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9章 达成共识

第9章 达成共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窗外,阳光正灿。

    影影绰绰的天光透过白麻纸窗棂,斑斑点点地洒了进来。

    缠枝并蒂莲地毯上有了些许明亮的光晕,逼真绚烂。

    “数年来,苏伯为了保住我母亲的嫁妆,可谓是煞费苦心,连续关了六间生意兴隆的绸缎铺子,在崇正街做起来当铺生意,却不想生意惨淡,还频频遭了贼偷,损失惨重,苏伯不知道挨了祖母多少训斥……”谢锦衣依窗而立,迎着些许的天光,若有所思地看着苏福,幽幽道,“尽管祖母另请了掌柜来帮助苏伯,但十六间铺子的生意还是不见起色,依然勉强能维持住谢府日常花销,足见苏伯手段高明,可我却知道……”

    苏福猛地抬起头看着谢锦衣。

    心中激动狂喜。

    传闻姑娘骄纵鲁莽,愚笨无礼,如今见她神色淡然,气度非凡,简直跟传闻判若两人。

    难道是……难道是姑娘为了自保,藏拙?

    “我却知道,苏伯心中的痛远远大于这十六间铺子的收益得失,外祖父当年并非误诊,而是被人利用当了棋子。”谢锦衣弯腰扶起苏福,搀着他坐下,低声道,“苏家满门含冤而亡,苏伯之所以隐忍伏低,是想韬光养晦,希望有生之年为苏家满门伸冤,还苏家一个清白!”

    前世她从苏启口中得知这一切,才恍然大悟,悲愤不已。

    彼时,纵然她坐拥家财万贯,却因身子孱弱,无计可施,一直郁郁度日。

    “姑娘聪慧,明察秋毫,老奴再不敢隐瞒……”苏福挺直腰板,目光烁烁,却不忘压低声音,仅用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道,“十年来,这十六间铺子除去谢府开销,还剩余六十万两银子,其中二十万两被老奴置办了五处田庄,五万两购置了千亩山林,五万两买了名画,古董,珠宝藏于苏宅地窖,其他的三十万两现银被老奴分别存于数十家钱庄,其中临安城的汇通和宝庆钱庄,是咱们自己的,只要姑娘一声令下,老奴立刻把银子全部取出,交给姑娘保管。”

    苏福识人无数。

    看出东家姑娘并非传言中粗笨不堪,反而见识非凡,让他着实欣喜若狂,数年担惊受怕,碾转反侧,今日终于可以卸下肩上重任,睡个好觉了。

    “苏伯,我拘于内宅当中,眼下又在禁足,保管不好那么多银子,还得劳烦苏伯继续劳心了。”能得到苏福的认可和信任,谢锦衣倍感欣慰,沉吟道,“我今天请苏伯来,并非查账,而是有要事跟苏伯相商……”

    此生她有紫玉苏福相助。

    足矣!

    “姑娘尽管吩咐,老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苏福斩钉截铁,目光在谢锦衣身上落了落,又若有所思地别开目光,并非他嫌弃东家姑娘的容貌,而是他觉得东家姑娘的肤色有些不太正常,但盯着姑娘细看,又觉得不妥……

    谢锦衣会意,也不解释,肃容道:“苏伯,我近年来翻了些医书,通了医术,自认开个医馆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我拘于内宅,抛头露面出面打点有诸多不便,烦请苏伯帮我买下谢府后面的那两座空宅,找个可靠的人在那边打理,对外就放出风声,就说是南直隶名医来此坐诊,专治疑难杂症,尤其擅长不举不孕之症,记住,此事务必传到永安侯徐沛那里,我若医好永安侯的顽疾,必名扬京城,门庭若市,若能因此积累人脉,也算是初战告捷。”

    世人向来注重子嗣传承。

    上到朝堂世家,下到黎民百姓,若是患有这等隐疾,大都秘密医诊,断不会对外张扬,让一个跟京城毫无瓜葛的大夫看诊,相信很多人都是趋之若鹜的。

    何况,前世她追随善忍大师苦练医术,专研的便是不举不孕之症,因为善忍大师是出家之人,并不喜这些内闱之术,又不忍失传,便传给了她。

    “姑娘,这,这是真的?”一向淡定从容的苏伯也狠狠地吃了一惊,久闻东家姑娘骄纵蛮横,常常闹得家宅不宁,若是为了自保藏拙他倒是可有理解,可这突然通了医术可不是闹着玩的……

