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四十四章 战场

第四十四章 战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能找到这里,到是我小看了你。”

    听到这个思源老祖也是满心后怕,若不是昨天将那遮掩自身的‘天掩木’给她,怕是今日还真找不到她。

    这‘天掩木’一般是修习‘天机’这一类修士最喜爱的法宝。

    用它推演天机有些加成,但修士喜爱它却不是这个缘故。

    众所周知,修习‘天机’的这类修士,每每推演都会受到些许反噬,有的甚至重伤殒命的都有。

    而‘天掩木’就可以减轻反噬,因它推演天机时有它加成的缘故,所以落在人身的反噬就会有所减轻,最重要的是,它可以无限叠加,只要你有足够多,甚至不受反噬。

    当然这是异想天开的,‘天掩木’它并不是随便生长的,以思源老祖如今的地位也只能拿出那么一小截就知道了。

    它能遮掩推算天机,只因为它是以天机灌溉才能得以生长的,也就是说它必须是长在修习天机的修士身边,每次修士推演时,周身会散发些许天机之光,‘天掩木’就是以这天机之光为养料,十万年长一寸,可想而知,它有多珍贵。

    而它有个特点,它会散发一种香味,但这种味道人类是闻不到的,只有它的伴生灵鸟‘缘鸟’才能闻见。

    思源老祖得到的这根二十万年的天掩木,它的伴生灵鸟自然也在他手中,他便是以这这个才找到了此地。

    当然这些曲折他自是不会说,面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嘲讽:“呵,这有什么难的,道友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其实说来思源老祖方才说的不愿与那女子为敌也不是假话,毕竟是上界修士,哪怕是残魂,手段必定也是极多的,能不与之为敌自是最好,这也是这女子几次三番闯入王家,只要不做不利王家之事,他便不追究的缘故。

    而女子一残魂之身自然也不会轻易得罪王家,这是不需说的默契,但这不代表女子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辱王家人了。

    女子见人已经找来,小美人又在他怀里,神识也还没取到,这主仆契约自是签不成了,心情自然不怎么美妙。

    而她以残魂之身也抢不过来,抢的过她也不会抢,她这副样子怕是就算抢过来,也要消散了,那她做的这一切又有何意义。

    但她也不惧,她知道思源老祖有所顾忌,不敢随意出手,倒不是怕她,而是那小女娃的血在她手中,这可不是普通的血,而是心头血,一个修士的心头血都是有数的,失了一滴,元气大伤不说,没个千把年是补不回来的。

    而修士的心头血落在别人手中,就等于把性命交了一半出去,咒术什么的不要太多。

    女子猜的没错,思源老祖确实有这个顾虑,这也是他明明恨不得大战三百回合,将那女子的残魂打散,却没动手的缘故。

    双方都有顾虑。

    女子怕他被逼急了不管不顾的出手,就算将她打不散,那也离消散不远了,而思源老祖便是顾虑那滴心头血了,能不动手的拿回来,自是最好。

    因此两个恨不得杀个死去活来的人,不得不放下恩怨,谈判。

    “事已至此,既然我们双方都不能随意出手,那就好好说道说道,她答应我的事必须要去做的,这是我的底线,否则就算拼着神散魂消,我也要她仙途断绝。”女子语气透着一股子狠厉。

    “呵,一不说何事,二不说是何地,嘴皮子一碰,就要我们答应,脸怎么那么大。”老祖翻了个白眼,不屑的道。

    女子听闻此言,也不生气:“你别忘了,虽然之前是口头约定,并不曾签订契约,可你的后辈已经得了我两件宝贝,已是应了诺,我虽强迫她签订主仆契约,可我并没有毁约啊,怎么得了我的东西,却不办事,你不怕她道心不纯,自毁仙途。”

    修士的诺言就算是口头约定,也是轻易毁不得的,答应别人的事却做不到,心里就会过不去,时日久了,就会道心有瑕,严重点甚至会产生心魔,这只是其一。

    这其二便是,在你应诺之时,两方就产生了因果,若是不了结,待你渡劫之时怕是不怎么容易就是了。

    要是小美人并不曾收东西,两方之间谁也不欠谁,自是无所谓,可她宝物已收,就等于欠了别人因果。

    这也是小美人初来修仙界不久,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她只知道不得随意许诺,却不知这么严重,又有点贪心,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老祖宗也知道这件事必是要做的,赖不掉,但要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却要说道说道,那滴血也必须拿回来才行,可惜了,那滴血就算拿回来也要毁了去,谁知道她有没有耍什么手段。

    “好事都让你占了,想的到美,想要她去也不是不可以,先讲清楚什么事,还有她今日受的损失都要你来补偿,那滴血自是要还回来的。”

    老祖提的要求女子一点也不意外:“血还你也可以,但是必须签订契约,当然不是主仆契约,但也必须是灵魂契约,这类契约比较严谨,违约反噬也重,这类契约我比较放心,这是其一。

    其二,今日之后,你们王家不得找我麻烦,没办法,残魂之身,不得不小心谨慎。”

    “你的要求还挺多,契约一事,还是解释清楚了再说吧,否则我宁愿她道心有瑕,好好活着。”当然这话老祖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不可能替小美人做决定,毕竟仙路是她在走,要如何也是她自己来决断,这不是在谈判么,自是要你来我往。

    女子也不啰嗦:“那里曾是远古时期种族之战的战场,曾经道统昌荣,儒士,佛修,道修,魔修还有众多小道,都各自绽放,远胜如今的修真界,因某些原因发生了种族之战,而战场就在那里,后来不知是何原因,通天之路关闭,各族的战士皆不得出,被封在里面,现在那里是什么情景我亦不知。”

    老祖一听这话就炸了:“那里通天之路关闭,那她岂不是回不来,这事不做了,大不了就让她走魔道,只要她自己不觉得她错了,因果又如何。”一甩袖就要翻脸。

    女子有些讪讪:“也不是回不来,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凡事都有一线生机,通天之路断绝,气运之子就会应运而生,可不知为何,以前的气运之子皆是被夺了气运,没等成长起来,便被除掉了,而我是天生仙胎,千千万万年也只出了我一个,自是有些手段能模模糊糊的感应到天道的意志,这就与我要做的事有关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