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三十六章 拔头发

第三十六章 拔头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见老祖的笑容,王学窈只觉大事不妙,难道王家明天的头条便是《史上第一个因穿衣服被老祖拍死的人》

    《史上第一个要衣服不要命的人》

    不……这种死法她不要。

    “高祖父,只需要帮我拿下衣服,妞妞自己穿”

    但王学窈还是鼓起勇气,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只是在老祖的死亡凝视下,越说越小声。

    思源老祖:“……”

    呵!看来这个小崽子是真的不怕死啊。

    老祖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一个瞬移来到王学窈面前,将趴在窗户上的她拎起来。

    “小崽,你真是勇气可嘉。”老祖摸着她的狗头,面无表情的和她对视。

    王学窈此时只觉汗毛都竖了起来,求生欲使她抱着老祖的胳膊,摇着脑袋“不是,不是,都是高祖对妞妞太好,让妞妞得寸进尺。”

    思源老祖听见她的话气笑了:“知道是得寸进尺,这个尺你还要进。”

    “呵呵,高祖父,妞妞这么可爱,这么乖,您一定不会舍得对我怎么样的对不对。”王学窈笑的一脸谄媚。

    思源老祖:“……”

    哼!你以为放个彩虹屁,本老祖就会给你当老妈子,门都没有。

    “快收起的笑,简直没眼看。小小年纪从哪里学的灌迷魂汤。”老祖没好气道。

    这话王学窈不满意了:“高祖父,这怎么能是灌迷魂汤呢,我说的话绝对都是发自肺腑,真真儿的。”说着还拍了拍胸脯,满脸肯定。

    思源老祖:“……”

    话都让你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最终老祖狠狠瞪她一眼,无奈的将神识侵入王学窈的乾坤戒,取出她的衣物。

    臭着一张脸递给她。

    (读者:……说好的不给她当老妈子呢!果然彩虹屁还是有效的)

    王学窈拿着衣服,满脸开心,也不管老祖的表情了,当即就想换衣服。

    思源老祖:“……”

    看她这模样,怎么感觉自己就像一块用了就扔的抹布呢,更气了。

    老祖堵着一口气,木着脸离开,就怕管不住自己的手,一不小心做出同族相残的惨事。

    翌日

    老祖天还没亮,就将王学窈从被窝里挖起来,亲自上阵,教她认字,并没有将她送去王家的育幼堂的意思。

    王学窈:“……”

    认字就认字,为什么这么早,老祖您这是摧残幼苗。

    但她怂,只能忍了。

    虽然修炼过后大部分就不需睡眠,可一来,她年纪小,修为不高,还做不到不睡觉,二来,自是她的习惯了,过了二十几年的日升而起,日落而栖,哪里是那么容易改的。

    早晨的太阳还未曾出来,有些雾蒙蒙的,一眼望去,药园,和那一片湖泊都被白雾笼罩,那一栋竹屋在其中若隐若现,雾里看花,水中弄月,一片静谧和谐的美景。

    只是这和谐的景致中,总传来不和谐的声音。

    “你是猪嘛?这么笨,这个字刚才不是教过了,过来”。

    此时的王学窈正一脸生无可恋的走向思源老祖,站在他面前。

    而思源老祖也一改昨日的臭脸,正笑的灿烂,一点也不为王学窈认错字感到恼怒。

    王学窈闭着眼:“老祖,你这是在以学习之名行报复之事,我不服。”

    思源老祖才不在乎她说什么,只是老神在在的伸出手在王学窈的头上,扯下两根头发:“哦报复难道你没认错字”

    王学窈:“……”

    呵!难道不是他封了她的神识,不让她用神识之力,否则今天字早就认完了。

    “你是不是在想,不该封你的神识,咳!高祖父跟你说啊!这知识啊,还是要在你不用神识之力时,才能记得牢固,才能如指臂使。

    你用神识记了,它只是储存在你脑海,你想用了还得去回忆,我是为了你好。”

    王学窈:“……”

    听见了自己吐血的声音。

    “好吧!就算你为我好!但你为什么给我找的字,都很是形似,这样不是更容易认错字。”

    “咳、咳,高祖这是为了给你加深印象,现在认错字没事,以后就不会了,你放心,高祖一定教会你。”

    王学窈:“……”

    信了你的邪

    “再则,你又没做什么惹我生气的事,我怎么会报复你呢!老祖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王学窈:“……”

    话都让你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说他为了昨日的事寻衅报复,那不是变相的说他心胸狭窄,到时只怕死的更惨吧!

    为什么心眼不能跟年纪成正比呢,就是成不了正比,可它也不能成反比啊。

    “行吧!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您说的都对。”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但是“高祖你能不能不要再拔我头发,你不觉得这样很幼稚”

    “哎,小崽,你怎么就不能理解老祖的良苦用心呢!找到这么个不伤身又不伤心的惩罚方式,老祖容易么?”

    王学窈:“……”

    行,您老不容易,可最不容易的难道不是她的头发么?您说它活的好好的,您怎么就狠的下心,将它拔了呢!

    它招您惹您了。

    最可怜的还是孕育它的土壤,您怎么能眼铮铮看着它成为地中海呢!

    无忧无虑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半月就过去了。

    这期间虽然被封了神识,但到底修仙之后,记忆力增强许多,不光将字认全了。

    老祖还给她找了《修仙界灵草集》《天才地宝全书》《地理矿石录》等等一系列的书,就为了她小小年纪出门闯荡,不发生把珍珠当鱼目的悲剧,老祖也是用苦良心了。

    半月下来王学窈也明白了当初老祖虽有捉弄她的心思。

    但封了神识记下的东西,确实很是牢固,和神识记下的有本质的区别。

    用神识记下的要想半天才能够想起,只是相当于储存这脑海里。

    而自己记下就不一样了,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融会贯通。

    在这一点上老祖还是没有骗她的。

    在她认字以后老祖给她的玉简自是迫不及待的看了,那片白色玉简是一部练体功法‘玉魔功’。

    而那绿色的便是灵力功法‘苍峦千里诀’。

    玉魔功总共九层,每层十个动作,修炼时需得辅以药浴。

    而药浴的方子,自是功法自带的。

    看了功法的当天,她便迫不及待的将之前修炼的功法转换成了老祖给她的苍峦千里诀,加之这半月勤勉不懈的修炼,修为已是练气六层,再同龄人中已是了不起的天才了。

    毕竟王无璇也才练气三层,不过别人是真小孩,贪图玩耍,不像她,是伪小孩,有自制力。

    而此时的王学窈却是在竹屋前摆了一个怪异的姿势,双腿劈成一字马,头下腰放在腿上,双手前伸,掐出一个奇怪的手势。

    仔细看她的脸,已是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掐着奇怪手势的手,已在轻轻的颤抖。

    可在如此情景之下,她的呼吸频率却依旧不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