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三十七章 药浴

第三十七章 药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而在她不远处架起了一口大缸,里面赤红色的药液正咕、咕的冒着水泡,大缸的下面有一朵碧绿的火焰,正在徐徐燃烧,而在不远处的王学窈却丝毫不感到灼热。

    “呼、呼、呼、”

    过了片刻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呼,终于炼到了第一层的第五个动作,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突破太快的缘故,总也做不到第六个动作。看来近期要好好沉淀一下,不急着突破,还是先练法术吧!”

    王学窈瘫在地上,大滴大滴的汗珠,从脸上滑落,衣服已是湿漉漉的,犹如从水中捞出,自言自语道。

    说着便软手软脚的从地上爬起,脱掉衣服,施了一个轻身术,旋身跳进那口大缸之中。

    而她好似感受不到烫一般,五心朝天,双目紧闭,却是摆出了修炼的姿势,丝毫不怕沸腾状的药液将她煮熟了。

    随着她的修炼,药液波动的越来越明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王学窈的皮肤吸收,而她整个人好似被药液晕染了一般,变得红彤彤起来。

    她变得越来越红,而药液却变得越来越浅,越来越淡,直至变成了清水。

    此时的王学窈好似用岩浆做成,红的发黑,鼻间随着呼吸喷出一道道白烟。

    而缸下的火焰还在燃烧,不曾熄灭,缸中的清水渐渐飘起丝丝烟雾,远远看去缸中好似煮了一个巨型的红皮鸡蛋。

    偏她头发又是墨绿色。

    这不思源老祖和绝明真君老远就望见这一幕,修真之人的目力是极好的,更不必说老祖的修为了,就是距离再远,按说也能将王学窈的口鼻看的清清楚楚,但架不住老祖他的想象力太过丰富。

    “哈哈哈哈”思源老祖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夸张的笑声回荡在这片湖边,再传进王学窈的耳里。

    王学窈的眼睛动了动,这一动好似打开了一个开关,身上的红色变得浅了些。

    “绝明,你看你家的小崽,是不是像一颗红皮鸡蛋上面还铺了一层海草。”

    说完这句又开始了那魔性的笑声。

    王学窈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而她身上的红色也随之变浅。

    老祖和绝明真君两个说话的功夫就走到了近前,绝明真君此时一颗心都挂在了王学窈身上,哪里管老祖在说什么。

    说了半天也没见绝明真君回话,转过头就见绝明真君一副痴汉的模样。

    “呵,这两父女可真是够腻歪的。”

    正在此时王学窈睁开眼来,她身上的红色也飞速褪去,将将一睁眼便迫不及待的跳出大缸“啊,烫死了,烫死了。”

    刚跳出大缸就被绝明真君捞在了怀里,听她说烫,随手一个法诀,就见一阵凉风落在王学窈身上。

    王学窈喟叹一声“还是爹爹最好。”

    思源老祖听见这话不干了“也不知是谁前几天还是老祖最好的,哼!骗子!剥了壳的红皮鸡蛋。”说着转身就走了。

    绝明真君看见老祖这傲娇模样,被惊了个目瞪口呆,王学窈却是见怪不怪,实在是老祖的形象在她心中已经崩塌的差不多了。

    此时绝明真君也顾不得老祖了,今日一早,老祖就给他发传讯符,妞妞想见他一面,也不知是有何事。

    跟老祖比起来自是他的宝贝闺女比较重要。

    不问清何事,实在放不下心来。

    “妞妞,你急着叫我过来可是有事”

    “爹爹,你看妞妞已经练气六层了,也该出去历练历练了吧!”王学窈之前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告诉绝明真君她与别人交易之事。

    后来有一想干脆不说了,免得他担心,只说自己出门历练。

    “历练还不容易,找几个族人陪着,随便在那个地方都行,你就是让爹爹陪着你历练,都可以。”

    王学窈赢了绝明真君的话很是无奈:“爹爹,妞妞悟道那日,你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要让妞妞自己闯荡的。”

    “啊!爹爹说过吗?你肯定听错了,”绝明真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忘记。

    “爹爹,不用你啦,妞妞才不想让爹爹那么累,是老祖啦,让我到一个秘地修炼,听说那个地方对我很有好处。”

    王学窈好一顿耍痴卖乖才将绝明真君搞定。

    夜色将晚时绝明真君才依依不舍的走了,走之前将他身上凡是王学窈能用上的都掏出来给了她。

    王学窈也没拒绝,一来是绝明真君的心意,收下他也能放心些,二来这些东西她确实需要。

    她主要的目的是变强,而不是去吃苦的,没有修真资源,如何变强。

    她在地球看小说时,总会有些主角明明有顶好的资源,却不用,偏要自己挣,好像如此这般才能显得自强自立。

    这也不是说不好,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就王学窈而言,这种就是傻子,送到手上的资源为何不用,等到自身强大再反哺给家族就是了,何必在前期浪费人力物力以及时间。

    过得舒服点对自己好一点和修仙并不冲突,为何非要将自己弄得跟苦行僧一样。

    若修仙就是吃苦,那修仙有个什么意思。

    王学窈表示不懂那些人的脑回路。

    王学窈目送绝明真君离开,双眼红彤彤的,也不知是不是受了身变小的影响,情绪变得不受控制起来,一想到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再次相见,眼泪就哗哗的躺,控都控制不住。

    索性王学窈也不管了,再也看不到绝明真君的影子了,张大着嘴:“哇哇”的哭了个痛快。

    打着嗝,转身就看到思源老祖,正在她背后,也不知他在这看了多久了:“呵,就你现在这模样,真的能活着回来”一开口就是嘲讽。

    “嗝、人家也不……嗝……想的,它自己要流泪……嗝……我有什么办法。”王学窈抽抽噎噎的道。

    思源老祖看她哭的可怜,又想到明日她便要离开,哀叹一声,伸手将她抱起,移至竹楼,坐在蒲团,倒也没将她放下,依旧搂在怀中。

    “原本想让你历练一番再去的,谁知今日就找了过来,也不知到底是出了何事,如此着急,这个给你戴上,隐藏你的修为以及功德金光,你这一身功德太过惹眼,难免被人窥觑,还是不要摘下来了。”说着便取出一个朴实无华的项链来。

    这链子很是简单,就是一根绿色丝线,穿着一根细小的原木混子。

    思源老祖让她将神识打进棍身认了主,这才温柔的给她戴上。

    王学窈发誓,这许久以来从没见过这样温柔的老祖,吓得她连嗝也不打了。

    只觉得极其的不适应,这一不适应,就容易嘴欠:“高祖,你不会给了我这个宝贝,就不给其它的了吧?”

    思源老祖:“……”

    果然就不该对这个小崽子好,整天就知道惦记本老祖的宝贝,现在把项链收回还来不来得及。

    “啪,”的一巴掌拍在王学窈头上,她也不在意,声音挺响,其实不怎么疼,只眼巴巴的看着老祖。

    思源老祖:“……”

    这个小贪财鬼。

    想归想,还是拿出了一个储物袋,扔给她,扔完也不停留,放下她,身子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王学窈接过储物袋,也没看的打算,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也没修炼,眼睛挣得大大的,也不知在想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