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4章 杖毙

第4章 杖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姑娘……”紫玉见顾老夫人来真的,想也不想地伏在谢锦衣身上,“老夫人,您要打就打奴婢吧!奴婢愿意替姑娘受罚!”

    “紫玉,你忘记我跟你说的话了吗?”谢锦衣推开她,目光绝然清冷,前世她被徐慎行送到卧龙寺抄经思过,万念俱灰投湖自尽未遂,虽无颜回府,却也曾在卧龙寺偶遇徐氏和程琳玉,徐氏一脸嫌弃,说她容貌粗陋还如此善妒,要不是看在她嫁妆的份上,徐慎行怕是瞧都不会瞧她一眼。

    程琳玉也冷讽她人丑心蠢看不穿,说徐慎行真正倾慕的人是她程琳玉,徐慎行是为了永安侯府的前程才跟她成了亲,还说让她安守本分,说不定还能多活几日。

    母女俩的话彻底点醒了她。

    也激起了她求生的欲望,她不但要好好活着,而且还要活得比所有人都好。

    从那以后,她便追随卧龙寺善忍大师苦练医术,博览过群书,也尝遍百草,见识过世间冷暖,也目睹过人间疾苦……终于,二十年后她声名鹊起,富甲一方。

    后来她才得知当年外祖父并非是失手误诊了余太后的病,而是被人利用做了棋子,也就是说余太后并非死于外祖父之手,而是死于宫斗之争!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彻查此事,便一朝梦醒重回了谢家。

    此生唯一心愿就是弥补前世之憾,替外祖家洗清冤屈,重振苏家,相比前世这种种磨难,眼下她受点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

    她若不用点苦肉计,怎么能瞒过谢家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紫玉含泪退下。

    二十棍打下去,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谢锦衣硬是一声没吭,咬牙挺了下来,她知道杖刑婆子果然私下里给了情面的,虽然此时疼痛难忍,实际上压根就没有伤到她的骨头。

    顾老夫人眼皮都没抬一下,挥挥手:“薛妈妈,明月,把五姑娘抬到暖阁去,待包扎好伤口,再送回清心苑,禁足三个月,任何人不得前去探望打扰。”

    两人应声上前把谢锦衣扶了出去。

    “老夫人,五姑娘跟徐大少爷平日里走得亲近些是真,但要说在后花园私会,实属冤枉,是杏枝有意挑唆撮合。”紫玉扑腾一声跪下,“晌午五姑娘用完午膳,本来想回清心苑歇息的,是杏枝硬是带着五姑娘去后花园赏梅花,说她看见二夫人和六姑娘带着丫鬟们在那里折梅插瓶,五姑娘有心凑热闹,便也去了后花园,却不想到了后花园,却只看到徐大少爷一人在那里,五姑娘本想回避,是徐大少爷喊住了五姑娘,跟她说……”

    “说什么?”顾老夫人冷声问道。

    “徐大少爷说,五姑娘比花都好看……”紫玉咬唇。

    众人心里默默吐槽。

    五姑娘比花好看?

    别糟蹋了花好不好?

    “五姑娘当时什么都没说,扭头就走,徐大少爷又追上前说非五姑娘不娶……”紫玉恨恨道,“随后,随后二夫人和六小姐就带着伯爷和姑爷他们进了后花园,这分明,分明是个圈套!”

    “你,你胡说八道!”徐氏见这死丫头竟然敢攀扯她们母女,气得俏脸通红,忙道,“我跟六姑娘之前是带着丫鬟们在后花园折梅花不假,但我们只折了两枝红梅就回去了,我们第二次去后花园是去寻我的帕子,并非是跟伯爷他们一起去的。”

    说着,又抬眼望着谢尧,温声软语道:“伯爷,当时我跟六姑娘跟您和大姑爷他们是在半路相遇,您知道我是去寻帕子的,并非是我带着你们去的呀!”

    谢尧仔细想了想,点点头:“确实如此!”

    魏氏狠狠地瞪了一眼徐氏。

    贱人,竟然拿她家伯爷做挡箭牌,她怎么不去死!

    “带杏枝!”顾老夫人缓缓抿了口茶,又拿起佛珠继续捻着,“你们放心,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不会冤枉了你们哪一个人的。”

    哼,想在她眼皮底下耍花招?

    门都没有!

    “紫玉,你一个粗使丫鬟,并不在五姑娘身边服侍,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徐氏似乎这才回过神来,冷不丁问道,“你说,是不是有人挑唆你故意这么说的?”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紫玉。

    “正因为奴婢是粗使丫鬟,所以老夫人寿辰,才被遣来盛宁堂帮忙,当时杏枝跟五姑娘说话的时候,奴婢跟盛宁堂的明月姑娘刚好站在她们身后,听得真切,刚巧明月姐姐也要去后花园折梅给老夫人看,便也跟着去了后花园。”想到谢锦衣交待她的话,紫玉不慌不忙道,“当时因为徐大少爷在,明月姐姐让我不准出声,徐大少爷才没有发现我们。”

    顾老夫人又扭头看大丫鬟明月。

    明月会意,俯首道:“……是,是这样的,紫玉所言句句属实。”

    明月是薛妈妈的女儿,为人沉稳内敛,深得顾老夫人器重。

    就是为人冷漠的魏氏也对她高看三分。

    杏枝很快被带了进来。

    “老夫人,五姑娘跟徐大少爷青梅竹马,求老夫人成全!”杏枝进门就跪下,连连磕头,“您就饶了五姑娘这一次吧,所有罪责奴婢愿一己承担。”

    “你打算怎么承担?”顾老夫人表情愈发阴沉。

    “愿追随五姑娘前往永安侯府,用心照顾姑娘。”杏枝再次磕头,魏氏实在听不下去了,冷声道:“五姑娘已经暂拒了跟徐大少爷的亲事,领了家法杖刑,刚刚紫玉说,是你在从中撮合教唆五姑娘跟徐大少爷私会,你怎么说?”

    这个杏枝生得一脸狐媚相。

    她看着就讨厌!

    “老夫人,夫人,奴婢冤枉啊!”杏枝大惊,忙道,“奴婢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当时奴婢并不知道徐大少爷也在后花园,只是想着徐大少爷和五姑娘自小情投意合,既然遇上了,说上几句话也无妨,故而才没有拦着五姑娘……”

    “放肆!”顾老夫人一拍桌子,茶盅也跟着跳了跳,怒道,“五姑娘云英未嫁,待字闺中,岂能跟一个外男情投意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在诬陷五姑娘,来人,给我杖责三十,赶出谢家!”

    杖刑婆子上前把杏枝拖了下去。

    “老夫人,饶命啊,奴婢是冤枉的!”杏枝一路哭喊,声音渐行渐远,“二夫人,救命啊,您不能不管奴婢啊……”

    “给我堵了嘴,使劲打!”顾老夫人脸色阴沉。

    求饶声戛然而止。

    杖刑婆子前来禀报:“老夫人,那丫头不经打,已经没气了。”

    顾老夫人摆摆手,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徐氏:“交给管家处理了吧!”

    “是!”杖刑婆子退下。

    徐氏面如死灰,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老夫人不惜打死杏枝也要维护五姑娘的颜面,分明是,不想让五姑娘出嫁!

    难不成,老夫人想吞了五姑娘的那些嫁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