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三十四章 凄凄惨惨

第三十四章 凄凄惨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到思源老祖终于歇了嘴,王学窈木木的摸了一把脸上的标点符号,这就是她张不开嘴的理由。

    老祖在她心中的形象真是一塌再塌,已经彻底扶不起来了。

    王学窈此时很想大声告诉他:“说话就说话,喷什么口水。”但她怂啊,不敢说。

    只能弱弱解释:“高祖,我已经吸收过了,已经有了抗性,虽然还是很冷,每次少炼化一点,不会冻死的。”

    “呵!”思源老祖嘲讽一笑:“说吧!还有什么没说的,一并讲了,比如你是什么时候炼化的,再比如你的封印是从哪来的”

    王学窈听见他的问题,心里暗道:“就知道说了,他要刨根问底”不过王学窈决定说她炼化过寒潭水这件事时,就有了心理准备。

    毕竟就算她不说,他们也会怀疑的,一个小奶娃,究竟是怎样在寒潭水的寒冰之力活下来的,还有了一个封印。

    但有些话也是绝不能说的,比如她有前世记忆,再比如她是从异界而来,这些不能说,那就只能润色一番:“高祖,在胎中遭到寒潭水的侵蚀时,感觉是有人救了我,并且给了我一个功法,帮我炼化寒潭水,还给我设了一个封印,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好像有些奇怪,生而知之,只要我经历过的事,我都记得。”

    这几天醒来,王学窈也不是白过得,她已经打听过,有些人一出生就可以知事,懂理,生而知之。

    修仙界的小婴孩你也不能以常理论之,就比如她从出生起就沉睡,再到她醒来就会说话,绝明真君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就知道了。

    然,老祖要是这么容易敷衍还叫老祖吗?所以问答会正式开始。

    “救你的人是谁”

    “不知道,好像只是一缕神识”

    “哼!你不是说你什么都记得”

    “那不是也得看请况吗?我那时才多大点,拿什么去看,我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就是寒潭水也是别人帮我炼化的,我一点力都没出。”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没喝过孟婆汤,神魂异常强大,自己炼化的。

    孟婆汤之所以能使人忘却前尘,就是因它能够不伤三魂七魄的情况下,洗去神魂的神智,以及七情六欲,回归魂魄的状态。

    这种状态再经过六道轮回转生,自然是蒙昧的,初时都不能称之为神魂,只能叫魂魄。

    听了她的回答思源老祖一想,是那么回事,她能模糊的感知道,已是极为不错了,这个问题放过,下一个。

    “知道他为什么帮你”

    “不知道,没说前因,也没说后果。”王学窈眨着大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显得真诚些。

    好吧,看来在是谁救了她这个事情上问不出什么了,不过炼化寒嘛!

    “你以前炼化过,但也不是你自己炼化的,你能肯定现在自己炼化得了”

    “我现在肯定不能,现在丹田的十滴被那女子炼进灵根,身体变得特别寒冷,还没适应好呢,再炼化也要等适应以后,一点一点的炼化。”讲到这里,王学窈满脸坚定,她是不会放弃的,她能感觉到,炼化了寒潭水,对她有极大的好处。

    思源老祖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劝不住了,不过修士就要如此,只要自己想做,想要的,就要一往无前。

    思及此,思源老祖这心绪有些复杂。

    一方面他觉得炼化寒潭水有些得不偿失,浪费资源功德不说,还要忍受寒冰之力。

    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就一个修士而言,小崽无疑是合格的,不畏艰险,不惧痛苦。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

    因此思源老祖甚是欣慰。

    “既然你要寒潭水,那么你决定跟她去那个地方了?”

    “高祖,就不说寒潭水了,我连别人的业火红莲都炼化了,还能反悔不成”

    王学窈听见老祖问的话,翻了个白眼,怼了过去,也不站着了,身子一倒,躺水面上。

    再洗了把脸,刚才看老祖炸毛,连他喷的口水都没敢洗,这会气氛轻松,王学窈也不紧张了,自是赶紧洗掉。

    虽然老祖的口水不臭,她也没洁癖,但就是不舒服啊!这会子可算是能洗了。

    思源老祖看她的动作,也想到刚才情绪太过激动,失了仪态,当即老俊脸一红,强势挽尊,撑住颜面:“你还小,离了家,遇到危险,家族可是远水解不了近火,更甚至,你可能在外陨落,你要想好了”

    “嗯,我想好了,迟早都要离开家族,早一点,晚一点有什么区别,这世上我这个年龄就在修仙界独自生活的,多的是,他们都行,我为何不可。”

    说这句话时,王学窈翘着二郎腿浮在水面,懒洋洋的模样,好似不谙世事,不知危险,甚至不知道做出这个决定有什么后果。

    但她说话的语气,以及那小奶音的坚定,都让思源老祖知道,她想要走出家族,迈进更为广阔的世界世界。

    “如此,既然你做了决定,不管有什么后果,望你都能承担的起。

    你离开家族的事,就不要对任何人说了,我会对外说你被我送到一个秘地修炼。

    家族虽大,敌人也很多,因不知你们要去往何处,但能给你的帮助只有这么点了。”

    王学窈自然知道这是为她好,不知行踪,自然没人来追杀她,她虽是成年人的思维,却是小孩的身体,还冻得的特别僵硬,修为也低,能不能躲过别人的追杀还是两说。

    再则老祖帮她兜着,也是承担了风险的,若她真的在外陨落,老祖也不好交代,毕竟他对外说人一直在他这里修炼的。

    不过想归想,但她说出的话和语气动作,却差点将思源老祖气的吐出一口血来。

    “什么,帮助只有这么点?高祖我虽年纪小小就要出门闯荡,不过这不是你们的错,是我自己太年轻,轻易许诺,但你不给我点修真资源就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凄凄惨惨的迈向未知是不是……是不是太过狠心。”

    只见王学窈站起身来,立在水中央,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伸出尔康手,表情悲痛,语气沉重,满眼含泪,边说边踉踉跄跄后退,最后倒在水面,双眼望着天空,那只尔康手也没放下来,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思源老祖:“……”

    他满以为她会感动,却没想到小崽是个自私鬼,都怪他活的岁数还不够,低估了人性,哎……

    沉重的叹了口气,手一伸,王学窈就从水面飞了过来,落在他腿上,思源老祖一只手捏着她的后脖颈,一只手摸着她的狗头:“小小年纪出门闯荡还不给资源,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