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五十四章 缠斗

第五十四章 缠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他还好好的绑着手脚,跪坐于地,也没做什么特别的动作,但这并不妨碍地亥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

    地亥身上浮出一层薄薄的光罩将他护住,其上水光流转,再祭出一根绳索一样的法器,向巧指捆去,想要问的东西还没问出来,自是不能打死了。

    做完这些许是还觉得不够,再祭出一方罗帕挡在身前。

    地亥表面看着不怎么在意大当家的话,可到底巧指曾是一个筑基修士,他也不敢小瞧。

    前文就说过,不管什么级别的法器想要趋势它们发挥出它们应有的威力都需要‘气’。

    而想要法器如臂指使就需要将法器炼化,再以神魂或神识来指挥。

    以地亥当前的修为以及神魂强度,祭出两件够不上品阶也就是普通法器已是极限了

    大当家并没有跟他一起攻击,挥手间给自己加了一层护体光罩,拿出了一柄未曾打开的扇子,祭在身前,戒备着周围,他可还没忘记,还有一个人正因隐在暗处,虎视眈眈。

    巧指闭着眼睛自然也听见了老四的哭嚎,但他不以为意。

    毕竟那两个修士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心中不耐,踢打老四威胁于他也不是做不出来。

    所以他更应该趁着老四拖延时间,专心的将术法施展出来,这两人已经知道他没死,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

    还有隐秘在暗处的人,等他们双方斗的你死我活之际,就不信他不出来,到时候将他一并料理了。

    到那时这具凡人之身承受不住如此多的灵力冲击,必是要崩溃的,到那时选小八还是小六呢?

    正想到这里,就感觉一阵劲风迎面扫来,顾不得多想,下意识的在地上滚了一圈,避开那道劲风,没想到将将避开,又扫了来。

    顾不得被打断的术法,连忙睁开眼睛,就看见一条绳索已近在眼前,无法他只得拿出一个剪刀模样的法器,也不祭出去,而是拿在手中抵住绳索不说,还反手就是一剪。

    倒不是他不想祭出去,而是他没灵力,虽有神识之力,却是无根之源,用一点就少一点,这也是先前他宁愿装疯卖傻想混过去,不敢轻易动手的原因,最后眼看混不过,自然想使用他准备的后手,先下手为强,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断。

    这剪刀上灵光闪闪,一看就不是地亥那不入品阶的法器能比的。

    地亥一看这剪刀,当即大喜:“灵器。”

    指挥这绳索边躲过巧指的那反手一剪,这剪刀乃是灵器,他可不敢拿绳索去硬碰硬。

    “不愧做过筑基修士的人,还有些好货,不过依你现在这凡人之身,毫无灵力,怕是连它的一成威力都发挥不出,真是浪费好东西,不如让我笑纳了。”

    大当家看见这剪刀也心痒的很,不过他现在炼气九层,修为比不得地亥,因此也就只能过过眼瘾,但他不信巧指就这一件灵器,嘴上就道:“咱们不该叫他巧指,该叫他‘送宝童子’才是”想刺激刺激巧指,让他大怒乱了心神才好。

    可巧指是什么人,吃过的盐比他们用的米还多,怎么可能区区几句话就乱了心神。

    他现在心中有些懵,不知事情为何发展到了这一步,因此他边对付着地亥,边四处打量。

    这一打量,老四就落入了他的眼,想起先前的哭喊声,可他现在身上却毫无伤痕。

    而他的术法才刚刚开始,祭物不可能这么快就有反应。

    再说他用的也不是老四。

    这么一想不难得出,老四知道他的后手,才故意做戏。

    让地亥以为是他做了手脚,自然就抢先攻击,打断了他的术法。

    想到此,巧指不由得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老四,他是如何知道他的后手的。

    这个养子,巧指印象不深,除了生的好些,一直表现的很平庸,就像个透明人。

    其他的养子都是两个,三个凑做一堆,只有他说话不讨巧,做事也慢慢吞吞,看起来跟谁的关系都不好。

    可现在巧指想来,他跟谁的关系都不好,可跟谁的关系都不坏,不远不近,很少挨欺负,就是聪明如老六,也经常被老三几个找麻烦。

    只有他,让所有人都忽视了。

    最重要的是,知道了他的后手,还能不声不响,不慌不忙,没露出一丝端倪口风,这份隐忍让他心寒。

    巧指想到这里不免感叹一句:“他几个养子,还真是卧虎藏龙啊,就算今日不栽,怕是日后也免不了要栽,谁让他连养在身边的是个什么东西都没看透呢!”

    不过如今老四露了行藏,坏了他的好事,那他自然不会再让老四有什么以后。

    而老四早就没打滚了,此时他正被他们使出的手段惊了个目瞪口呆。

    虽然他早有猜测,这世上有些人会些神仙手段。

    可猝不及防的出现在眼前还是让他惊羡不已。

    看着他们,老四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平日里总是低垂的眼此时亮晶晶的,里面好像燃烧这两团火光。

    他的心中隐隐生出一股野心,那个世界,他要去看看。

    刚如此想,便看到他的大伯向他看了过来,那双眼正闪烁着凶光,一股子狠辣看的老四脊背生寒。

    其实不止是他如此想。

    老五也是一样,那张黑黝黝的脸孔,此时都泛着光,眼中闪着清晰可见的兴奋之意。

    早就忘了他们现在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两说。

    那些村名就更不用说了。

    但他们不是兴奋,而是害怕。他们见识有限,不知道修士,只当是妖魔。

    毕竟先前烧杀抢掠还历历在目,就更不认为他们是人了。

    不管他们作何想,巧指都不想理会,他只知道再这样缠斗下去对他非常不利,他要杀三个人,可现在一个都够呛。

    想罢,一咬牙,将手中的剪刀用神识祭了出去,虽然没有灵力催发,可速度却快了一大截。

    而地亥已经习惯了缠斗,自是反应不及。

    等他反应过来时。

    那剪刀已经剪断了绳索,穿透了罗帕,距离他只有一指之遥。

    罗帕只是不入品阶的法器自是挡不住灵器,哪怕这件灵器只有一成之威。

    而连罗帕都挡不住灵器,地亥自是不敢赌他的护体光罩就能挡住了。

    匆忙间,就地一滚,躲在了大当家身后。

    而剪刀自然被巧指指挥着紧随其后。

    而大当家正在防备暗中之人,自是没怎么看场中的打斗。

    等他反应过来时,只来得及将扇柄打向剪刀。

    结果自然是扇柄被撞飞了去,剪刀速度不减,

    刺向护体光罩。

    护体光罩‘啵’的一声,应声而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