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19章 缘起

第19章 缘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缘分你个头啊!”

    赵璟桓收起扇子就敲他一个爆栗,一脸愤慨道:“本王连那小娘子长得什么样都没看清,就被她下了迷香,这个仇要是不报,本王一辈子也不舒坦,我非把她给找出来不可,这样,你从巡防营挑几个身手好一点的侍卫交给容九,务必查清近日入京的陌生人马车辆,就是个苍蝇也得给我辨出雄雌来。”

    还不信,她能插翅飞了!

    他定要她赔他的汗血宝马……顺便瞧瞧她的模样!

    “你放心,这事包在巡防营身上了。”楚云昭当即拍拍胸脯,“我就是掘地三尺,也给你把人给找出来,我倒是要瞧瞧,什么样的小娘子敢对景王殿下用迷香,胆肥啊真是!”

    有趣,有趣!

    当真是有趣!

    程琳玉带徐家两姐妹去了秋澜院。

    魏皎和谢锦月则手挽手地出了花房,在琅园里游玩赏景。

    两人有意无意地在回廊那边转悠,引得公子们频频回首,佳人如花,花如佳人,琅园果然是好景致!

    谢锦如则自顾自地回了梨香阁。

    绘声绘色地把花房的事情说给钱姨娘听,钱姨娘不以为然地笑道:“五姑娘也真是的,还没嫁过去,就先跟未来小姑子打起来了,这以后指不定怎么鸡飞狗跳呢,果真是愚蠢至极!”

    永安侯府人丁单薄。

    大房无妻无子,二房就徐慎行一根独苗。

    三房四房两个嫡女也都是娇生惯养的,谢锦衣竟然出手打了人家,徐家不恼才怪呢!

    “我瞧着,徐大少爷倒是挺袒护五妹妹的呢!”谢锦如语气酸涩,“我回来的时候,还看见他们两个在院子里说话……”

    慎表哥芝兰玉树。

    别说谢锦衣了,就连她也喜欢呢!

    知女莫若母,钱姨娘心头猛地跳了跳,迟疑道:“四姑娘,难不成你,你也喜欢徐大公子?”

    之前徐二老爷来府上议亲,谢锦如在屋里悄悄落泪,她只当是女儿感怀自己的亲事无人提起,却不曾想,竟是因为她也心仪徐大公子……

    “姨娘问得好生奇怪,我一不是嫡女,二无嫁妆傍身,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难不成,姨娘还要去亲自做媒不成?”谢锦如被戳中心思,脸一沉,腾地起身回了屋。

    钱姨娘:“……”

    徐氏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是生气,数落了侄女一番,便把两人连同程琳玉带到了盛宁堂去跟顾老夫人赔罪,顾老夫人问明缘由,得知谢锦衣竟然动手打了徐佳宁,气得差点又摔了茶盅:“去清心苑把五姑娘带过来!”

    禁足期间,还敢如此猖狂!

    这丫头是要反天吗?

    薛妈妈应声道是。

    魏皎和谢锦月也在。

    顾老夫人听说此事牵扯到她们,专程派人把两人喊过来,魏氏坐在老夫人身边,表情阴沉,一言不发地喝茶,她就知道,但凡跟五姑娘沾上边的事情,指定会闹腾一番,要她说,还不如送庄子了事。

    顾老夫人看向谢锦月,不冷不热地问道:“三姑娘,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锦月虽然是庶女,却是个聪慧的姑娘。

    至少比五姑娘强!

    “徐三姑娘和徐四姑娘说咱们谢家没教养……”谢锦月眼角瞟了瞟徐氏,如实道,“她们还说,徐大少爷若是不娶五妹妹,五妹妹就嫁不出去了,还说五妹妹丑陋不堪,没人要……”

    魏皎刚想说什么,却被魏氏一记目光瞪了回去。

    这样的事情,自家侄女还是少掺和的好!

    “你血口喷人!”徐佳宁火了,不等谢锦月说完,腾地起身道,“是你先说我们徐家人没有教养,我们才这么说的,你敢说,此事不是你们引起的?”

    “对,她们就是这么说的。”徐婉宁附和道。

    “佳宁,休得无礼!”徐氏粉脸嗔怒,训斥道,“好好坐下说话,总是你出言无状,要不然,怎么会惹怒了五姑娘!”

    “姑母,您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啊!”徐佳宁愤愤坐下,忍不住红了眼圈,“就算是我话赶话地说了她几句,但横竖是谢锦衣打了我,我就不信了,众目睽睽之下,黑的还能成了白的。”

    徐佳宁咄咄逼人的样子让顾老夫人很是不悦,扭头看了看明月,面无表情道:“明月,你说说,怎么回事?”

    明月盈盈上前。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不偏不正,每个人说的话,几乎是一字不差。

    魏氏不悦地瞪了一眼魏皎。

    她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是魏皎大言不惭率先挑起的事端,再看看谢锦月,她心里很是生气,要不是三姑娘推波助澜,这事也不会闹成这样,五姑娘打人是不对,但貌似也算情有可原……想到这里,她又抬头看了看明月,怪不得顾老夫人对这丫头一向器重,果然是个伶牙俐齿的。

    徐氏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这些日子谢锦衣跟她愈发冷淡,仗着禁足,连她的面也不见了。

    她原本觉得是谢锦衣出手打了徐佳宁,顾老夫人肯定会责罚谢锦衣,到时候她再求求情,也好让谢锦衣对她心存感激,母女俩重修于好,可现在听起来,倒不全是谢锦衣的错,想了想,便起身道:“母亲,此事姑娘们都有错处,不如两两相抵,就这么算了吧,今儿府上公子们诸多,若是再追究此事,传出去,怕是对姑娘们名声有瑕。”

    “母亲,弟妹所言甚是,还是不要追究了吧!”魏氏难得附和徐氏,虽然她看不惯徐氏柔柔弱弱的样子,但此事牵扯到自家侄女,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顾老夫人微微颔首,刚想说什么,就见薛妈妈带着谢锦衣掀帘走进来。

    “祖母!”谢锦衣上前福了福身。

    魏氏和徐氏不约而同地看向她。

    虽然跟之前一样胖,但是举止上明显收敛了许多。

    看来禁足还是有用的。

    听了明月的一番话,顾老夫人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气了,不冷不热道:“五姑娘,姐妹们聚在一起,有些口角之争,在所难免,她们纵然有不对的地方,但你却有两错,一错是你动手打人,二错是你禁足期间,理应安守本分呆在清心苑,而不应该去琅园抛头露面,我若罚你,你服不服?”

    “祖母向来公允,孙女认罚!”谢锦衣嘴角微翘,淡淡道,“难道祖母不问问,我是怎么知道徐四姑娘在花房骂我的吗?”

    少女眸光清亮,神色自若。

    众人再看过去,似乎连她粗陋的模样也变得顺眼了许多。

    只是,她是怎么知道的,这重要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