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二十六章 练气五层

第二十六章 练气五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哼,按说今日乃是进入秘境的日子,家族守卫该很是森严才对,怎地他们几人闯进半天,竟无一人发现,怕是有些猫腻,大哥,你要严查一番才是。”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清秀,斯斯文文,有些书生气的青年,大概二十七八岁模样,他便是‘欲’字辈的老四,欲衡道君。

    听见这话‘欲’字辈的老三欲腾道君连连点头附和,只见他圆圆的胖脸,眼睛都挤的眯了起来,说话时耳朵都一颤一颤的:“大哥,是该清查一番,千里之提溃于蚁穴,不过这次阴谋不曾得逞,也不知又会耍什么手段”

    欲涵道君捻着胡须肃着脸道:“嗯……那便从上到下彻底清查,不过化神虫有来无回,它背后之人怕是要气死了,没摸清化神虫的死因之前,怕是不敢再随意出手,短时间之内不必担心,”

    欲谦道君咋咋呼呼道:“怕什么,只要他们再伸爪子,给它剁了就是。”

    欲腾道君正想说话,却向绝明真君怀里的王学窈看去,只见此时的王学窈已经不再是七窍流血的狼狈模样,脸蛋子白白净净,嘴唇苍白,看起来有些羸弱。

    此刻她周身漂浮着浓郁的灵气,正往她的筋脉丹田蜂拥而去。

    而此时的王学窈正被纷纷而来的灵气涨的醒来。

    恍恍惚惚睁开眼,便听见绝明真君的呼喝声:“凝神静气,运转灵气。”

    王学窈一听这话,向四周一看,也不迷糊了,身体被冻得很是僵硬,可她还是挣扎着从绝明真君怀里下来,便艰难的盘膝坐于地,无心朝天,心神放空,专心吸纳起灵气来。

    为何发生这番变故,却原来是王学窈昏迷以后,自觉度过危机,一直积压在心头的被人借命之事,也有了些许眉目,心神放松之下,又下意识的知道她如今可以修炼了,因她在胎中便修炼过,如此功法便自行运转了。

    而此时王学窈的体内,好似附了薄冰的筋脉里已挤满了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来。

    王学窈不敢再怠慢,收敛心神,指挥着灵气按照功法,由下丹田-会阴-尾闾-命门-夹脊-大椎-玉枕-百汇-上丹田-鹊桥-重楼-中丹田再至下丹田,这便是一个小周天了。

    因她还是练气,便是练精化气,搬运小周天足以。

    而连精化气这个阶段又分三个阶,即是练气——筑基——结丹这三阶段了。

    等结丹之后便是练气化神了,这时就需要游走全身筋脉,搬运大周天了。

    如此这般,一个个小周天下来,筋脉之中的灵气总算不再拥挤膨胀,丹田也再次有了一层绿绿的薄云,只是这薄云之中却有许多的冰雾,薄云又与冰雾相互交融,不分彼此。

    而王学窈此时的修为也在节节攀高,练气一层,二层,三层,四层,五层,五层顶峰,练气六层,六层顶峰。

    眼看着就要突破到练气七层,绝明真君此时已经开始急了,突破的这般快,容易根基不稳,灵气虚浮,对以后没好处。

    而此时的王学窈也开始着急,突破到练气四层是她并不着急,毕竟她娘胎时就已经是练气四层了,只是种种意外,修为没有了,这次不过是重修罢了,并不担心。

    突破到练气五成时,她也不急,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突破一层罢了,突破到第六层时依旧不急,可眼看着要突破到第七层她开始急了,要是别人连破三层也没什么,可她不一样啊。

    虽是重修,可她丹田到底许久未曾吸纳灵气,一下子吸收这许多,灵气不纯,根基虚浮。

    无奈,她只得神魂倾巢而出,沿着经脉来到丹田,开始挤压灵气,让灵气由薄雾状变成浓雾状,好似再挤压便可化液的状态。

    当然,此时王学窈无论再如何挤压它也是不可能化液的。毕竟化液乃是筑基的标志。

    随着她的挤压,修为也开始回落,由练气六层顶峰,回落到练气六层初期,练气五层,练气四层,练气三层,练气四层,练气五层,练气六层,练气五层,练气四层,最后在练气四层,五层,六层反复几次,最后停在练气五层不动了。

    在看王学窈的泥宫丸,此时比在胎中的海碗大小,大了少许,半空飘着一块绢布,泛着金光,在其下方有一湾天蓝色的神魂之泉,而泉水之上又飘着一团鸡蛋大小的先天之气。

    绝明真君看见她修回落时,便松了口气,可气还没松完,修为又开始回升,他这心又开始提了起来。

    王学窈的修为升升降降,他这心也跟着起起落落,好不容易王学窈的修为稳定下来,再不动了。

    他这才松开捏紧的拳头,长出一口气,摸了摸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叹道:“看她修炼比自己到一架还累。”

    绝情真君听见他这句看似抱怨,实则炫耀的话,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滚、滚、滚,看见你就不耐烦。”说着踹他一脚。

    绝明真君也不生气,跑到欲涵道君身后,扯着他的袖子,摇了摇:“父亲,你看,大哥又以大欺小,快帮我做主。”

    大厅众人一看他这副样子,连连捂眼,欲腾更是道:“绝明,你已经不是小时候了,小时候撒娇叫可爱,你这都当父亲的人了还撒娇,简直辣眼睛。”

    欲涵道君看见小儿子向他撒娇,正内心舒爽着,一听欲腾真君这话不乐意了:“他再大,那也是我儿子,撒撒娇怎么了。”

    欲腾道君看他大哥这儿控样,无语凝噎,转头就看见一个小人醒了,便不再言语,反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绝明真君正准备再接再厉,多撒撒娇,待会多讨些好东西给他闺女,没曾想,一转头就看见他家宝贝正睁着那双冰蓝色的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绝明真君:“……”

    不……你看到的都不是真的,相信爹爹,咱忘了它。

    王学窈:“……”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爹爹,以前的高大形象此时轰然坍塌。

    绝明真君此时手放下来了,脸也红了,背更是挺得笔直笔直,以期他闺女忘记他刚刚撒娇的那一幕,只记得他高大威猛的形象。

    王学窈:“……”呵呵,那是不可能的。

    绝明真君咳嗽两声,平复了一下心绪,绷着一张俊脸,无视屋中一众看笑话的眼神,走过去将地上的王学窈抱起来,暗自发狠:“看他笑话,哼!待会不让你们出一出血,他就不叫绝明。”

    因王学窈自出生起就在外,昨日才回归家族,这些长辈她都未曾见过,按理长辈初见晚辈是要给见面礼的,更不用说她今日引气入体,初踏修行之路,就更得给了,这一收就是双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