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五十二章 打草惊蛇

第五十二章 打草惊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此作态,就连在高空的王学窈也觉得那什么‘巧手’应该不是他,但到底心中也不是那么肯定,毕竟能让两个修士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打杀凡人,就证明他们不可能认错人,也不知为何要找他。

    就在这时,黑暗中穿出一个清越的声音:“地亥,速战速决,免得夜场梦多。”随着话落,暗中的人影慢慢的显出身形来,火光照在他脸上,王学窈这才看清他的模样,先前那条街乌漆嘛黑看的不甚清楚。

    只见此人穿着短打,打着赤膊,身材得很是健壮,偏偏生了一张白面书生的脸孔,看起来违和满满,这人便是那位炼气九层的大当家了:“而且我总觉得有人盯着我们。”

    此言一出,将王学窈和使者两人都吓了一跳。

    王学窈是因作贼心虚,害怕被发现。

    因着这一出,她倒是不敢小瞧任何人了,在这偏僻的地方都能遇到这样的狠茬子,这知道这界有多少能人。

    而使者却是知道他们修士的感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不用说大当家的灵觉出众,靠着灵觉他两逃过了多少生死危机,很少出差错,猛然听到此处可能还有人,自然下了一跳。

    灵觉便是修士所谓的直觉了,有的人天生就灵觉出众,这类人在这杀人不犯法的修真界的生存几率比一般人强多了。

    而中年男子却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二人怕是不会再让他拖延下去,势必会使些手段,也不知他能不能扛得住。

    喜的是,人一多,水就容易浑,那他就可以趁机摸摸鱼。

    而大当家说出这番话也有他的考量,在那条街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人在盯他,可他寻了半天也没见那人的蛛丝马迹,他便以为是错觉。

    可后来这种感觉又出现了,还越发强烈,可还是找不到人。

    会出现此种情形,大当家有两个猜测。

    这第一个猜测便是,这人修为远高于他,他才能察觉不到。

    这第二种嘛,就是修为和他们相当,甚至比他们低,但也低不了多少,修为太低不会自不量力。

    这人应是用了敛息之术,或是宝物符箓之类,才能让他发现不了身形。

    在大当家看来第一种可能性不大,修为远胜于他,不用干此等偷偷摸摸之事,想做什么凭他两的修为也阻止不了。

    第二种可能就不一样了。

    只有在觉得不是他两对手的情形下才会藏起来,浑水摸鱼。

    而他之所将话挑明自然是为了打草惊蛇,其一让他知道他俩有了防备,那人自是不敢再轻举妄动。

    其二便是看他猛然听了自己的话能不能一惊之下泄露一丝气息,从而找到他的藏身之所了。

    王学窈自然不知道大当家将她的情况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唯二没猜到的便是她有了神识,加之又有了飞行法器,王学窈是用神识探查他,而她人坐在飞行法器上远在高空。

    因此大当家的如意算盘注定落了空,王学窈的确惊的泄了气息,可惜距离太远,他察觉不到。

    他没捕捉到气息,只当暗处的人极沉的住气。

    不过他倒也没怎么失望,要是这样就诈出来,此人也不敢做这背后的黄雀了。

    不过他能不能当好这只黄雀还是两说,想着大当家脸上闪过一丝狠厉之色。

    王学窈若是知道他的想法定会大叫冤枉,她没想当黄雀,她只是想救救人而已,这年头当好人都没人信。

    大当家的话地亥自是不敢轻忽,也不将中年男人当猴耍了,将他拉出来:“说吧,传承在哪?那些人会被你骗过,我可不会,不想吃苦头,老实交代得好,我想你也不愿尝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苦吧。”

    “大人啊,某说的是实话,某真的不是什么‘巧指’啊!,某从小就长在此处,除了赶考,再没离过家,大人若是不信,这些乡亲都可以为某作证的。”中年男人吓脸色惨白,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小镇的男人都被堵了嘴,自是说不了话的,就是能说话,怕是也没人敢开口。

    到是小七看见大伯被这般对待,挪过去挡在中年男人面前,哭喊道:“你们放开他,放开他,你们欺负伯伯,你们都是坏人,大坏蛋,不得好死。”

    这话惹怒了大当家,修士最是听不得别人诅咒,一掌过去,小七就飞了起来,摔在街道旁的残垣断壁上,吐了两口血,抽搐了两下没了声息。

    这一手成功的将在场的所有凡人都震住了,哆哆嗦嗦抖成一团,头埋得低低的,就怕被这些魔鬼看见,将他们强拉出去。

    是的,这些在他们家里烧杀抢掠的刽子手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此事发生的太快,王学窈距离太远,力有未逮不说,她也不敢轻易出手。

    思虑了片刻,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机,她就不信如若那个中年男人便是那什么被废过修为的‘巧指’,他会就这么被动挨打,没有什么后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能活到现在才被这些人找到,可见他的手段。

    小七没了声息,那个中年男人似是吓住了,微张着嘴巴,看着小七的方向,脸上悲悲切切,恍恍惚惚,一副伤心过度的模样。

    他这等样子,地亥和大当家丝毫不为之所动,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

    谁不知道谁。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我就将你所有的养子都杀了如何?虽然我不知道你养这些小崽子干什么,不过以你无利不起早的性子,怎么会做无用功呢!

    他们对你应该非常重要才对,否则你也不会如此用心良苦了。

    在这里你是穷读书的,将他们养的好了反而惹人注意,所以你干脆让他们自己找食物,但其实除了几个大的可以卖卖苦力,几个小的他们能找到什么?还不是你在身后补贴让他们不至于饿死。

    你这么煞费苦心,我可不信就是为了做善事的。

    做善事?你有那副心肠么”

    王学窈听见此话,转过头看了看还在昏睡的小八和小六,他们也是那老头的养子,如果真如地亥所言,巧指养他们九个别有目的,那么就不会让他们脱离自己的掌控,必是在他们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用神识扫过两个男童的肉身,除了在小六怀里发现了一卷羊皮纸,在没其他收获了。

    王学窈看见那卷羊皮纸,直觉这就是下面那些人要找的东西。

    王学窈挑了挑眉扫了一眼便不再管,她的目光定在小六小八的眉心处,如果还有什么地方动了手脚,不被人轻易发现,那么无疑就是人的神魂所在之地了。

    可凡人并不曾开出泥宫丸,她到是不敢将神识轻易探入,就怕一不小心将二人脆弱的神魂冲散了,再则说来此时也不是检查的时候。

    王学窈轻叹一口气,只能先盯着,以后再想办法了。

    复又向下看去。

    中年男子低着头,她看不清表情,到是他身后还剩下的三个养子面色各有不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