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8章 忠仆

第8章 忠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姑娘,咱们院里的小蝶早上去盛宁堂找明月姐姐描花样,刚进盛宁堂就听见老夫人把二老爷训斥了一番,说他不顾及自个儿的身子,顺便还数落了二夫人呢!”紫玉把打听来的韵事绘声绘色地说给谢锦衣听,“刚巧伯爷也在,他替二夫人说了几句话,大夫人听说后,埋怨伯爷袒护弟媳,也不怕让人非议,伯爷很是生气,转身就去了吴姨娘屋里,还吩咐人拉了窗帘,把一屋子人都赶了出去。”

    “三姑娘刚巧去给大夫人请安,大夫人正在气头上,又听说伯爷跟吴姨娘白日宣淫,气急败坏地打了三姑娘一巴掌不说,还去了盛宁堂找顾老夫人诉苦,哪知她前脚刚到,后脚徐二夫人就去拜访老夫人……”

    谢锦衣趴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翻着书,静静地听。

    见紫玉欲言又止,便问道:“然后呢!”

    谢庭沉迷女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一晚上能要三次水的体力着实让她惊讶,作为医者,她自然明白,再这样胡闹下去,谢庭的身子迟早会被掏空的。

    当然,这些跟她都没关系。

    谢庭从来没有拿她当女儿,她又何必去关心他的身子如何如何!

    “然后小蝶就打听到了这些,就拿着花样子回来了。”紫玉耸耸肩,见谢锦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忙道,“若是姑娘嫌不过瘾,奴婢再让小蝶去打听打听便是。”

    小蝶虽然是粗使丫头。

    但对这等八卦之事,最为热衷,常年游走在丫鬟婆子口舌之中,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不必了,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谢锦衣嘴角弯了弯。

    谢尧为人随和热心,生性仗义,喜欢帮扶弱小,从不持强凌弱,府中上下无一不称赞伯爷是个大好人。

    魏氏精于算计,冷漠刻板,她跟谢尧虽然自小定的亲事,却相处得并不融洽。

    相比之下,谢尧似乎更喜欢妩媚多情的吴姨娘,只是碍于魏氏正室的面子,他不好过多表露罢了。

    “姑娘,徐二夫人去见老夫人,肯定还是因为您跟徐大少爷的事……”紫玉见谢锦衣不想听大房的长长短短,便又开始担忧徐二夫人拜访老夫人的动机,“若是老夫人松了口,可如何是好!”

    五姑娘一向跟老夫人不甚亲近。

    万一老夫人再被徐二夫人花言巧语说动心了咋办?

    “放心,祖母不会答应徐二夫人的,也不会让她来打扰我养伤的。”谢锦衣掩了书卷,望了望窗外灿烂的阳光,笑道,“眼下谢家比徐家更需要那些嫁妆铺子!”

    谢明渊今年已经十八岁,明年春闱,无论是否考中,都会在明年相看人家,所需聘礼自然得从她的嫁妆铺子里出,顾老夫人又不傻,怎么可能让她这么快就嫁到永安侯府去?

    前世她是因为在徐氏的刻意撮合下,跟徐慎行频频私会,闹得满城风雨,顾老夫人担心坏了谢府的名声,连累了其他姑娘们,不得已才点头应下这门亲事。

    她是在谢明渊成亲的第二年,也就是显庆十五年的秋天,才把她嫁到了永安侯府。

    顾老夫人私下里跟她说,之所以多留了她一年,是因为徐二夫人为人苛刻,不好相与……实际上,她知道,顾老夫人不过是为了谢家能多收一年的铺子收益罢了,若不是她跟徐慎行的事情遮不住,说不定还会留她更久!

    紫玉愕然。

    谢锦衣淡淡道:“替我梳妆,这会儿子苏伯怕是在路上了。”

    半个时辰后,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苏福跪倒在谢锦衣面前,老泪纵横:“老奴见过东家姑娘!”

    苏福今年五十五岁。

    十岁便卖身苏府当了书童,二十岁娶妻生子,四十岁离开苏家替苏氏打理铺子,四十五岁遭遇苏家灭门,苏氏病故,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一夜之间白了头。

    “苏伯,快快请起!”谢锦衣也跟着红了眼圈,上前扶起他,细细端详他陌生而又亲切的眉眼,前世她痴迷徐慎行,无心其他,从来没过问过她的十六间嫁妆铺子。

    更不曾关心过跟着母亲过来的那些苏家老人,等她想起他们的时候,苏福已经遇害,物是人非。

    纵然前世她声名鹊起后,有幸见到苏福隐姓埋名的儿子苏启,许他无数金银财宝,田地房舍,她也难以弥补对这家人的愧疚之情。

    紫玉也跟着抹眼泪。

    “姑娘的病好些了吗?有没有请大夫过来看诊?”苏伯擦了一把眼泪问紫玉,他只当是谢锦衣病了,并不知道是因为挨了打,紫玉自然不会说出实情,忙道:“苏伯放心,请大夫看过,无碍的。”

    待彼此情绪稍稍平复,谢锦衣便开口直言问道:“苏伯,眼下铺子收益如何,账上还有多少余钱?”

    苏福虽然陌生。

    却是她最值得信任的人。

    “姑娘,每年年末,老奴都会亲自带着账本给老夫人过目,除去杂七杂八地开支以及各项费用,十六间铺子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暴利,只是勉强能维持谢府一年的日常花销,若是碰到年景不好,只能维持府上半年开销……”苏福敛了情绪,低声道,“十六间铺子都有账可查,恕老奴无能,账上没有,没有留下余钱……”

    屋里火盆正旺。

    温暖如春。

    地上铺着藏青色缠枝并蒂莲地毯,一尘不染,整洁大气。

    看来东家姑娘在谢家并没有受到苛待,苏福稍稍安心。

    谢锦衣挑挑眉,端起茶盅,轻轻抿了一口,合上茶盖,发出清脆悦耳地碰撞声,气氛骤然沉闷。

    苏福低头不语。

    紫玉不声不响地退了出去。

    谢锦衣慢慢走到书架前,取出一本发黄的医书,翻了翻,轻叹道:“当年我外祖母十里红妆,白马绕城,带了三十二间商铺,风光嫁给外祖父,外祖父潜心医术,无心经营庶务,便委托给了苏伯的师傅秦掌柜,秦掌柜不负外祖父所托,短短数年,便把三十二间铺子经营得风生云起,让人叹服。”

    “姑娘,老奴惭愧!”苏福扑腾一声跪下,一脸愧色。

    “后来我母亲出嫁,外祖母心疼女儿,陪送了十六间商铺做嫁妆。”谢锦衣不看他,伸手轻轻抚摸着书页,放置胸口,继续说道,“却不想我母亲错付良人,又逢苏家灭门,含恨而终,当时我只有五岁,年幼懵懂,守不住母亲的嫁妆,祖母替我保管数年,想必是因府上应酬繁多,才动了我母亲的嫁妆……苏伯,这些年,辛苦你了!”

    十年来,顾老夫人拿了铺子的收益来养谢家。

    苏福无人可依,只能默默遵从,顾老夫人见他百依百顺,才没有换掉他。

    “姑娘……”苏福双手伏地,再次泪流满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