    谢锦衣早有准备,淡淡道:“苏伯近年来,常常夜半无眠,为了不惊醒家人,自己起身煨黄酒,以果干为肴,天亮前才得以微醺浅睡少时,故而苏伯每每午膳后,必再浅眠半个时辰补充体力,却因药铺套间床铺简陋,每每醒来,苏伯便觉得腰酸背痛,一直靠贴膏药来缓解疼痛。”

    她志在为苏家昭雪,并非悬壶济世,救苦救难。

    所以,她要想开医馆,就必须先取得苏伯的绝对信任才行!

    “姑娘果然是神医再世!”苏福愣了愣,再次起身长揖,“老奴唯姑娘马首是瞻,绝无异议!”

    他夜间吃酒的这个习惯连家里人都浑然不觉。

    姑娘诊得如此明了准确,她若不是神医,谁还敢称神医?

    “苏伯,我身为谢家女,不宜抛头露面行医看诊,我思虑再三,决定就随母姓,化名苏姝。”谢锦衣从容道,“一个月后,我必脱胎换骨,恢复正常容貌和身材,苏伯只管尽快替我准备好宅子就是。”

    苏姝随时都可以抽身退隐。

    而谢锦衣则有太多牵绊。

    谢家虽然亏欠于她,却并无深仇大恨,她没必要把谢家也牵扯进来。

    “姑娘深谋远虑,老奴佩服。”苏福见谢锦衣胸有成竹,似是早有谋算,立刻深信不疑,“姑娘放心,老奴立刻着手去办,保证在一个月后,让姑娘入住新宅。”

    “有劳苏伯了。”谢锦衣甚是欣慰。

    顿了顿,才问出心中疑虑:“只是姑娘这肤色……”

    东家娘子肤白貌美,艳冠京城,谢家二老爷更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任谁都想不到,两人的女儿竟然生得如此黝黑粗陋,此事定有蹊跷。

    “我误服黑麻粉数年,加上喜食油腻之物,不加节制,才变成这般……”谢锦衣淡淡一笑,不动声色地转了话题,“劳烦苏伯近日跑一趟南直隶,南直隶梧桐胡同有家胭脂铺子,掌柜的姓冯,冯掌柜之妻孟氏,精通易容之术,你去帮我寻她买十盒黑胭脂回来,我有用处,切记,不可告诉任何人。”

    前世她跟孟氏有过一面之缘。

    亲眼见识过孟氏的易容术,出神入化,让人叹服,即便是落了水,也不会露出半点破绽。

    “姑娘放心。”苏福再次作揖。

    “还有一事,新宅子管事是需要些身手的,听闻城外五十里外有个卖艺班子,师傅姓鲁名忠,腿有些跛,却武艺超群,他带了四个弟子四处卖艺,风餐露宿,颠沛流离,却为人仗义,从不持强凌弱,是个侠义之人,你亲自去请他,只要他愿意,工钱高些也无妨。”

    前世鲁忠被人追杀,逃到庄子上,被她救起。

    此后便带着他的弟子们留在庄子上当差,对她忠心耿耿,一次闲聊中,鲁忠告诉她,说他们在城外卖艺数年,风餐露宿,他的腿就是因为受伤没有及时医治而跛的。

    如今她要用人,不用鲁忠用谁?

    “是……”苏福惊讶谢锦衣足不出户却见识如此多广,竟然知道城外五十里的鲁家班子,却不好多问,一一应下。

    主仆两人又深聊了半个多时辰。

    直到日上三竿,苏福才起身告辞。

    “听说苏福在清心苑待了一个多时辰才走?”顾老夫人从明月手里接过几枝娇艳欲滴的梅花,一一插在了青花窄口方瓶里,五姑娘跟苏福从无交集,也从来不过问铺子的事情,怎么今日能跟苏福聊这么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