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锦医归 > 第2章 谢家五姑娘

第2章 谢家五姑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姑娘,您自然是顶顶好看的……”

    杏枝愣了一下,违心笑道,“徐大少爷常说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他就是喜欢您呢!”

    说到这里,她情不自禁地低头摸了摸自己白嫩细滑的手,徐大少爷说她的手才是真正的香酥手,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他说他喜欢她的手……

    “算你有眼光,我的确是顶顶好看的。”谢锦衣语气淡定坦然。

    杏枝嘴角扯了扯。

    目光悄然在谢锦衣那双胖得跟猪蹄般的手上落了落,心里一阵鄙夷,明明粗陋不堪,却半点自知之明也没有,还真是人丑心蠢……可惜她身娇貌美,却为奴为婢,上天委实不公!

    “你先出去,让紫玉进来伺候!”谢锦衣并不理会她的自哀自怨,继续取过镜子端详自己,要不是徐氏和程琳玉命杏枝日复一日地在她的茶里掺黑麻粉,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总有一天,她会让她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姑娘,您忘了紫玉之前顶撞您,您罚她去做了粗使丫鬟,不能进屋伺候的。”杏枝提醒道。

    姑娘一直是最喜欢跟她说话的。

    怎么会突然让紫玉近身服侍……

    “从现在开始,屋里只留紫玉一个服侍,你去顶她的缺。”谢锦衣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容置疑道,“下去吧!”

    她现在是骄纵不堪的谢家五姑娘。

    无需在意别人的目光,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丫鬟!

    “姑娘……”杏枝眼里瞬间有了泪,水光盈盈地问道,“敢问奴婢做错了什么?”

    难不成姑娘发现了什么?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她明明没露出什么破绽啊!

    “什么时候本姑娘的决定,还需要经过你一个下人同意的?”谢锦衣反问,前世徐氏之所以对她的心思举动了如指掌,全拜杏枝所赐,她岂能再容她!

    杏枝咬咬唇,想到姑娘性子向来就是蛮横不讲理,只得满脸委屈地退了下去……她且忍着,等徐慎行知道了,肯定会为她求情的,她信他!

    很快,身材高大的紫玉掀帘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上前施礼:“姑娘……”

    紫玉是谢锦衣外祖家的家生子。

    比她年长三岁。

    当年外祖苏家满门抄斩,紫玉的父母也未幸免于难……之前紫玉也在屋里伺候,只是上个月因为她劝谢锦衣少吃油腻的食物,被谢锦衣赶出了屋子,在院子里做打扫。

    “紫玉……”谢锦衣忙起身扶起她,歉然道,“紫玉姐姐,之前是我错了,你原谅我……”

    前世她划了杏枝的脸,徐慎行恼羞成怒,对外说她思母成疾,强行把她送到卧龙寺,让她抄经忏悔。

    再后来他一纸休书把她逐出家门,她无处可依,幡然悔悟,毅然去了乡下庄子隐忍数年,潜心苦学医术,紫玉不离不弃,用心陪伴,从无二心,以至于她后来因为试药伤了身子,双腿不能行走,也是紫玉背着她进进出出,没有一丝怨言……

    “姑娘折煞奴婢!”紫玉吓了一跳,忙道,“奴婢出言不逊,理应受到责罚……”

    从未见过如此谦卑的姑娘。

    紫玉很是受宠若惊。

    一阵脚步声传来。

    薛妈妈带人掀帘闯了进来,不冷不热道:“五姑娘,老夫人有请,得罪了!”

    身后两个粗使婆子挽挽袖子上前架起谢锦衣,就往外走。

    “你们干什么?”紫玉一把推开两人,拳打脚踢两人,气急败坏道,“放开姑娘,你们反天了,敢这样对待我们姑娘……”

    两个婆子瞬间被推搡在地。

    嗷嗷直叫。

    “贱婢,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我看你才是无法无天。”薛妈妈脸一沉,想要伸手教训她,哪知紫玉大手一伸,一只手握住薛妈妈两只手,随即出了一记扫堂腿,薛妈妈瞬间摔了个四脚朝天,她狼狈地爬起来,掐腰破口大骂:“好你个小蹄子,敢跟老娘动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一抬头,触到谢锦衣看过来的冷厉的目光,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硬是把骂人的话吞了回去。

    有其主必有其仆。

    她就说这清心苑没一个好的。

    “薛妈妈,你在我这清心苑撒泼骂人,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谢锦衣一把拉过紫玉,冷笑道,“祖母唤我,我去便是,无需你这般虚张声势,你若是再敢对我的人无礼,休怪我不客气!”

    紫玉顿觉解气,附和道:“听见了没有,你再对我无礼,我家姑娘就,就教训你!”

    主仆两人携手出了门,扬长而去。

    薛妈妈:“……”

    两个粗使婆子:“……”

    走到僻静处,紫玉突然扑腾一声跪下,扶着谢锦衣的衣角道:“姑娘,奴婢宁愿再被姑娘降为粗使丫鬟,也要斗胆进言,徐大少爷对您并非真心,您不要被他蒙蔽了双眼,奴婢亲眼看见他跟杏枝拉拉扯扯……”

    适才姑娘待她态度诚恳温和,她决定再赌一把。

    劝劝姑娘。

    鹅卵石小径上的积雪尚未清理干净,冰冷生硬,谢锦衣心中一热,忙扶起她:“紫玉,你放心,我已经想明白了,不会再上别人的当,只是眼下,你还得配合我演完这出戏……你待会儿见了盛宁堂的杖刑婆子,塞些碎银……”

    幸好,她早回来了一步。

    才将计就计地去了后花园跟徐慎行相见,要不然,徐家那潭水,怎么会轻易搅起来!

    ……

    “老夫人,此事不管怎么说,总是慎哥儿的错多一些,看在咱们两家原本就是亲戚的份上,就成全了他们吧!”徐家二老爷徐振声音洪亮,落地有声,很有底气,目光在徐氏身上落了落,“你们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因此怠慢了五姑娘,等明年春天五姑娘一及笄,我们永安侯府便以世子夫人的礼数迎娶,让五姑娘风风光光地出嫁!”

    徐慎行虽然过继给了永安侯徐沛。

    但终究是他徐振的儿子,他出面给儿子定下这门亲事,是最合适不过了。

    “用世子夫人的礼数迎娶?”顾老夫人脸色阴沉,不停地捻着手里的佛珠,不冷不热地开口道:“这是侯爷的意思还是二老爷的意思?”

    永安侯徐沛是武将出身,为人刚毅,向来骁勇善战,深得京城人敬重。

    遗憾的是他一直未娶,无妻无子。

    这才便宜了徐振这一家子,徐振本是老侯爷跟歌姬之子,出身卑贱,压根上不了台面,如今居然也能大言不惭地坐在她面前商议儿女亲事,哼哼,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老夫人放心,晚辈的意思自然就是侯爷的意思。”徐振忙道,“我们兄弟一体,不会有异议的,何况侯爷最近并不在京城,昨天来信,说下个月才能回来。”

    永安侯从去年回京后,每日按班就部地上朝下朝,对家里的事情从不过问,

    他虽然二房庶出,却也是永安侯府实打实的当家人,这一点,也是周所周知的呀!

    顾老夫人不说话。

    继续转动佛珠。

    气氛再次沉闷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