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三十章 识海

第三十章 识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她的下方依旧是一湾泉水,但不再是神魂之泉,而是神识之眼,也就是神识之力的源泉,神识之力的厉害程度取决于泉眼的大小,以及泉水的多寡,一团鸡蛋大小的先天之气,正飘在水面上。

    这般模样的泥宫丸便是识海了。

    看起来和之前的泥宫丸差不多,但实际神识比神魂厉害多了,有了神识不但可以夺舍,还可以将神识外放。

    神识之力外放便可查探周围,纤毫必现,像修为高深的大能,就能做到,足不出户,就知天下事。

    当然王学窈目前并没有那么厉害,新生成的神识大概只能看周围三米的样子。

    王学窈神识外放能清楚的看到,她的爹爹正抱着她,满脸紧张,正想在看,被绝明真君的神识弹开了,王学窈瘪了瘪嘴暗道:“你不给看,她还不能看老祖么?”想着又将神识扫向思忧老祖,这一次连老祖的边都没探到,就被弹开了。

    王学窈满脸懵逼怎么都不给她看。

    就在这时王学窈就听见老祖让她看看自己的中丹田,以及下丹田。

    依言放出自己的神识看向中丹田,只见一个指肚大小的空间里,有一颗金色的种子,将那黑漆漆的空间,照的透亮。

    又看向下丹田,并无变化,还是练气五层,薄薄的一片浓雾。

    王学窈睁开眼来,将自己体内的情况一一说了。

    在她神识刚探出体外绝明真君和老祖自然就知道她生出了神识。

    有些道理自然要讲给她:“妞妞啊!这神识不能随便扫别人的身体,这其一,是不尊重,这第二,就是在耍流氓,咳……咳……就跟要看别人不穿衣服是一个意思。

    因此修士在人多之时不会用神识扫来扫去,否则很容易引起纠纷,遇到高阶修士丢了性命都是可能的。

    但不用神识,如果别人攻击容易反应不及,因此俗成约定,将神识罩在周身半米,如此不会随意扫向别人,有攻击到来时,你也能及时反应。”

    听完绝明真君的科普,王学窈满脸尴尬,那她刚刚不就是在耍流氓。

    那边绝明真君再给她讲规矩,这边老祖在高兴。

    “果然是悟道,好、好、好。”

    思源老祖听她的形容,顿时大喜,先前还以为她长不大,没想到连得机缘,成了修仙的好苗子。

    “大哥,恭喜,恭喜,又出一个了不得的嫡系后辈。”思有老祖拱手笑到。

    “同喜,同喜,他们不也是你的后辈,说这些有些外道。”

    王学窈看着两位老祖在那里互相商业吹捧,打了打哈欠,心里嘀咕:“两亲兄弟,有什么好吹的,‘少’字辈的天祖不飞升,就不会分支,也没什么大的争斗,哎!就一点不好,王家的老祖实在是太多了。”

    被王学窈看着,两位老祖也有些不好意思,思忧老祖摆了摆手,抛给王学窈一件法衣,转身走了。

    思源老祖就对绝明真君道:“还有什么话没交代的,赶紧说,完了,曾祖父就将她带走了。”

    王学窈拿着法衣,打量一番,只见这件法衣通体湛蓝,广袖束腰的式样,滴血认主,当即就穿上了。

    “这是思忧老祖的灵宠——玄冰龙褪下了皮所制,乃是一件法宝,可挡金丹期的攻击。”看见王学窈穿上之后自动化作王学窈身体大小的宝衣,绝明真君给她解释到。

    又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她,叮嘱道:“跟在老祖身边要好好修行,老祖不喜人多,因此他那里并没有服侍之人,老祖的道侣我的曾祖母,你的高祖母游历还未归来,你的一切都要自己打理了,要听话,不要哭鼻子。”

    绝明真君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王学窈也听的认真,忽的王学窈想起一件事来:“爹爹,昨日跟小侄女约好要跟她修炼的,如今不能去,你发传讯符给她说一声,不然她又要埋怨我啦。”

    “好好,爹爹这就发”绝明真君发了传讯符,理了理她的衣服道:“去吧。好好修行。”

    老祖一听这话忙不迭的拉着王学窈的手,一晃就不见了人影,心里嘀咕:“这父女俩可真是肉麻,又不是日后都不见了,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王学窈睁开眼就见自己来到了一个湖边,湖水波光粼粼,望不到边,只见里面有一群巴掌大,浑身剔透到能看清骨骼的小鱼,正游来游去,好不欢乐

    湖边不远处有一座精致的竹屋,竹屋前有一个躺椅,不难看出这就是思源老祖所用。

    竹屋后面是一大片药田,密密麻麻,距离太远,看的不甚清楚。

    而在竹屋不远处还有一群大白鹅,正懒洋洋的晒太阳。

    思源老祖拉着她来到竹屋前,打了个手诀,竹屋前顿时出现了一个护罩类的东西,这护罩将整个竹屋包裹在内,老祖打完手诀,那层护罩就开了一个门一般的口子。

    老祖带着王学窈刚穿过这道门,那层护罩像水帘似的流动一瞬,门便消失不见,再闪了闪,护罩也一并失去了踪影。

    这些说着慢,不过一瞬之事

    跟老祖走到了竹屋前,这竹屋有上下两层,下面一层四面透风,只有几根柱子撑起二楼,很像一个亭子。

    外表看起来就似凡人家的那种普通屋子,也无甚灵光,只是颜色碧青碧青的,王学窈偷偷瞄了一番也没看见楼梯在哪。

    待走到那张躺椅面前,上一刻好很正经的老祖,下一刻就跟没骨头似的,软躺在椅子上,还摇的嘎吱嘎吱作响,活像个进入养老生活老爷爷。

    老爷爷看见王学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便有股成功惊到人的得意劲儿:“怎么?吓着啦?成天蹦着张脸,高祖我不累么?哎!这几天总算可以歇歇啦。”

    言罢,还长叹一口气。

    王学窈:“……”

    你行,你有理,你说什么都对。

    还别说经过老祖这么一打岔,总算不那么紧张了,先前总是担心老祖能察觉她是从异世转生而来,虽说跟脚站得住,可总也有些担心的不是么,就怕被当成夺舍的。

    不紧张自然就不怕了,不怕自然就将老祖好好打量一番,以前总是不敢抬头明目张胆的看,这会子思源老祖躺在椅子上,自是想怎么看就怎么看,还不需要抬头,仰望别人,总是看别人的鼻孔,哎……这就是身为小矮子的悲哀。

    心里怎么活跃,并不妨碍她崩这一张脸回答思源老祖的问题:“嗯,有点惊讶,老祖不都是很威严的么?”

    她嘴上说着的同时,眼也没闲着,心里自然也在不停地刷着屏:“哇!这都是老祖了,咋还这么年轻,看起来就跟二十七八似的,这要是跟四伯比起来,老祖更像个小辈啊。还长得一双狐狸眼,长眉入鬓,这要穿上一身红衣,简直就是邪魅狷狂的霸主啊,啧啧,对比太明显,求四伯的阴影面积。也不知道思源老祖当年追求高祖母的时候,是不是又邪又魅还狂,一言不合就甩出一句‘女人,你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