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七十七章 打赌

第七十七章 打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波纹看着没甚威力,长在上面的灌木丛却在这波纹之下直接泯灭,连丁点残渣都不曾留下。

    看的几人头皮发麻。

    “要是方才我们手脚慢上一点,怕是就跟那灌木丛一般了吧!”武寒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满脸后怕。

    “学窈,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手中的小金猪是何物?”文琢一看就知道这番变故跟她手中的小金猪脱不了关系。

    王学窈此时也在研究手中的小金猪,自从得到它,就不曾睁过眼,翻来覆去看了几回,也认不出来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它长着猪的样子,但肯定不是普通的猪啊。

    普通的猪能跟雷劫硬刚么。

    此时的它依旧闭着眼,只有肚子的微微起伏昭示着它是个活物。

    与此同时

    离王学窈一万五千里的地方一艘飞舟开了隐匿阵法正在云层中穿行。

    “圆通,你卜的卦到底好不好使?出来三年多了,找错多少次了,这次怎么跑到这旮沓来了,灵气稀少不说,人影子也少的可怜,这届气运之子怎么出生凡俗?”一个头戴碧玉凤钗,十五六岁,面容姣好的女子嘟着嘴道。

    “小师妹,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不能怀疑我的卜算之术。”一个娃娃脸,看着二十一二的男子,拿着一个金黄色的罗盘,上面布满了字迹以及同心圆圈,此时这个娃娃脸听了小师妹的话,正一脸不满。

    “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说话么,怎么有事没都能吵起来?圆通的卜算之术,虽比不得门派之中的长老,但在年轻一辈中,已是少有。

    气运之子哪是那么好卜算的,卜不出来也怪不得他。”说话的女子十七八岁,面貌端庄,正无奈的看着他俩。

    “他们俩哪里是在抱怨卜算之术,这是对找气运之子一事不满呢!真是不知该说你们什么好?这一路你们还没发泄够么?这要是找到了气运之子你们还是这个态度,人家能对咱们门派有归属感么?”一个二十五六的男子,面容俊朗,双手抱臂,靠着船舷悠悠哉哉道。

    听他的语气似有斥责之意,可脸上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得了吧,四师兄,对气运之子最不屑的不正是你么?你是以什么样的脸皮才能说出这番颠倒黑白的话?”

    “小师妹,你这话可真是伤了四师兄的心呢?我虽然不屑气运之子,可却不是针对他们,毕竟说起来他们既可怜又可悲,对我们而言就是打开通天之路一个用途。”

    “呵!如果不是为了打开通天之路,找他干什么?说起来也是双赢的事,可惜气运之子不中用,离了气运,就什么也不是,至少这千万年来没有一个人从气运流逝中活下来。”

    “小师妹,你这话有些偏颇,气运之子的气运对他们来说就是他们的一线生机,毕竟他们总是会遇到诡异之事,去一些危险之地,能力再强,气运差了,总是出一些意外,你能防得了一时,还能防得了一世么?”端庄女子道。

    “二师姐,你怎么总是偏着他们,本来就是他们没用。”小师妹噘着嘴,满脸不开心,转头就对圆通道:“下一个地点还有多久能到?”

    “稍等,我再来卜算一番。”

    说着盘腿坐在地上,一手拿着罗盘,一手掐诀,闭目不知念叨些什么。

    他背后一个八卦影像一闪即逝,冲入了手中的罗盘。

    就在这时,罗盘上的磁针开始疯狂转动。

    好半天才指着一个方位不动了。

    “咦~大师兄,这次说不定真能找到气运之子耶,你看。

    往常我们找到那些人,紫气都没有这个浓郁,这个一定就是我们要找的正主儿了。”圆通将手中的罗盘拿给正盘坐在甲板闭目打坐的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

    方才他们几人吵得热火朝天也不见他出言,此时一听圆通的话,却是转头就看向圆通手中的罗盘,伸出纤长的手接了过来。

    那停下的磁针之上冒着一丝紫气,似散非散。

    而指的方向赫然正是王学窈她们所在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身为大师兄,自然也是懂一些卜算之术的,只是不甚精通罢了。

    但简单的看个卜卦的结果还是可以的。

    看到这个结果,唇角勾起一抹笑。

    身体便放松下来:“看来这次十有八九不会错了,就向这个方向去吧。”

    大师兄声音清朗,头戴白玉冠,一双钟天地灵秀的眼睛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盘膝而坐的腿伸直一只,屈膝一只,手懒散的搭在膝盖,罗盘在另一只手中随意的拿着,将那只手衬的更加白皙如玉。

    小师妹看着大师兄这副样子,却是双颊泛红,眼中闪着盈盈秋波,充斥着欲语还休的意味。

    一点都看不出,方才说到气运之子时不屑的嘴脸。

    “看来这次又是我们门派拔得头筹了。”

    “哼,这不是应该的么?不过还是要感谢我们圆通啊,你的卜算之术连‘紫微门’都比不上你,你可真是咱们的大功臣。”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

    圆通听了二师姐的话,摸了摸脑袋。

    其他人听到大师兄的话也是兴奋非常,在外面三年了,整日漂泊不定,很是有些厌烦。

    就在这时,一只纸鹤从外面飞来,落在大师兄手中,清越的声音从中传出。

    “大师兄,可有找到他的踪迹?‘紫微门’的人也延着你们的方向过来了,而其他门派占卜之术平平,自然以紫薇门马首是瞻,因此都像你们那方向涌了过来,你们要小心啊,这一次,可是堵的十条极品灵矿啊。”

    话落纸鹤便化作了一堆灰烬。

    “都来了?

    此事我们占了先机。

    不过要预防他们狗急跳墙,秉着我得不得,你也别想得到的心态,你们要保护好他,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但该做的,一定要做好。”

    见大师兄开了口,其他人自是不敢反驳,忙催动这飞舟向磁针指的方向疾驰而去。

    ……

    王学窈看着手中的小金猪,研究了老半天依旧毫无所获,反倒是它散发的金光越来越盛,发出一股推力,挣脱开王学窈的手,悬浮在空中,身上的金光随之扩散,与地上的波浪相互呼应。

    一切进行的无声无息,也幸好此地人迹罕至,否则就这满山崖的金色就引人瞩目的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