚刚我一时冲动打了徐四姑娘,是我不对,但路上我细想起来,顿觉此事另有蹊跷,无奈我生性愚笨,想请祖母替我明辨是非,我想母亲不会不答应吧?”

    魏氏会意,扭头对顾老夫人道:“母亲,既然五姑娘把话说到这份上,不如把柳儿叫过来问问就是。”

    只要不涉及自家侄女。

    她不介意事情再闹的大些,反正此事横竖会烂在锅里,不会影响谢家的名声。

    顾老夫人点点头,吩咐明月:“去带柳儿。”

    不一会儿,柳儿便被带到了众人面前。

    腰肢细软,弱不禁风。

    顾老夫人一看就生气,没好气地问道:“你是柳儿?”

    这丫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一脸狐媚。

    “奴婢正是!”柳儿娇声应道。

    “你是怎么知道三姑娘跟徐四姑娘在花房吵架一事?”顾老夫人冷声问道,柳儿抬头看了看程琳玉,如实答道:“是,是六姑娘身边的莺儿告诉奴婢的,奴婢替五姑娘鸣不平,就告诉了五姑娘,奴婢,奴婢也没想到五姑娘会去琅园……”

    顾老夫人看向程琳玉。

    程琳玉忙上前解释道:“祖母,此事,此事孙女并不知情,孙女管家下人不力,还望祖母恕罪。”

    柳儿这个蠢货。

    竟然开口把她给招了,真是个不中用的。

    “六妹妹,是不是你授意的,问问莺儿便是。”谢锦衣早有准备。

    话音刚落,紫玉便拽着莺儿掀帘走进来。

    一松手,身材瘦小的小丫头便跌在地上,目光慌乱地看了程琳玉一眼,语无伦次道:“奴婢,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六姑娘救我……奴婢什么也没说啊!”

    “放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大呼小叫地成何体统!”魏氏板着脸道,“柳儿说,是你告诉她花房那边的事情,对不对?”

    莺儿一个劲地看程琳玉。

    程琳玉快气死了,看她干嘛啊!

    之前怎么没看出她这么蠢!

    “莺儿,到底是不是你告诉柳儿的?”徐氏也坐不住了,唯恐连累到程琳玉,轻咳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没做的,谁也不会冤枉你。”

    “快说!”紫玉忍不住开口道,“你要是敢说谎,小心家法伺候!”

    “是,是奴婢告诉柳儿的……”莺儿不敢抬头。

    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她该怎么办啊!

    姑娘不是说,只要她留在秋澜院,就不会有人注意她的嘛!

    “莺儿,我且问你,我三姐姐跟徐四姑娘起口角的时候,你在哪里?”谢锦衣问道,莺儿垂眸道,“奴婢,奴婢在花房,跟六姑娘在一起!”

    程琳玉闻言,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

    “然后她们提到了我,你就迅速反应过来,跑到清心苑告诉了柳儿?”谢锦衣冷笑,“作为贴身丫鬟,你还真是机敏过人,若不是有人背后指使,我不信你跟柳儿如此有默契……”

    “五姐姐,你,你什么意思?”程琳玉俏脸通红,质问道,“难不成你怀疑是我指使莺儿去告诉柳儿的?”

    “难道还有别人吗?”谢锦衣反问。

    反正注定要撕破脸。

    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罢了。

    “我……”程琳玉眼里腾地有了泪,“五姐姐,你冤枉好人!”

    “莺儿,说,是谁指使你的?”顾老夫人冷不丁开口问道,“你若有半句谎言,我绝不饶你!”

    谢锦衣再怎么可恶,也是谢家的骨肉。

    程琳玉算什么东西!

    屋里一阵寂静。

    落针可闻。

    “老夫人,奴婢,奴婢……”莺儿瑟瑟发抖。

    “说!”一个茶盅扔了过来。

    应声碎成两半。

    “是,是六姑娘……”莺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如实道,“是六姑娘让奴婢去告诉柳儿,说务必要传到五姑娘那里,还说五姑娘那暴躁脾气,肯定会过来闹事的……”

    “你撒谎!”程琳玉气得浑身直哆嗦,“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的?”

    “六姑娘,您刚刚在花房里跟奴婢说的啊!”莺儿睁大眼睛,一脸无辜,“您说柳儿是自己人,她知道该怎么做的,您还说……”

    “够了,你给我闭嘴!”徐氏气得满脸通红,指着莺儿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随便诬陷姑娘,来人,给我拖下去,狠狠地打!”

    没人动。

    “弟妹何必动气,不过是姐妹间小小的纷争罢了。”魏氏心里明镜一样,不冷不热道,“有工夫教训丫鬟,还不如好好回去管教管教自己女儿,姑娘家吵架拌嘴是常事,可若是起了别的心思,那就是品行问题了。”

    “祖母,大伯母,我……”程琳玉自知事情败露,无颜再呆下去。

    索性捂脸哭着跑了出去。

    “六姑娘……”徐氏起身去追,却被老夫人喊住,“徐氏,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母亲,六姑娘一向知书达理,温婉可人……”徐氏停下脚步,眸中带泪,低泣道,“肯定是这丫头胡乱攀扯,还望母亲明察,切莫冤枉了六姑娘。”

    “徐氏,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顾老夫人肃容道,“六姑娘虽然不是我谢家女,却是养在谢府的,她犯了错,一样得受到惩罚,不过,我念她是初次,给她个机会,罚她禁足一个月,面壁思过,至于柳儿莺儿,杖责二十,赶出谢府,以儆效尤,你若不服,可以跟莺儿对质公堂,让官老爷来评判此事。”

    她不信,徐氏敢拿着程琳玉的名声去公堂对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